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思慧咀嚼的动作僵住了,她是表现的太明显了吗?干妈都发现她的变化了吗?那别人呢?她们有没有发现?

  “干妈,以前......我不懂事,可最近经历的多了,我就长大了。”

  她这话一半是真,一半是假,以前就是前世,她是真不懂事,还不如一个孩子。

  最近经历多了,其实就是前世所经历的人情冷暖,让她知道了,不能靠任何人,尤其是男人。

  女人不管到什么时,候都要靠自己,任何人都靠不住。

  把最后一块窝窝头扔到嘴里,拍去手上的渣子,站起来收拾东西。

  “我带了水呢!你先喝,喝完干妈再喝。”

  周大娘递过来一个葫芦,里面装着井水,她怕陆思慧嫌弃就让她先喝。

  “干妈,您这设施带的够全的。”

  陆思慧接过葫芦笑了,一般都是拿来装酒的,干妈倒是聪明。

  拽开盖子,仰起头,把葫芦里的水往嘴里倒,甘甜的井水滋润她干渴的嗓子,一路向下,带来片刻的清亮,很舒服。

  在城里呆过,她也跟着学会了很多讲究,就拿喝水来说,都是自己用自己的杯子,所以她没有直接对着葫芦嘴喝。

  可就因为她这样的举动,周大娘误会了,这是嫌弃自己吗?

  “思慧,干妈还没有喝呢!”

  陆思慧僵了一下,手一顿,水没有倒进嘴里去,顺着下巴流进衣领里,湿了不该湿的地方,带来了一刻清凉。

  “干妈,我没有别的意思,就是怕您嫌弃我,毕竟刚吃过窝头,嘴上都是窝头渣。”

  她尴尬的笑了一下,把葫芦递过去。

  “干妈怎么会嫌弃你呢?”

  听到是这个原因,周大娘释怀的笑了,这孩子想的真多,拿着葫芦大口的喝水,窝头太噎得慌了。

  娘俩个吃饱喝足,就准备着往家走。

  “思慧,背篓给我,太沉了,你身体弱,受不了。”

  周大娘心疼陆思慧,过去想帮着她背背篓,十几斤的重量,远道没轻载,她舍不得她挨累。

  “干妈,我可以的,等我坚持不住的时候,您再换我。”

  陆思慧不再像前世那么自私,认为别人帮她都是应该的。

  执意自己背起背篓,的确很重,肩膀被勒的很痛,但是还在能承受的范围。

  “能行吗?”

  周大娘担忧的看着她,这孩子从来没有干过重活,突然背十几斤的东西是不是太重了?

  “走吧!一会儿太阳更毒,早点回去,下午还能在家里睡一觉。”

  陆思慧笑了,适应了也就不觉得太重,而且心里是高兴的。

  昨天还一穷二白,现在该买的都买了,手头上还剩几块钱,只要肯努力,凭着她从前世学来的本事,一定能发家致富。

  俩人往家里走着,必经之路要从人民医院门口过,陆思慧知道陆少成就住在人民医院,但是她可不想去看他。

  望着医院,她的眼神很冷,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。

  拉着干妈大步离开,她走过去不久,从医院里走出一个农村妇女,面色萎黄,精神不振,眼睛都哭肿了。

  她手里拿着一个大铁缸子,显然是要去打饭。

  掏了一下兜,只有几毛钱,她的脸上显出愁容。

  这人不是别人,就是陆少成的妈张秋花,丈夫回家倒是弄来钱了,可也背上了债务。

  二十块钱,到医院屁都没当,转眼就没了,今天医院又催着交款,她都快疯了。

  最让她想不明白的是,明明那陷阱是给陆少涵做的,陆少成亲自下的夹子,怎么就把自己的腿夹上了?

  医院人多嘴杂,这话她没法问,只能等到回家再说。

  但是在心里她是恨死那对姐弟,有钱不给,看她回去怎么收拾她们?

  “妈,少成怎么样了?”

  正愁着呢!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,抬头就看到是自己那个不争气的闺女,陆思瑶。

  “你还有脸来?”

  满心的怒火都撒在闺女身上,来医院四处借钱的时候才知道,娘家的大嫂想把她男人的远房侄子介绍给陆思瑶,那可是在城里供销社上班的,还是个小头头,多好的亲事。

  如果陆思瑶和他订婚了,那少成的医药费不是就都有了吗?

  死丫头不要脸,和个一穷二白的男知青钻树林,好事不出门,恶事行千里,娘家大嫂不知道听谁说了,遗憾的告诉她,这个机会没了。

  “妈,我这不是来看少成,帮你照顾他吗?”

  陆思瑶委屈的扁嘴,她来这趟多不容易?走的都是小路,就是怕碰到熟人。

  可是不来怎么办?孙国栋昨晚到家里找她,说要和她结婚,给她名分。

  在孙国栋的甜言蜜语攻势下,俩人昨晚就睡了一被窝,自然那事又做了一次,她很怕怀上孩子,今天来就是想和妈商量一下俩人的婚事。

  “身上有钱没有?”

  听到闺女的话,张秋花的脸色缓和了一些,看着闺女的衣兜问。

  “有三块钱。”

  陆思瑶不知道妈要干啥?老实的把钱掏出来,这可都是她从陆思慧那骗来的,头两年好骗,哄哄就给钱,现在不行了,她比自己还穷。

  “拿来,我去买饭,在城里,这钱花的像流水,你进去看着你弟弟吧!二楼,205号病房,你爸也在。”

  拿到钱,张秋花交代一句,端着大缸子就走了。

  陆思瑶愕然的看着自己的手,钱就这么没了?

  懊恼的给了自己一巴掌,她是傻了吗?咋告诉妈有钱呢?直接说没钱不就得了?

  蔫蔫的进了医院,原本兜里有八块钱,她攒了做新衣服的钱,被孙国栋要去五块,这三块她没舍得给,结果也没了。

  医院里都是药水味,上了二楼就对着一个卫生间,那味道更大,她烦躁的皱起眉,双眼朝两边看着,找205病房。

  “疼死我了,我不活了,让我死,哎呀!救命啊!疼死了。”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