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姐姐笑了,陆少涵也跟着开心,仿佛完成姐姐交代的任务,和看到她满意的目光,对他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事情。

  “也好,先去,回来再炼油。”

  陆思慧看了眼外面的天色,太阳西沉,若是等她炼完油再去,估计天都黑了。

  若是太阳落了,山里的野兽就该出动,河边尤为危险。

  姐俩说走就走,陆思慧长了个心眼,踩着凳子把肉放在碗架柜上面,还特意让弟弟看一眼。

  “少涵,能看到不?”

  “不能。”

  陆少涵不明白姐姐为啥这么做,仰头看了一眼,不注意根本就发现不了。

  “行,咱们走吧!”

  陆思慧跳下地,把凳子放回原位,不放心,自己又抬头看了一眼,确实不容易发现之后,才和弟弟一起往后山去。

  她这样小心也不是没有原因的,农村没有锁,都属于夜不闭户类型,就算是门杈都是挡君子不挡小人。

  依照她对孙家姐妹的了解,她们不可能甘心拿出玉米面,也许会趁着她们不在家,跑来翻找,看到肉是不会放过的。

  “干妈,我和少涵出去一下,能不能帮我照看一眼?”

  走到院子里,陆思慧还不放心,对隔壁院子里忙活喂鸡的干妈交代一声。

  “这都快黑天了,你小心点。”

  周大娘有心不想让她们去,可想到今天思慧卖泥鳅和鲶鱼可是换了不少钱,倒是个赚钱的路子,也就没有拦着,就是嘱咐了一句。

  “我知道了,放心吧!”

  陆思慧笑了,带着弟弟朝后山走。

  她们刚出院子,就被一双眼睛注意到,一直看到她和陆少涵身影消失,她转身就跑。

  陆思慧和弟弟一路踏着石阶,想到这些石阶有爸爸修建的,她眼睛就湿润了。

  那个像山一样强健的男人,给了她和弟弟幸福的童年,可惜他死的太早,不然她和弟弟的命运肯定不会那样悲惨。

  吸吸鼻子,不让这些悲伤的事情影响自己的心情,她轻快的哼着歌,迈开大步走在前面。

  到底是年轻,她走路回来的疲惫,只休息了一会儿,就已消失。

  陆少涵静静的跟在姐姐身后,他不敢打扰她,姐姐唱歌真好听,他喜欢听。

  姐俩到了昨天埋竹筒的小河边,陆思慧脱下鞋子和袜子,露出一双雪白的小脚丫,踩着水朝着昨天埋竹筒的位置淌过去。

  陆少涵学着姐姐的样子脱鞋,拎着水桶跟在她身后。

  “少涵,今天姐姐给你炖泥鳅吃。”

  陆思慧回头对弟弟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,她有感觉,今天的收获会比昨天多。

  弯腰把第一个竹筒口堵住,陆少涵有了昨天的经验,不用姐姐吩咐,急忙把水桶递过去接着。

  “哗啦啦......”

  一阵水声响过,桶里就多了三条鲶鱼,另外还有两条泥鳅,陆少涵脸上笑开了花。

  少年本就清澈的双眼,兴奋的看向姐姐。

  陆思慧同样高兴,首战告捷,相信剩下的三节竹筒也能给她带来惊喜。

  此时夕阳暖暖的照在她身上,与她脸上的笑容融合在一起,像是最灿烂的烟花,美的令人移不开目光。

  “姐,你真好看。”

  陆少涵虽然不大,但是也知道美丑,他为有这么好看的姐姐感到自豪。

  “我弟弟也帅,咱们姐弟是靠山屯的金凤凰,总有一天会展翅高飞。”

  陆思慧单手挡在眉前,仰头看着天边的夕阳,真美啊!红了半边天。

  身后的树林里有一双眼睛在看着她,眸光复杂,像是陷入深思中。

  四个竹筒倒完,收获简直是昨天的两倍,姐弟俩开心的大笑,清脆的笑声在山间回荡。

  “少涵,想吃鲇鱼还是泥鳅,可你挑。”

  陆思慧把竹筒重新埋好,边朝岸边走,边对弟弟说。

  昨天弟弟馋的流口水的样子她还记得呢!昨晚对他的承诺,今天可以做到了。

  “姐,留着换钱吧!我今天吃了包子,不饿了。”

  陆少涵吧嗒了下嘴,把口水吞回去,想到姐姐今天带回来的东西,那都是这些泥鳅和鲶鱼换的。

  吃了就啥也没有了,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,他舍不得。

  “姐姐答应过你的事情就一定要办到,这叫言而有信,少涵记住了,男子汉大丈夫要活的顶天立地,最重要的就是这个信字,不要轻易承诺,说了就要做到,哪怕再难,都不能言而无信。”

  陆思慧回头看着弟弟,她趁机教育他,小树想不让他长歪了,就要时时刻刻的修剪,这样才能长成参天大树。

  “姐姐,我懂了。”

  陆少涵用力点头,只要姐姐说的,他认为都是对的。

  “咱们回家。”

  陆思慧笑了,习惯性的揉揉他的头,坐在河边穿袜子。

  火红的夕阳照在她洁白如玉的小脚丫上,像是汉白玉一样精致。

  脚还有些湿,穿上袜子会不舒服,她双手撑在身后的地上,把脚丫抬起来对着夕阳。

  嘴角漾出一抹美丽的微笑,她对自己身上最满意的部位,一是眼睛,二,就是脚丫。

  火红的夕阳照在她雪白的小脚丫上,像是给镀上了一层红色的光芒,树林里的那双眼睛闪过了一道惊.艳,随即移开目光不敢再看。

  陆思慧突然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,回头朝着树林里看了一眼,也许是前生的记忆令她心里有了阴影,她总是有不安全的感觉,好像是有人躲起来在窥视她。

  “咱们回家吧!”

  穿上袜子鞋,招呼弟弟快走。

  “姐,昨天你好像下了一个套子。”

  陆少涵拎着沉甸甸的水桶,却一点不嫌弃累,喜滋滋的跟在姐姐身后。

  想到昨天姐姐下了套子,好心的提醒一句。

  “看了也没用,姐姐下的那个套子,根本就是照猫画虎,不伦不类,不可能套到野物。”

  陆思慧自嘲的一笑,那就是个试验品,还是失败的试验品,不忍直视。

  陆少涵带着惊喜的声音在她身后左侧响起来。

  “姐,你快点来看看。”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