此时的他,和前世一样,随意的践踏她的尊严,不管她做什么都是错,结婚后对她视而不见,整天整日不和她说话,偶尔开口就是像这样的讥讽。

  每天她挖空心思讨他欢心,哪怕他的目光停留在她脸上几秒,都能让她开心激动一天。

  五年的冷暴力,最终把她的热情浇灭,孙国栋趁虚而入,她才转投他的怀抱。

  究其原因,是他的冷漠无情,不理不睬,冷嘲热讽,让她急需一个人给她温暖,认可她,夸赞她,能了解她心里的孤寂。

  闭上眼,感觉自己又回到那令人压抑窒息,孤独痛苦的日子。

  再次睁开眼时,她笑了,那笑却没有之前的灿烂,冷过腊月寒冰,目光带着讥讽,看向赵晋琛。

  “你又比我清高到哪里去?请问赵科长,你往身后看一眼,哪一个卖货的不是笑脸相迎?哪一个用死爹娘的哭丧脸来面对顾客?不怕给吓跑了吗?我笑就是招蜂引蝶,那是不是满市场卖货的女人对顾客笑,都是在勾.引人?龌蹉的人喜欢把人往坏处想,我是不是该认为赵科长你心灵阴暗呢?”

  她的声音不算大,但是字字清晰,这边刚才闹那么大的动静,自然看过来的人不少。

  听到她的话,那些卖货的女人们都怒视赵晋琛,怎么看着一脸正气的人,说出话来这么难听?

  赵晋琛被她抢白的脸色涨红,眉心拧了一个大疙瘩,咬着牙瞪着她。

  这个女人到底知不知道好歹?他刚刚才救了她,转眼她就这样嘲讽自己?

  “陆思慧你恩将仇报,我大哥刚刚救了你,好心提醒你一句别招蜂引蝶的,你还骂人?”

  赵晋川怒了,指着陆思慧的鼻子骂,他说话没有赵晋琛含蓄,直接就说陆思慧行为不端。

  “啪。”

  一声清亮的脆响,把周围看热闹的人都看傻了,包括赵晋琛也一样震惊。

  “你打我?”

  赵晋川捂着脸不敢相信的瞪着陆思慧,她竟然敢动手打他?

  在家里,他就像是王子一样,细粮,鸡蛋,小鸡,都是可着他吃,为的是让他考上大学,光宗耀祖。

  自然的,对他都是哄着捧着,从小到大都没有挨过打,今天在大庭广众之下,竟然让一个姑娘给打了?

  “对,我打你,从性别来说,我是女人,你是男人,你出言不逊,污言秽语,该打,从身份上来说,我是你没过门的嫂子,你当众侮辱我,不懂长幼尊卑,该打,怎么?不服气?那就让在场的人评评理,看你去说谁家的大姑娘招蜂引蝶?不给你一顿大耳光?”

  陆思慧冷笑看着他,说出的话像是锋利的刀,字字句句都让赵晋川无从反驳。

  “小叔子这么说嫂子,打的不冤枉。”

  “就是,敢这么说我家姑娘,我抽死他。”

  “对啊!卖货笑就是行为不端,难道都得哭着卖吗?”

  陆思慧的话如同一石激起千层浪,周围的人都沸腾了,一边倒的偏向她,指责赵晋琛兄弟。

  赵晋琛怒视陆思慧,她怎么可以这样?赵晋川被众人指责的不敢抬头,脸色涨红,再没敢说一句话。

  “呦,你还以人家嫂子身份自居呢?不知道自己使得是啥手段?”

  张翠红见自己表现的机会来了,挤出人群,对着陆思慧指桑骂槐。

  她的声音尖利,又是刻意拔高了声调,周围议论的声音被她压下去,听了她的话,都意味深长的看向陆思慧。

  “树欲静,而风不止。”

  陆思慧闭上眼,长长的睫毛挡住她那双耀眼夺目的桃花眼,冷笑低叹一声。

  再睁开眼时,目光如同寒冰一般,冷飕飕的看向张翠红。

  “刚才那个男人是你找来的吧?你能力挺大的,别看你是个寡.妇,在村里有祥子哥帮你,在县里还有个屠户帮你,真是处处有好男人缘,厉害。”

  她话一出,周围的人都笑着看向张翠红,穿的红红绿绿的这么新鲜,还以为是谁家的新媳妇,闹了半天是个寡.妇。

  只是这村里,村外都有男人帮,凭什么帮她?那不是明摆着吗?

  张翠红脸色变的惨白,这个死丫头咋知道的?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赵晋琛,她现在相中他了,还想去城里做个科长媳妇,被他知道自己那些龌蹉事,他还能要自己吗?

  “我撕了你的嘴,让你胡说八道,毁我清白。”

  她边骂边扑向陆思慧,咬牙切齿的样子,像是个厉鬼,那样子真像是想把陆思慧撕成碎片。

  “张翠红,你干什么?”

  周大娘一把抓住她,她常年干活手劲特别大,掐住张翠红的胳膊,疼的她连声尖叫。

  “断了,松手啊!”

  “我告诉过你,思慧是我的干女儿,欺负她,就是欺负我,不就是在车上的时候,你嘴头上没占到便宜吗?竟然找野男人来欺负本村人,你这种女人活着都丢人,撒泡尿噙死得了。”

  周大娘一把将她推倒,指着她的鼻子骂,在村里她是老资格,张翠红就是个寡.妇,没根没脉,娘家在外地,她也不说回去,就在村里今天勾搭这个,明天勾搭那个。

  平时不稀得搭理她,今天给脸不要脸,就别怪她给她剥皮。

  “还有你,有这么说未婚妻的吗?本来你来帮思慧,大娘心里还挺高兴,可你说的什么混帐话?还有你,做小叔子的,竟然骂嫂子那么难听的话,你家就是这家教吗?还读书呢!脑瓜子被门挤了吧?”

  周大娘的嘴像是刀子一样,骂完张翠红,又指着赵晋琛兄弟骂。

  她是真气坏了,自己未来的媳妇被人欺负了,来了一句安慰话都没有,还阴阳怪气的说混帐话。

  欺负娘家没人咋的?她豁出去和赵家闹翻了,也要为思慧撑腰。

  “干妈。”

  陆思慧被赵晋琛呵斥,被赵晋川侮辱时都不曾流一滴眼泪,但是干妈对她的维护,让她感动到凝咽,有妈的孩子是个宝,她今生再也不是一颗随便被人欺负的草。

  “好孩子,有干妈在,不会让你受委屈。”

  周大娘拍着她的肩膀柔声哄着,愤怒的看向赵晋琛。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