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思慧听到弟弟喊,回头看了一眼,见他指着地上兴奋的看着自己。

  走过去一看,她也乐了,这只兔子是傻的吗?她做的套子也能套住?

  细看了一眼,发现不对劲了,这套子不是她做的。

  “少涵,这不是姐姐下的套子,咱们走吧!”

  虽然位置对,但是她下的套子明显不是这样的,那么大一个圈,粗制滥造,不可能套到猎物。

  而这个套子做的很精致,也够隐蔽,明显不是出自她的手。

  至于她下的套子?美眸四下扫了一眼,没有发现,也许早就被别的动物踢散了吧?

  “姐,这就是你下套子的地方,我记得清楚,你看大树上有个喜鹊窝,当时你做套子的时候,我就留意了。”

  陆少涵却笃定的看着姐姐,手指着参天大树上的喜鹊窝,这也是他心眼多的地方,就怕到时候找不到位置,才留心记的。

  “少涵,聪明啊!”

  陆思慧揉揉弟弟的脑袋瓜笑着夸了一句,他才十四岁,能这么心细如发,她感到很欣慰,这才是少年老成呢!

  但是转瞬她收起笑容,依然肯定的告诉他。

  “不过就算位置对,但这个套子的确不是姐姐下的那个,所以别人的东西咱们不能动。”

  陆少涵看着那只肥硕的兔子,心里还有点不甘心,这明明位置对,为啥非说是别人的?

  看着姐姐毫不犹豫的迈步走了,他再舍不得也没敢拿那只野兔,拎着水桶跟在姐姐身后。

  但是他走几步回头看一眼,还是恋恋不舍,兔子肉可比泥鳅好吃多了。

  “少涵,姐帮你抬着。”

  陆思慧回头看到弟弟还在舍不得,就笑着招呼他,跟着他一起抬着水桶往山下走。

  今天的战利品多,她心情很好,和来时一样,她哼起歌。

  也许是收获多多,信心倍增吧,也不知道怎么着?就唱起部队军人的歌:“日落西山打靶归......”

  悠扬清脆的歌声在山林里回荡,和军人们唱这首歌不同,她唱的别有一番味道,很好听。

  “姐,你唱歌真好听。”

  陆少涵崇拜的看着姐姐,发现自从姐姐落水之后,变得很乐观,肯对他笑,还给他唱歌听。

  只是他发现,她自己独处时,眼神里带着恨意,很吓人,像是一把烈火,要把人焚烧殆尽。

  身后不远处的林子里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,听到陆思慧唱的歌,他的剑眉紧紧的锁在一起。

  想到她刚才在树林里的举动,他对她竟然生出几分欣赏来。

  陆思慧带着弟弟一路回家,这次没有孙家姐妹来捣乱,老槐树下的村民看到她们姐弟,也不知道在议论什么?

  陆思慧懒得听,多数没好话,她也不在乎。

  回家后,她就和弟弟一起把鱼倒到大盆子里,这次有几条小鲫鱼,用来熬汤最鲜美。

  “少涵,你把泥鳅洗了用盐腌上,等它们把肚子里的泥都吐出来,再洗一下,然后把灶里的火点上。”

  陆思慧指挥弟弟干活,她则踩着凳子到碗架子上把肉拿下来,切成大小适中的块,炼油的肉不能切的太小,否则熬完了就变成渣混在荤油里。

  她想要包点油渣野菜包子,就必须用大块。

  大锅里放上点水,把生肉下到锅里,盖上盖子闷着,等水煮没了,剩下的就是炼油了。

  那边看着泥鳅也把肚子里的泥吐得差不多了,她开始用水清洗。

  家里有点小土豆,和鸡蛋大小,去年的沉土豆,都生芽了,她遗憾的把它们都扔到泔水桶里。

  “姐,还能吃呢!”

  陆少涵心疼的过来抢救,这都是去年秋天,公社的地收完了,他和一帮老娘们到地里溜回来的成果,吃了一冬天了。

  陆思慧看了眼弟弟:“少涵,土豆生芽就不能吃了,有毒的。”

  “可是,等秋收还有一个多月呢!”

  陆少涵言下之意,现在吃啥?

  “别急啊!咱们可以到山上踩野菜,蘑菇,木耳,这都可以吃。”

  陆思慧笑着揉揉弟弟的脑袋瓜,谁家的姑娘嫁给他会享福,太会过日子了,精打细算,啥都舍不得扔。

  原本想的是泥鳅炖土豆吃,这没了土豆就得找点别的,家里转了一圈,啥也没有,狠狠心,就干炖泥鳅吃吧!让弟弟吃个够。

  锅里的水靠没了,猪肉的香味飘了满屋,呼吸间都是油渣的味道,陆少涵吞了口口水。

  双眼紧盯着大锅,他太想尝一口了。

  “还要一会儿才能好。”

  陆思慧掀开大锅看了一眼,把灶坑里的火往外撤了撤,现在没有水了,火太大油渣炼糊就不能用了。

  “看着点火。”

  陆思慧嘱咐弟弟一句,就过去揉面,都是发好的玉米面,反正还有十斤够姐俩吃半个月。

  遗憾的是今天没有带面袋子,不然买点白面,蒸两和面的馒头,咋也比干吃窝窝头好吃。

  油渣炼好后,陆思慧先把荤油都盛到一个盆子里,油渣单独装了一二大碗,还不算少。

  侧脸看到弟弟的馋样,她笑着捡了一块最大的油渣放在他嘴里。

  “香不?”

  看着弟弟被烫的快速的咀嚼,她嘴角的笑意更深了几分,黑漆漆的眸子,笑盈盈的看着弟弟问了句。

  “香,姐,你也吃。”

  陆少涵有些不好意思了,以前做好吃的都是姐姐先吃,今天他怎么吃了头一口?

  在碗里拿起一块油渣送到姐姐嘴边,那双和陆思慧长的一样的眼睛里盛满笑意。

  “真香。”

  陆思慧笑着咬住油渣,很烫,但是没舍得浪费,和弟弟一样,边嚼边张嘴把热气散出去。

  “少涵,姐去把荤油和盐,还给干娘。”

  陆思慧端了一碗荤油放在盘子里,这样拿着不烫手,又把盐装了一小碗,看了眼泥鳅,还是过两天吧!先赚钱买粮食,过几天就能孝敬干妈了。

  端着荤油刚要往屋外走,她家就来了一个不速之客。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