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思慧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被这个帅气的公子哥看上了,她现在忙着在市场里转,二十块钱,除去给干妈的五块钱,剩下十五块钱呢!这可是一笔巨款。

  “干妈,我想买一块肥肉,还想买点粗盐,肥皂。”

  她边在市场里找着,边和周大娘说,一双顾盼流连的美眸,看着两边的商摊。

  “卖猪肉的?那不是吗?”

  周大娘指着前面的猪肉摊,摊位前围着很多人,有老实排队的,也有挤到前面硬买的。

  陆思慧眼前一亮,忙快步走过去。

  “猪油多少钱一斤?”

  好不容易挤到摊位跟前,她的目光盯着摊位上的猪肉,这时候卖肉不像现代时候需要剔骨,排骨和腰条肉是在一起卖的。

  她吞了下口水,指着摊位上的猪油问了句,问价格的时候抬起头,眉心忍不住锁起来。

  “是你?”

  “是你?”

  俩人同时开口,卖猪肉的不是别人,正是张翠红的**陈大勇,刚刚还被赵晋琛收拾了。

  “小姑娘,你要买油啊?”

  见陆思慧准备转身离开,陈大勇好声好气的问了一句。

  陆思慧疑惑的看了他一眼,这人是怎么回事?

  本以为他会对自己呼来喝去骂上几句,为了不自讨其辱,她才转身离开的。

  没想到他会这么客气。

  “是呀!多少钱一斤?”

  既然他没有再耍横,陆思慧也就没挤出去。

  毕竟好不容易才挤进来的,看这排队的架势,肯定满市场只有这一家卖猪肉的。

  “一块钱一斤,你要几斤。”

  陈大勇陪着笑脸,他不怕陆思慧,怕的是那个穿制服的男人。

  他是跑的快,但是后来有人告诉他了,那男人是这个小姑娘的未婚夫。

  因为怕赵晋琛,所以连带着他也怕陆思慧。

  枕边风厉害,他怕陆思慧去和赵晋琛告状。

  “我要三斤吧!”

  陆思慧犹豫了一下,大夏天的,猪油吃不了,容易有哈喇味,反正以后总来市场,吃点新鲜的多好。

  “行,我给你挑点好的。”

  陈大勇挑了出油多的位置给她切了一块,扔到称上一称:“你看,高高的,一两不少。”

  陈大勇指着秤杆让陆思慧看,外人买肉他多少都差点称,一天下来多赚好几块钱呢!

  “谢谢。”

  陆思慧客气了一句,掏出十块钱递给他。

  “好勒,给你拿好了。”

  他拿着一个大荷叶把猪肉包上,连着找钱一起递给陆思慧,由始至终都是客客气气的。

  “谢谢。”

  陆思慧接过肉和钱道谢,心里却觉得很别扭,不相信一个人会变得这么快,害怕又有什么阴谋,匆匆挤出人群。

  “买到了?”

  周大娘坐在大树下乘凉,看到干闺女从人群中挤出来,忙迎上去问了一句。

  “买到了。”

  陆思慧笑着应了一句,从兜里掏出陈大勇找给她的钱,数出五块钱递给周大娘。

  “干妈,这是您的卖鸡蛋钱。”

  “不忙,急的是啥?你不是还要去买盐吗?前面有个粮店,但是好像没有粮票不会卖给你。”

  周大娘接过钱放在兜里,客套了一句,指着前面拐弯处,刚刚坐在这里,就和周围卖货的商贩打听了。

  买肥皂要去供销社,买盐要去粮店,都在拐过去那条街。

  “我带了一点粮票,去看看能买多少?”

  陆思慧心里也没底,好在现在是七九年,粮食上多少放宽了一点,如果不行,大不了买议价粮。

  俩人转过街角就看到了一家粮店,城里人瞧不起农村人,这些有正式工作的城里人就更瞧不起农村人了。

  尤其是陆思慧这种长得水灵灵的小姑娘,所以她们进了粮店,根本就没人来搭理她们。

  看着桌子前坐着两个穿着蓝大褂的女店员,在那磕着瓜子,眼皮朝上翻,旁若无人的继续聊天。

  陆思慧陪着笑脸走过去:“您好,同志,我想买点粗盐。”

  “盐票。”

  女店员白了她一眼,显然不满她打断自己的谈话。

  “给您。”

  陆思慧没办法,这时候就这样,计划经济,人家是铁饭碗,根本就不在乎有没有顾客,跟她说顾客是上帝,她会马上把你赶出店去。

  “这是粮票,要大盐票。”

  女店员接过来粮票看了一眼,随手扔给陆思慧,懒洋洋的说了句,继续磕着瓜子,聊天去了。

  “那,我买三斤白面。”

  陆思慧低头捡起粮票,心里的火气被她努力压下去。

  “带面袋子了吗?”

  女店员白了她一眼,显然很反感她问起来没完。

  “没有。”

  陆思慧这才想起来自己犯了一个大错误,这时候买粮食都是自己带面袋子,买油自己带桶。

  “来捣乱的是不是?去去,边去。”

  女店员听了腾就站起来,像赶狗一样赶陆思慧离开。

  “同志,您就不能好好说话吗?”

  陆思慧冷脸瞪着她,这女人的态度太恶心人了。

  “说什么说?买粮食不带面袋子,不知道我们忙啊?”

  女店员见陆思慧还敢犟嘴,顿时就露出泼妇样。

  “走吧!”

  周大娘一见忙拉着陆思慧往外走,和城里人打架,那不是得吃亏。

  “狗眼看人低。”

  陆思慧气的骂了一句,用不了多久粮店就取消了,看她还怎么狂?

  盐没买到,反倒惹了一肚子气。

  “走吧!不是还要去买肥皂吗?和这些人生气犯不上。”

  周大娘连哄带拉把陆思慧拽到供销社。

  “同志买两条肥皂,一块香皂。”

  陆思慧拿着钱递给服务员,发现这时候的服务员都差不多,高人一等的样子,看了生气。

  “肥皂两毛一块,香皂五毛一块,一共是九毛钱。”

  服务员接过她手里的钱,看了一眼,见钱上粘着猪油,嫌弃的扔到钱匣子里,随手找出一毛钱递给陆思慧。

  好歹态度不好,东西是买到手了,把肥皂和香皂放到背篓中。

  陆思慧看到柜台上摆着的的确良布,就笑着问了一句:“同志,这布多少钱一尺?”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