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思慧看着面前的两个小流.氓,凝眉怒斥他们,这两人不知什么时候跟上她的?

  突然就冒出来,上来就调.戏,动手动脚,说啥都不怕,看样子是常在街面上混的臭无赖。

  “呦呵,大哥,这小.妞够辣的,是你喜欢的类型。”

  小个子男人一脸贼兮兮的笑容,看向身边人高马大的男人,讨好的对他说。

  周大娘紧张的护在陆思慧身前,这两个小流.氓,明显是冲着思慧的美貌而来,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,她们娘俩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,这可怎么办?

  “小.妞,我是城里户口,是国营工,你跟了我吃香的,喝辣的,比在农村强,怎么样?跟我回家享福去好不好?”

  那个人高马大,长的像个黑炭头的男人,笑嘻嘻的凑到陆思慧身边,伸手想去勾她的下巴。

  陆思慧抬起膝盖,毫不客气的顶在男人最脆弱不堪一击的位置。

  “啊,疼死老子了,臭娘们,想让我断子绝孙吗?兄弟,这娘们敬酒不吃吃罚酒,给我拽到林子里,看她还怎么辣?”

  男人捂着裆部疼的在地上蹦,指挥身旁的小个想把陆思慧拽进树林,办事总不能在路边吧?

  等睡了她,看她还怎么狂?

  陆思慧抓起背篓砸向那个小个男人,她决定和他们拼了,大不了鱼死网破。

  “救命啊......”

  周大娘护着陆思慧,扯着嗓子喊起来,她豁出去了,大不了不要老命,也要护住这个可怜的孩子。

  她这样反倒帮了陆思慧的倒忙,怕伤到她,陆思慧不敢下死手和那个矮个拼,一来二去就处在被动境地。

  被矮个抓住手腕子,男人的力气是女人比不了的,她这身体现在也太虚弱,被他拖着往树林里拽。

  想到要面临的命运,陆思慧眼睛都红了,对着矮个男人的手腕下死口咬下去。

  “哎呀,属狗的,大哥,这娘们是母狗。”

  矮个被她咬的连声惨叫,挥着拳头对着陆思慧头上砸下去。

  “住手。”

  周大娘拼命拉住他的胳膊,一个老太太能有多大的力气,被矮个挥手甩到地上。

  “救命啊......快来人啊!有流.氓。”

  周大娘觉得自己浑身的骨头都被摔散了,绝望中扯着嗓子喊起来。

  “闭嘴,老帮菜,不想活了。”

  那个黑大个冲过来,挥着大手对着周大娘的脸上抽去。

  “混蛋。”

  陆思慧尖叫骂着,挥拳打在矮个的眼睛上,她用的力气可不小,把他打的惨叫一声,捂着眼睛松开桎梏陆思慧的手。

  可是陆思慧离得远,等她跑过去,干妈一定被那个混蛋打了,她疯了一样冲过去,拿出了拼命的架势。

  “住手。”

  一只大手抓住那个黑大个的手腕子,轻松一扭,黑大个就惨叫连声:“断了,放手啊!断了。”

  “他耍流.氓,还打人。”

  陆思慧气喘吁吁的看着赵晋琛,没想到关键时刻又是他来相救,眼神纠结的看着他,到底又是他来帮自己。

  欠这个男人的,越来越多了。

  “不是啊!是这个女人打人。”

  黑大个在看清楚面前的是个人高马大的男人后,就有些慌了,开始满嘴胡说。

  “赵家大小子,你来的正好,他们欺负你未婚妻,想让思慧给他做媳妇。”

  周大娘看到是赵晋琛急忙把事情用两句话概括。

  赵晋琛寒眸立起,身为男人,最看不惯的就是这些欺男霸女的流.氓地痞,看了一眼陆思慧,嘴角还有血,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伤了。

  收回眼眸,冷飕飕的看向那两个人:“跟我走一趟。”

  他声音沉冷,像是冰刀一样飞向两个地痞。

  “不要,不要,哥们,就是开个玩笑,我们也不知道这姑娘是你未婚妻,知道的话,借个胆也不敢惹她啊!”

  矮个是个机灵鬼,马上过来陪笑脸,真被带去市里公.安.局,他们倒是也不会被判刑,但是拘留也够呛,谁愿意进去呆着?

  “谁也不行,你们这种行为就是犯法。”

  赵晋琛冷哼一声,今天被欺负的就算不是陆思慧,他也不会袖手旁观,那样就不配称之为男人。

  “大哥,您看,放我们一马吧!再也不敢了。”

  被扭着胳膊的黑大个这会儿彻底没了之前的嚣张,连声求饶。

  真被拘留,又是因为调.戏妇.女,他的工作就得没。

  “不能放过他们,姑息养奸,下次受害的人就没那么幸运了。”

  陆思慧往地上狠狠的吐了好几口,嘴里还是那股子腥臭味,她恶心的看着两个流.氓,前世被劫的经历,让她恨透了这种男人。

  恨不得他们都被抓起来,永远不被放出来,这样世界才干净。

  “对,晋琛,不能放过他们,这是你来了,不然的话......”

  “还不是她招蜂引蝶惹的祸。”

  周大娘的话还没有说完,赵晋川就跑过来嫌弃的看着陆思慧,话说的特别难听。

  在他看来就是陆思慧在市场里对着男人笑,才让这些人动了不该动的心思,怎么不去劫别人,单单就去劫她?

  “你是不是还想挨耳光?”

  陆思慧恼怒的看向赵晋川,斯文败类说的就是这种人吧?

  看着人五人六,脑袋里都是糟糠。

  “那你说,这俩人不去劫别人,怎么单找你?”

  赵晋川可算抓住机会报那一耳光之仇,幸灾乐祸的看着陆思慧,有了这件事,回去找村长一说,大哥和她的婚事就能作废。

  “那你得问他们,哪个流.氓不是为所欲为?听你的话,他们俩倒是无辜的,我是十恶不赦对吗?”

  陆思慧眼中喷射怒火,冷笑质问赵晋川,如果可以,她宁愿永远不见赵家人,感觉除了赵晋琛,他家就没好人。

  听到俩人的对话,矮个流.氓眼珠一转,心里已经有了诡计,指着陆思慧的鼻子大声吼起来。

  “是她勾引我们的,看我大哥有城里户口,还是国营工,看到你们来了,才装贞洁烈女的。”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