售货员轻蔑的看了陆思慧一眼,懒洋洋的回了一句:“彩色带花的二块钱一尺,一米六块钱,三寸布票,白色的八毛一尺,不要布票。”

  陆思慧没在意她的态度,咋说人家还回答了,比粮店那两个售货员强多了。

  “同志,我要两米白色的的确良。”

  她说着掏出钱递过去,售货员愣了一下,看了眼陆思慧递过来的钱,这农村小姑娘还挺有钱的。

  “好,收你五块钱,找你两毛。”

  “谢谢,美女姐姐,请帮我松点量布可以不?”

  陆思慧接过钱,笑眯眯的对着售货员请求着。

  量布有说道,松了就能涨尺,将布拉紧了量就缩尺,一般售货员都是拽的紧紧的,一匹布卖完能给自己剩下点。

  售货员本来是想呵斥陆思慧的,但是那声美女姐姐喊的太甜了,她喜笑颜开的点点头,量布的时候,果然拽的松松的。

  主要也是白的确良不值钱,这若是彩色带花的,陆思慧就算喊十声美女姐姐也没用。

  “思慧,钱赚的不容易,别乱花。”

  周大娘在陆思慧身后偷偷拽了她衣襟一下,一共卖了十一块六,就算还有那四块四毛钱,加起来才十五块钱。

  陆思慧这就花了八块七毛钱,眼睛都不眨一下,这也太大手大脚了,衣服又不是没有,可买可不买,这不是乱花钱吗?

  “干妈,钱赚来就是花的,放心,我心里有数。”

  陆思慧接过来售货员递来的布,道谢后,看着干妈笑。

  农村人会过日子,自然看不上自己这种大手大脚的花钱法。

  “剩下的就别花了,留着过日子。”

  周大娘叹口气,这孩子爱美,没买彩色的确良就算不错了,多少还剩下点,就嘱咐她别再乱花钱。

  “我知道了,美女姐姐,我想买盐,但是没有盐票,您知道去哪里能买到不要盐票的盐吗?或者哪里能买到盐票?”

  陆思慧安慰完干妈,就看向售货员笑着问了句,这些售货员每天见到的三教九流多了去了,消息最灵通。

  “你出门往左边拐,那边有个小胡同,卖啥的都有,不过要小心点,别被抓了。”

  售货员看了眼周围没人,把陆思慧喊过去,贴在她耳边小声告诉她。

  “谢谢,美女姐姐您贵姓,我下次来送你花。”

  陆思慧听了笑容更甜美,亮晶晶的桃花眼弯成了月伢,看着清纯可爱。

  “我姓陆,你叫我陆姐就行。”

  售货员看着她的笑脸,顿时觉得心情跟着明媚起来,笑着回了一句。

  “啊?您也姓陆?咱们五百年前是一家呢!”

  陆思慧听了笑容更真切几分,亲热的和陆大姐套近乎,以后用到她的地方多着呢!这条关系一定要攀上。

  “是吗?那可真是巧,我正好没有妹妹呢!”

  听说陆思慧也姓陆,陆大姐开心的笑了,声音也热情起来,没了之前的冷冰冰和傲慢。

  “姐,你若是不嫌弃,我以后就是你亲妹妹,放心,我不会来占便宜的。”

  陆思慧屡杆爬,笑着认她做姐,关系近一步,以后好办事。

  “好啊!我就认下你这个妹妹,这么漂亮的妹子,说出去也有面子。”

  陆大姐也是个爽快人,高兴的答应了。

  “那大姐,我再来城里的时候就来看您,再见。”

  陆思慧心里有了底,笑着和陆大姐告辞。

  出了供销社的门,她就往左边胡同里去,被周大娘一把拉住。

  “思慧,你还真敢去?”

  周大娘在村里够泼辣,到城里还是打怵,刚才那个售货员说了,会有人抓,万一被抓起来割尾巴咋办?

  “干妈,都一九七九年了,不兴割尾巴了,再说就算是割尾巴也是割卖货的人,咱们买东西怕啥?”

  陆思慧不以为意,存在就是必然,既然这胡同里的秘密大姐都知道,那就啥也不用担心。

  “谁说的,买货的也抓,这叫啥......投机倒把,再说,万一把咱们当成卖货的咋办?”

  周大娘死死拽住陆思慧,不让她进胡同,就好像那里面埋伏着人,进去就会被抓走似的。

  “干妈,我需要盐票买盐,这样好了,我把东西和钱都留下,就带两块钱进去可以不?若是有来抓,我跑的也快。”

  陆思慧无奈了,只得把背篓和筐都放在地上,钱也都掏出来给了周大娘。

  “行,你小心点。”

  见陆思慧轻手利脚,没有拖累,周大娘勉强答应,但还是一脸紧张。

  陆思慧轻笑摇头:“干妈,放心吧!”

  前世的时候,城里没来两趟,这个胡同她根本不知道,心里多少有点好奇,里面到底什么样?都卖点什么?

  等进了胡同一看,还真是个宝地,卖什么的都有。

  这些人看到李映雪进来了,先是神情紧张,准备开跑,当看到陆思慧是顾客的时候,又都过来兜售商品。

  “同志,我这有挂面你买不?”

  “同志,我这有粮票和布票,你要不?”

  “同志,我有缝纫机票。”

  “我有自行车票。”

  这些人七嘴八蛇的,纷纷把自己的货物亮出来,恨不得李映雪全买了才好。

  “我只要盐票,谢谢大家。”

  陆思慧忙喊了一声,感觉自己被这群人围在中间了,胡同狭小,天气又热,这些人身上都是汗味,胡同里还有尿骚味,陆思慧有些反胃,想赶紧买完东西离开。

  “我有盐票,一块钱五斤票。”

  其他的人一听不是买自己手里的货物后,都闪身到一边双眼放光的看着胡同口,寻找下一个顾客。

  “给你钱。”

  陆思慧递过去一块钱,盐和盐票竟然一个价格?不便宜。盐票不过就是一张纸,上面盖着红章,可没有这东西,粮店就不卖给她盐。

  刚刚接过盐票,就听到有人喊了一声:“快跑,稽查来了。”

  紧接着,胡同里就乱成一锅粥。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