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晚的山村被月光笼罩着,突然从树后蹦出来个人,是件很惊怵的事情。

  陆思慧和周大娘都被张秋花吓了一跳,思慧碗里的荤油都漾出来,幸亏不像出锅时那么烫,不然她就有罪招了。

  只是这样一来就洒了小半碗荤油,陆思慧心疼,周大娘也心疼。

  怒视突然蹦出来的张秋花,周大娘毫不客气的骂起来。

  “鬼鬼祟祟的,你做了啥见不得人的事?半夜里出来吓人,我还以为遇到鬼了呢!”

  “哼,赶我走了,骗我家思慧给你油和油渣,要脸不?”

  张秋花自认为抓住周大娘的把柄了,跳过来指着她的鼻子骂,声音很大,希望把全村人都引来。

  只要以后周大娘不敢再过问陆思慧姐弟的事,她今天就算是赢了。

  以后没人撑腰的姐弟俩不是任由她摆弄吗?

  此时她心里把陆思慧的变化都赖到周大娘身上,认为就是她窜腾的,不然陆思慧还会和以前一样,哄一哄就啥都给自己。

  山村的宁静被她的叫骂打破,村民们刚刚躺下,白天的炎热到晚上也没有多少消退,闷热的让人睡不着。

  就连最喜欢的炕上运动,这种天气下也懒得做,俩人往一起一靠,就一身汗,黏糊糊的,一点兴趣都没有了。

  听到高八度的女人骂架声,都从炕上蹦起来,兴匆匆的穿上衣服,消停了两天,总算有新乐子看了。

  村民们三三两两的围过来,发现又是陆家的事,这下就有人说起风凉话了。

  “哈,真有意思,当婶子的堵着侄女的门口骂街。”

  “不对,骂的好像不是那姐俩?”

  看到有人来了,张秋花骂的更欢了。

  “我家思慧单纯你就来骗,大伙来评评理,周婆子用三个窝头换我家一碗荤油,还有油渣,这便宜占的,欺负思慧姐弟家没大人吗?她爸妈是死了,可还有叔叔婶子呢!”

  张秋花越说越激动,最后开始拍着胸.膛义正言辞的表白,好像她全是为了思慧好似的。

  “你要不要脸?刚刚不是我来了,你就抢了孩子的油渣了,这会儿还来诬陷我?”

  周大娘气的脸都白了,明明自己是好心,放这娘们嘴里就成了占孩子便宜了?

  陆思慧看到二婶这样,先由着她表演,主要是现在村长没来,村民来的也少,她要后发制人,让大伙知道张秋花的真面目。

  周大娘看向陆思慧,为她不声不响,不为自己说话而伤心。

  难道在这孩子心里,自己就是那样的小人吗?

  “谁看到我拿油渣了?反倒是你,思慧手里拿着猪油送你,明显就是给你的,骗我们孩子傻,你咋那么缺德呢!”

  看到村里人差不多都被自己喊出来了,张秋花叫嚣的更卖力了。

  看到陆思慧一声不吭,她有几分得意,还不是她听了自己的话觉得有理了?

  这时候村长被人找来了,李耀祖刚刚躺下就听到女人尖声叫骂,心烦的蒙上头,就讨厌这些老娘们,没事找事,跟个斗鸡似的,没事就掐架。

  但是他家的窗户被人敲响了,村里人来报告,他不得不穿上衣服过来解决,心里是带着气的,推开人群,爆喝一声。

  “行了,大半夜的让不让人睡觉?张秋花,你儿子在医院,你跑回来欺负思慧?”

  看到闹事的是张秋花,李耀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她来找思慧的麻烦,这两口子没好心眼。

  “村长,我儿子被截断了腿,又没钱住院,今天拉回来了,这不是想让思慧过去看看她堂弟,结果周婆子就不让,她还熊我家思慧......”

  张秋花巴拉巴拉的一通说,避重就轻,不说自己来抢陆思慧家的油渣和荤油,反而一口咬定周大娘心怀叵测。

  “村长阿伯,事情不是这样的.......”

  陆思慧等了半天就等村长呢!看到他来了,马上就开口为周大娘辩解,却被心虚的张秋花打断。

  “思慧你不用害怕,有二婶在呢!若是怕以后周婆子报复你,我和你二叔搬过来,看谁敢欺负你?”

  张秋花拦住陆思慧不让她往下说,直接拍着胸.脯,以一个保护人的身份开口。

  听在外人耳朵里还是她为了这姐弟俩不被人欺负,才搬过来的。

  陆思慧冷笑看着她,如意算盘扒拉的啪啪响,她这个二婶不是一般人。

  原来闹腾这么大,就是为了她们一家搬过来做铺垫。

  进来容易,搬出去那是铁定不可能了。

  前世就是这样,她结婚了,二婶以少涵没了一条腿,不能没人照顾为由搬进来,之后这房子就给她儿子娶媳妇了,弟弟则被逼上吊自杀。

  “二婶,我想你误会了,我干妈怎么可能欺负我呢!她是看我晚上没做饭.......”

  陆思慧想解释,却再次被张秋花拦住。

  “你别上当了,她人老尖滑,还不是因为你家熬荤油了,她闻到味道过来的,用三个窝头换一碗荤油,你这傻孩子,还当她是好人。”

  张秋花边说边以一副慈祥心疼的样子往陆思慧身边凑,看在别人眼里这就是天上难寻,地上难找的好二婶。

  “二婶,你说这话不觉得亏心吗?刚刚进屋来抢荤油和油渣的是你,你还逼我给你拿出二十块钱,让我给少成治病,不给就要打我,没有我干妈过来帮我,现在家里吃的喝的全被你抢走了。”

  “二婶,我爸妈活着的时候对你们家不错,前天我二叔来抢钱,今天你来抢东西,最可怕的是你们真搬过来,我们姐弟骨头渣子都得被你敲碎卖了。”

  陆思慧抹着眼泪控诉着,声音不算大,却字字诛心,把张秋花两口子的狼子野心全部说出来。

  “你傻了,我是你二婶,还能害你不成,别听周婆子鼓动你,你想嫁给赵家大小子,设下跳河的把戏,不还是我和思瑶帮你忙吗?咋的?没嫁给赵家大小子呢!就过河拆桥了?”

  张秋花气急败坏,来了一个鱼死网破,谁也别想好。

  周围的人在听到她的话后都鸦雀无声,众人的目光全看向陆思慧。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