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没事儿子,很快就不疼了。”

  陆思瑶吓了一跳,这声音她熟悉,正是弟弟的哭声,中间还有爸爸的安慰声,深吸一口气。

  少成出事那晚她也出事了,那时候躲在家里不敢见人,少成是直接被送到市里医院的,她根本就没看到。

  现在心里有点害怕,弟弟喊声这么惨,到底伤的多重?

  硬着头皮循声找过去,很容易就找到205病房。

  站在门口往病房里看去,屋里一共有四个病床,弟弟在中间第二个位置。

  床位上都住满了人,每个病床都有陪护,小小的病房看着拥挤不堪,屋里空气不流通,像是腐肉烂了,臭烘烘的味道直往鼻子里钻。

  她差点就吐出来,转头就想走,可惜晚了一步,被爸爸陆家山看到了。

  “思瑶,你来的正好,帮爸爸按着你弟弟,别让他碰到腿,爸要去厕所。”

  陆家山憋了一泡尿,可不敢走,只要他不按着陆少成的胳膊,这孩子就砸自己的断腿。

  钱不够,不能买麻药,只能硬挺着,眼看着儿子疼得眼珠子都红了,他心疼都想替他。

  “哦。”

  陆思慧不情不愿的走过去,越走近病床,臭味越大,她不由皱起眉,下意识的往弟弟的腿上看。

  发现白色的被子下面,好像是少了一截。

  爸爸昨晚回家说了,弟弟的腿被截肢了,看来是真的。

  “愣着干啥?过来按着。”

  陆家山憋不住了,看到闺女在那发呆不肯过来,就冲着她怒吼一声。

  “哦。”

  陆思瑶忙过去,忍着恶心接替爸爸,按着弟弟的胳膊。

  可她忘了,女人能有多大力量?

  陆家山看到闺女按住儿子了,以为万无一失,转身就往外面跑。

  这边陆少成疼得连声惨叫,一挥拳打在陆思瑶的右眼眶上,眼前一圈金星乱传,陆思瑶站立不稳直接朝着后面摔倒。

  身后病床上是一个长着络腮胡子的男人,她直接跌进他怀里,那人也是个好.色的男人,软玉温香主动跌进怀抱,自然就乐的占便宜。

  “大妹子,小心点。”

  他是抱着不松手,陆思慧闻到一股带着酸腐的汗味,熏得她当时就干呕起来。

  “不要脸的小婊.子”。

  那络腮胡男人的媳妇是个彪悍的女人,见陆思瑶和自己男人抱在一起,她也不管啥原因?揪着陆思瑶的头发就是两耳光。

  这下,陆思瑶眼前彻底是桃花朵朵开,耳朵嗡嗡作响,哭着喊救命。

  “打死人了,救命啊!”

  “松手,一个小姑娘你也打。”

  络腮胡子的伤病是腿断了,一只腿绑着石膏被吊在半空中,伸手想来救小美人,他不这样还好点,因为他护着陆思瑶,他媳妇更来气了。

  “我打小妖精你心疼是不是?我偏打。”

  可怜陆思瑶刚进病房,啥都不知道呢!就接连被暴揍,女人不光是打,生气陆思瑶长着张嫩脸,伸出五指金钩,打算给她破相,看她还敢到处勾人不?

  “滚蛋。”

  一声厉喝响后,伴着风声,一个铁缸子朝着女人的头上飞过来,打了一个正着,里面的水洒了她和陆思瑶满身。

  “你敢打老娘?”

  女人揉着额头不敢相信的看着病床上的少年,死小子鬼哭狼嚎两三天了,看他可怜,她没找他麻烦,他敢打自己?

  “我不想活了,来啊!一起死。”

  陆少成瞪着血红的眼睛,才十六岁,从今以后他就是一条腿的怪物,这份疼痛折磨的他日夜无法安眠,他的性格变得越来越暴戾,此时他存着杀人的心,眼里自然就带着杀意。

  那女人被他看的毛骨悚然,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,揉着额头小声诺诺着:“不和你一般见识。”

  说完转到自家男人病床的另一侧,不敢再看陆少成,这男孩的眼神太吓人了。

  “呜呜.......”

  陆思瑶哭着爬起来,右眼啥都看不到,肿成了一条缝,脸上被那女人扇的青青紫紫,嘴角还在流血。

  她哭自己这两天太倒霉了,无缘无故就被打一顿。

  “这是咋的了?”

  陆家山上完厕所就往回跑,没想到进门就看到闺女被人打的鼻口出血,头发也被抓的乱七八糟,扶起闺女,连声追问。

  “呜呜,爸,我弟打了我一拳,我摔到后面床上,那个女人不问青红皂白就打我。”

  陆思瑶见到爸回来了,顿时找到主心骨了,扑到他怀里哭的这个伤心。

  “报警,无缘无故打人,我要你赔。”

  陆家山眼睛一瞪,正愁没钱呢!不趁这个机会讹点,那是傻子。

  “啥玩意?你报警吧!谁怕谁?她躺倒我男人怀里,挺大个闺女不要脸,闹吧!看谁丢人?”

  那女人一听要赔钱,刚刚消停下去的气焰,顿时又冒起来。

  反正她是大老娘们没啥怕的,最多就是拘留。

  冷眼看着陆思瑶,她不一样,小姑娘躺倒她男人的怀里,这事传出去,看谁还能要她?

  “啥玩意?报警,豁出去了,打了人还这么嚣张?”

  张秋花打了饭回来,一进门就看到闺女被打的惨状,平时她都舍不得动闺女一手指头,让一个城里人给欺负了,她能让才怪。

  至于名声?她闺女还有名声吗?

  那女人没料到这一家子人脸都不要了,顿时愣住了,她男人指着她鼻子骂她是败家娘们。

  这些陆思慧都不知道,此时她和干妈背着背篓,走在回家的路上。

  太阳像是一个大火炉,又像是阻挡孙悟空的火焰山,那热浪让人上不来气。

  “思慧啊!找个树荫坐会儿,喝点水吧!”

  周大娘手打凉棚看了眼天空,这么热,走到家非虚脱不可。

  有些后悔答应陆思慧一起走回家了,还不如等到晚上坐车回来,花一毛钱也比中暑强。

  “行,干妈,您坐这。”

  陆思慧也是热的不行,用手给自己扇风,可这风根本就是热风,一点作用不起。

  擦了把额头上的汗,看了眼回家的路,最少还得走四十分钟,是得歇一会儿。

  “坏了,思慧,今天好像是你过礼的日子?”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