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些像孙国栋的声音,但是却比他的还要好听。

  陆思慧忍不住抬头去看声音的主人,正对上一双黑亮如流星的狭长眸子,带着几分邪魅,和几分玩世不恭,更多的是桀骜不驯。

  此时那双眼睛正饶有兴趣的打量她,眼底藏着一抹惊.艳。

  面前是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,和赵晋琛完全不是一个类型,他的头发有些自来卷,很随意的三七头,浓眉似墨染,五官立体,看着有些像混血儿,很妖孽的长相。

  在这个封建的年代,男人就算是看到漂亮女人,也不会直眉楞眼盯着看,都是偷偷的看两眼解解馋就算了。

  他可好,不光一直盯着陆思慧,更是一手环胸,另一只手摸着下巴,像是狼盯着纯洁的小白.兔,眼中充满势在必得的占有欲。

  陆思慧很不喜欢他这样的男人,冷冷的白了他一眼,就再也不看他了。

  “小同志,进屋吧!屋里面有称。”

  老人瞪了孙子一眼,他这个孙子是他最稀罕的,但也是最让他不省心的一个。

  回头对陆思慧笑笑,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。

  “老人家,我就不进屋了,您家人也在,既然有称,过完数出来告诉我一声就行,反正我这也有数。”

  陆思慧笑着摇摇头,有这个男人在,她可不敢进院子,谁知道他是什么人?

  高墙大院门一关,她可就叫天天不灵,叫地地不应,想跑都跑不了。

  而且她很聪明,害怕对方骗自己,就说已经知道分量,这样他们也不敢太过分。

  “哈哈,好,凯旋,把东西拿进去,小姑娘,你等我们一会儿。”

  老头朗声大笑,小姑娘心眼不少,但是骗不了他。

  被称呼凯旋的男人迈着大长腿走到陆思慧身边,笑嘻嘻的伸出手:“我叫宁凯旋,认识你很高兴。”

  “高兴,高兴。”

  周大娘直接抢前一步挡在陆思慧身前,伸出粗砺的布满薄茧的手和宁凯旋握了手。

  陆思慧看到宁凯旋脸上完美的笑容消失,愤然的抽回手,还在身后擦了两下,显然没料到周大娘会有这一手。

  “噗。”

  看到他那幅郁闷的样子,陆思慧忍不扑哧一声笑了。

  宁凯旋在看到她的笑容时,黑下去的脸色又重新灿烂起来。

 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他绕过周大娘看着陆思慧问,喜欢看她的笑容,那双桃花眼里,像是承载着日夜星辉,能照亮一切。

  而且她笑起来有一对可爱的小酒窝,若隐若现,带着几分调皮。

  “不好意思,我们着急赶路,请您快点过称。”

  陆思慧后悔笑了,这人怎么纠.缠起来没完?冷沉着脸,把背篓和水桶递给他,拎着花篮躲到一边,看都不再看他一眼。

  “还有这鸡蛋,一共五十个,五块钱。”

  周大娘又上前挡住他的目光,把一筐鸡蛋递给他。

  “凯旋,快点把东西搬进去。”

  老人家看到陆思慧的抵触,就呵斥孙子,这沾花惹草的毛病咋就改不了了呢?

  宁家还没有这样的人,除了学者就是干部,生出一个多情种,见一个爱一个,到底像谁?

  “哦。”

  宁凯旋不情愿的答了一声,还是有点不死心,容貌一直都是他自傲的本钱,喜欢他的姑娘多了去了,面前这个看都不看他一眼,这让他第一次怀疑自己的魅力。

  伸手摸了下脸,出门的时候忘了照镜子了,是不是脸上脏了,盖住了他美男的风采。

  陆思慧坐到门外的一块青石上,对着周大娘招呼一声:“干妈,坐这儿来,歇歇脚。”

  听到她那软侬的声音,尾音向上挑,就像是有人拿了根羽毛,在他的心里搔了一下,痒痒的。

  宁凯旋眼里闪过一道亮色,人美,声音甜,完美女人。

  陆思慧感觉到他灼热的目光,却不想搭理他,低下头把花篮里的野花拿出来,用剪子耐心的修剪,然后摆在花篮中。

  一会儿打算拿到电影院门口去卖,想卖两块钱一个,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人舍得买?

  宁凯旋遗憾的收回目光,小美人对他视而不见,他的自尊心受到一万点打击。

  在爷爷的再次催促下,他拎着东西进院了。

  老人家看向陆思慧,是一个能静得下来的姑娘,低着头修剪那些野花,露出白皙的脖颈,长睫毛忽闪着,神情认真而专注,娴静的像是一副画。

  总之他对这个姑娘印象很好,一般女人看到他孙子都移不开目光,她却看都不看一眼。

  “小同志,你在这里等一会儿,我算好钱就给你拿出来。”

  交代一声才迈步进院,陆思慧抬头看了一眼,大门没关,估计老人是故意的,不想让她误会。

  从门口看进去,院子不大,但透着古色古香的韵味,甬道两侧都是青草铺地,像是绿色的大地毯,修剪的很平整。

  心里有些好奇,这是老宅子,怎么没有被改建?

  “思慧,你这是要做啥?”

  王大娘坐在石头上,拿衣襟擦了下脸上的汗水,看到陆思慧一朵朵的把花修剪了,然后摆放在篮子里,就觉得很奇怪。

  在农村也有喜欢花的,跑到山脚下采点,然后拿回来插到酒瓶子里,也能活几天。

  不过这样的人家不多,日子过的艰难,没几个有那闲情雅致的。

  “干妈,我在做花篮,一会儿去电影院门口卖。”

  陆思慧看着她笑了,把自己的打算说了一下。

  “谁买啊?破野花。”

  周大娘摇摇头,觉得干闺女是异想天开。

  “干妈 ,你说蘑菇在农村有人买吗?”

  陆思慧笑着反问一句。

  “当然没人买,山里有的是,自己去采就行了,谁花那大头钱?”

  周大娘回答的很痛快。

  “那你看,到城里三毛钱一斤是不是卖光了?咱们不稀罕的,她们稀罕。”

  陆思慧笑盈盈的看着干妈,这么解释她应该能明白。

  “说的很对,你这花篮多少钱一个?。”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