宁凯旋笑眯眯的站在陆思慧面前,他走路好轻,什么时候凑过来的,陆思慧竟然没有发现?

  微微皱眉,心里对这个男人的印象更坏了,油腔滑调,那双眼睛像带了勾似的盯着她看。

  “两块钱一个。”

  冷冰冰的扔给他一句,反正也不是真想买,根本就是在逗她玩而已。

  “好,这两个我都要了。”

  宁凯旋依然笑眯眯的看着她,没有因为她冷着脸就退缩,更没有生气,在他看来,美女有傲气的资本,男人就该让着她。

  陆思慧皱眉瞪了他一眼,被他这样盯着看,实在难受。

  “麻烦你先把蘑菇,泥鳅和鸡蛋的钱付了。”

  她冷冰冰的扔给他一句,伸出手跟他要钱。

  “好啊!泥鳅三斤,每斤五毛是一块五,蘑菇三毛一斤,一共六斤半,算是你七斤,两块一毛钱,鲶鱼一元一条三条是三元钱,还有鸡蛋五十个,五块钱,加上这两个花篮四块钱,一共是十五块六毛钱,姑娘,我算的对不对?”

  宁凯旋双手插在裤兜里,嬉皮笑脸的看着陆思慧,嘴里却在报着数,最后直接把钱数算出来,速度够快的。

  陆思慧数学不好,低头在心里算了起来,她算账的时候眉心就爱皱起来。

  宁凯旋也不催促她,反而欣赏的看着她,美女一颦一笑都是美。

  眼前的陆思慧让他联想到四大美人之一的西施,就爱皱眉,再捂着心口就更像了。

  陆思慧在心里算完,的确是这个钱数,抬起头的时候就看到宁凯旋眼里的欣赏。

  秀眉皱的更紧,小手摊开:“你算的没错,请把钱给我。”

  “忙什么?你这花又没有插好,不着急,一起付款。”

  宁凯旋也不坐下,单手撑在旁边的一棵杨柳树上,单手插兜,潇洒的看着陆思慧。

  白了他一眼,这是个花花公子,陆思慧在心里给他下了定论。

  不再搭理他,低头快速的插花,一会儿功夫,一蓝花就插好了,放在一边,又拿过另一个空篮子,低头认真的修剪野花。

  她做事的时候很专注,忘记有这个二世祖在,认真的一朵一朵花插好,颜色要搭配,高低要掌握,插花是门艺术,她在鲜花店打工的时候,是她一生中最宁静的时光。

  感觉那些花就像是有生命一样,你对它用心,它就把最美的一面展现给你,对着你吐露芬芳。

  宁凯旋静静的看着她,小姑娘微微低着头,露出一截白皙的脖颈,农村姑娘有这样牛奶一样雪白肌肤的,真不多见。

  而且,她很有气质,认真插花时,那份娴静,那份专注,有种魔力,能让人浮躁的心慢慢静下来。

  “好了,给你,钱给我。”

  在他看的入神的时候,陆思慧插好最后一朵花,人也站起来了,直接把两篮花递给他,声音冷冰冰的,打破了他的遐思。

  遗憾的看了眼陆思慧,不知道自己怎么得罪这小姑娘了?她干嘛对自己冷冰冰的?

  “给你。”

  从钱包里掏出两张大团结递过去。

  “我找不开,麻烦您给我零钱。”

  陆思慧看到大团结皱起眉,她兜里只有八毛钱,今天交了车费两毛,剩下六毛钱根本不够找钱。

  “没有诶,我兜里就不放零钱。”

  宁凯旋耸耸肩,把钱放在陆思慧手里,他是一只手抓着陆思慧的手,一只手把钱放上去。

  这个年代,他的举动可有点像登徒子。

  “你干什么?”

  陆思慧恼怒的瞪着宁凯旋,脸迅速浮上绯红,猛地抽回手,当然,钱她还是攥在手里了。

  “给你钱啊!”

  宁凯旋露出一脸无害的笑容,眼神坦荡的看着陆思慧,就好像她在大惊小怪一样。

  “干妈,你那有零钱没”?

  陆思慧不愿意再和这个男人废话,就想着快点摆脱他算了。

  宁凯旋眯起眼睛看着她,小姑娘脸红的样子更漂亮,像一朵羞答答的玫瑰,开在这阳光灿烂之中,晃了他的眼,迷了他的心。

  “我哪里有啊?兜里就几毛钱。”

  周大娘当然也反感宁凯旋,臭小子流里流气,看干闺女的目光直愣愣的,就想着快点把陆思慧带走。

  “你等我,我去破钱。”

  陆思慧把垂在胸.前的小辫扔到身后,水波流转的桃花眼看了宁凯旋一眼,想去市场找人破钱。

  “这样吧!钱你拿回去,欠我的四块六毛钱,明天你再给我送两篮花就行。”

  宁凯旋咧嘴一笑,阳光下呲出一口小白牙,大方的让陆思慧把钱带走。

  “你不怕我一去不回?”

  陆思慧看了他一眼,有钱人家的孩子,真是不知道钱的宝贵。

  四块多钱能买多少好吃的?

  “不怕,你不是那种人,就这么定了,明天你再给我送来两篮花。”

  宁凯旋拎起两个花篮,笑着对陆思慧眨眨眼,不得不说,这小子长得太帅,就这动作估计得迷死一群小姑娘。

  只可惜,陆思慧二十岁的躯壳中,住着一颗四十岁的心,他这动作,根本就无法撩动她的心弦,反倒令她反感。

  既然他都不在乎,她也不愿意多说,反正自己也不会吞了他这四块六毛钱。

  “明天怕是来不及,后天可以不?”

  陆思慧算了下时间,就算现在回去,到家都得是下午三四点钟,根本就编不出来两个花篮,她不愿意做失信的事,还是早点说清楚的好。

  “可以,后天这个时间,恭候大驾光临。”

  宁凯旋点点头,反正也是放假来看爷爷,暂时不着急回去,便毫不在意的回了句。

  本来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,只是想再见到她而已。

  “那好,后天我给你送来。”

  陆思慧说完,把水桶和干妈的鸡蛋篮子都放在背篓中,自己背起来,不让干妈再受累。

  “给我吧!”

  周大娘心疼她,这丫头没吃过苦,她舍不得她累到。

  “没事,干妈,不沉的,咱们去市场,我要买点东西,钱破开了才好把鸡蛋钱给您。”

  俩人是边说边走,谁都没有再去看宁凯旋。

  他留恋的看着她的背影,一直看到她的身影消失在拐弯处,才幽幽的叹口气。

  “唉,就这么走了?”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