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眸扫视一圈,当落在张秋花得意的脸上,他终于有了决定。

  “妈,婚事既然定了,就这样吧!也许是我和她前世的缘分,明天照常过礼。”

  赵晋琛的话不亚于一颗手榴弹爆炸,刚刚还闹哄哄的村民顿时哑然失声,这就答应了?完全出乎大伙的意料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他完全可以摆脱陆思慧。

  不是说她不好,全屯子的男人哪个不想多看她两眼,靠山屯几十年没有这么美的姑娘。

  但是这种情况下,是个爷们就不能要她,赵晋琛是个国家干部,都被她算计了,谁还敢要她?

  “晋琛,你是不是傻了?”

  马春妮急得直拉他的衣襟,怕村长听到,她小声骂了儿子一句,简直就是恨铁不成钢。

  千载难逢的机会,村长都被逼的不能说话,他还自己往上贴?

  她抬手摸了摸儿子的额头,别是被气发烧了吧?

  “村长,我儿子病了,他的话不算数,这亲必须退,今天算计我儿子娶她,明天再算计我们全家养活她弟弟呢?”

  马春妮对着村长赔笑脸,想让他抬抬手装没听到得了。

  这个时候了,她还在抹黑陆思慧。

  赵晋琛莫名就觉得心头火起,不等村长开口,冲着他娘吼了一声:“娘,就这么定了,我娶她。”

  身为有武功的男人,平时在单位练武时,骑马蹲当,气运丹田,一声吼震住了全场。

  这气势,李耀祖都自叹不如。

  “赵婆子,你都不如你儿子懂事,白活这么大岁数,就照晋琛说的,明天照常过礼,大伙都散散吧!”

  村长李耀祖很高兴,就知道赵晋琛是个有担当的,关键时刻还是有力度。

  挥手驱散村民,没有再去理睬傻掉的马春妮,鄙夷的看了一眼膛目结舌的陆家山两口子。

  “快点回家吧,别在这丢人现眼。”

  陆思慧愕然的站在院子里,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在这种情况下,村长都同意退婚了,赵晋琛怎么还坚持过礼?

  周大娘眼睛湿润了,本来她都绝望的认为思慧这孩子只能找一个二婚头,亲事退了,孩子的名声被亲二叔二婶毁了。

  这是造孽啊!她的命真苦。

  可情况竟然在瞬间逆转,这是她始料未及,又令她欣喜若狂,紧抱着干闺女,在她耳边连声夸赞赵晋琛。

  “思慧,你的命真好,赵家大小子是个重情义的孩子。”

  陆思慧还是傻傻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她想过赵晋琛冷潮热讽,想过她可能暴跳如雷,想过他会和前世一样冷若冰霜,就是没想到他会让婚事继续。

  他还要娶她?那是不是还会和前世一样恨她?然后俩人是同一屋檐下的陌生人。

  不......

  这种生活她不想要,她想要过有自尊,不去讨好谁,看别人脸子的日子。

  “村长,我不同意结婚。”

  门口的人都散了,包括她那对缺德的二叔二婶,只有村长打算过来安慰她两句。

  陆思慧像是刚刚醒过来一样,一把拉住村长的胳膊连声对他说,声音不大,微微带着颤音。

  她是被前世那种冷暴力吓的,那种日子只要想一想就觉得浑身冰冷,她不要他再用看仇人的眼神看着她 。

  “思慧啊,阿伯知道你委屈,但是难得赵家小子肯担当,你还是嫁过去的好,不然你的一辈子就毁了。”

  李耀祖为难的看着陆思慧,尽管隔着衣服,他还是能感觉到孩子的手冰冷,抓着他很用力,就像是抓着救命稻草。

  这让他心里很难过,愧对老兄弟,没照顾好孩子。

  “嫁过去就能好吗?阿伯,你也看到马春妮是什么态度,满村里败坏我的名声,找这样的婆家,我连起码的尊重都不能有,阿伯,我只想带着弟弟安静的生活,供他上大学,完成我爸爸的遗愿,此生足以,至于结婚?思慧天生福薄,最多....一辈子不嫁人。”

  赵晋琛房间的窗户对着陆思慧家,夏天都是开着窗户睡觉,屋里不点灯也不怕进蚊子。

  他从陆思慧家回来后就把自己关到屋里,目的是怕妈唠叨起没完。

  没想到意外的听到陆思慧对村长说的话,剑眉紧锁,看向窗外。

  月色照在那个美丽的像是精灵一样的姑娘身上,使她看起来浑身透着浓重的忧伤,给人一种遗世孤立的感觉。

  她好像很痛苦?紧抓着村长的胳膊,说到最后不嫁人时,语气坚决,根本就不像是在装可怜。

  嘴唇干裂的疼,他这几天为了和她的婚事,上了不少火,这会儿刚刚有了决定,她那边又不干了。

  他是不是该庆幸她提出不嫁给他?这样他就能实现承诺去娶丁美娇?

  收回目光,他在犹豫,犹豫他离开村子她和弟弟怎么生活?

  虽然有村长和周大娘护着,可也有虎视眈眈的二叔一家,还有到处造谣,抹黑她名声的妈和孙家姐妹。

  一辈子不嫁人......

  他的耳边就回荡她这句话,久久不散.

  “赵晋琛,你给我出来,别躲在屋里。”

  木门被砸的山响,马春妮这次是动了真怒,边砸门边骂,气的都上不来气。

  “这是咋的了?回来就作?”

  赵大山一把扯住媳妇,厉声呵斥她,对别的孩子吼叫吵骂他就装看不到,维护她当妈的面子。

  可大儿子是家里的顶梁柱,是他的骄傲,被媳妇这么堵着门骂,他自然不能让。

  “老赵,我为的也是这个家,你的好儿子要娶那个祸水回来。”

  马春妮急的在地上直蹦,她酝酿这么多天,就为了晋琛能不娶那个死丫头,没想到最后事都成了,因为儿子一句话,明天她还得去过礼。

  今晚就是一哭二闹三上吊,也要逼着他答应不娶陆思慧。

  “我就说她是个狐.狸.精,这才几天功夫,就把我大哥迷住了。”

  赵晋川跟着马春妮站在一条战线上,说话很难听。

  “哗啦。”

  紧闭的房门突然打开,赵晋琛浑身寒意,像一面铁塔一样站在门口,寒眸冷飕飕的瞪着赵晋川,把他看的心底发毛。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