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赵晋川你听好了,那是你大嫂,以后我不想再听到你污蔑她。”

  赵晋琛愤怒的看着弟弟,不知道为什么,听到他说陆思慧的坏话,心里的火苗压都压不住,腾腾的窜起来。

  想到那个可怜的姑娘,她被至亲坑害,被未来婆婆嫌弃,满村里败坏名声,他心里的正义感就爆棚。

  即便在这些人的围攻下,她也没有把责任往他身上推,咬牙忍着这些人泼的污水,同意退婚,给他自由。

  这样的女人太伟大,他不忍心,也不允许自己为了一己私利,牺牲一个弱女子的一生。

  “晋琛,你糊涂,找一个有权有势的闺女,你以后的路就顺了,何必为了一朵狗尾巴花,放弃大好前程?”

  马春妮气的哭起来,她的大儿子一向听话懂事,怎么现在像是变了一个人。

  为了那个不要脸的狐.狸精,呵斥一直疼爱的弟弟,和她这个当妈的对着干?

  “妈,做人要有良心,我会为自己所做负责,您也一样,如果不是你满村子去败坏陆家闺女的名声,我也不会下决心娶她,这种时候,我不娶她,就是要害死一个无辜的姑娘,我不会像你那么自私。”

  赵晋琛看向母亲,他一直很敬重她,她说的话他一般都会听,但是这件事,他不能听她的。

  只要想到陆思慧面对众人的指责,脸色苍白的承受着,用单薄的肩膀挺起一个家,他的心就像是被人用刀捅了一下,不忍心?同情她?怜悯她?说不出是什么滋味。

  “你......你要气死我,好,你若是真敢娶她,我就吊死在你面前。”

  马春妮气的心口疼,她不甘心就这样放弃,看了眼门框,再看向扔在墙角的麻绳,她开始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。

  豁出去了,不能让儿子看着火坑还跳下去。

  冲过去拿起麻绳,赵明艳配合的好,跑过来抱住她的腰哭嚎起来:“妈,你不能死,你死了咱家咋办?我就没妈了,大哥你快点答应妈,快点啊......”

  “大哥你是不是非要把妈逼死才罢休。”

  赵晋川先是一愣,接到妹妹投来的眼神,马上就反应过来,痛心疾首的指责大哥,务必让他死了娶陆思慧的心。

  “妈,你这是逼我做不仁的小人,如果你非要这样做,我就退职回家种地。”

  赵晋琛看到她们三人之间搞的小动作,气的额头青筋暴流,直接扔出她们最怕的杀手锏。

  闹吧!大不了他退职,这些年他不说,不代表他心里没数,他这份工资妈是很看重的,不然不会害怕村长去单位告他。

  “你......你竟然为了一个狐.狸精不管我的死活?”

  马春妮本来就是想吓唬大儿子,没想到他会用退职来反抗自己。

  陌生人一般看着他,什么时候开始儿子竟然学会要挟她?

  一定是那个可恶的陆思慧迷住了儿子,她恨死她了。

  “妈,不行啊!大哥若是退职我的大学咋办?”

  人都是自私的,赵晋川听到大哥要回来种地,顿时就慌了,种地能有多少钱?一年够吃不够用。

  上大学要生活费,他如今在学校里就能体验到,人都有攀比心,若是他穿的破破烂烂,吃喝要省着来,城里人又怎么会看的起他?

  “妈,咋办?”

  赵明艳扯了扯马春妮的衣襟压低声音问题。

  “都别闹了,我同意老大的说法,都是村里人,你会不清楚?被男人抱过,陆家的姑娘能嫁人不?就算是能嫁人也是个二婚头,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两天你前串后跳都干了啥?我们老赵家是仁义之家,祖辈几代就没做过亏心事,早前咱家也受过思慧爸爸的照顾,远的不说,就说咱们村里的路,那可都是思慧爸爸采石头铺的,饮水思源,不能忘恩负义,这也是老大和那丫头的缘分,明天照常过礼,一样不能少。”

  一家之主赵大山愤怒了,凌厉的看着媳妇,这一次,他没有给马春妮留面子,坚决支持大儿子的做法。

  “爸。”

  赵晋琛看向父亲,那是一张被风吹日晒吹皱的脸,饱经风霜,又充满睿智,他更加坚信自己的想法。

  对不起,丁美娇,我和你毕竟尚未开始,祝福你早日找到好男人嫁了,今生我要为另一个女人负责。

  他在心里对自己的初恋告别,不管怎么样,他注定要负了一个女人。

  在城里的丁美娇远比陆思慧幸运,有疼爱她的父母,有令人艳羡的国营职工的身份,追求她的人很多,能找到对她好的人,没有他一样能活的风生水起。

  而陆思慧,她没有父母庇护,没有人为她遮风挡雨,对她家的房子虎视眈眈的二叔二婶,时刻想找她麻烦的孙家姐妹,他.妈的四处造谣,她一个小姑娘怎么活?

  “老赵,你这是害了儿子啊!”

  马春妮对着丈夫哭,但是她不敢多说,这个家,表面是她说的算,可她自己心里清楚,老赵发起脾气来,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。

  当初她和婆婆吵架,赵大山二话不说就将她赶出家门,当时她还以为他是吓唬自己,可回娘家半个月,他都不来接她,最后还是她自己灰溜溜的回来,从那之后,她就怕了他,再也不敢给婆婆脸子看。

  “害了谁?都是女人,你咋污水都往那姑娘身上泼?良心让狗吃了?想死,去村口老槐树,谁敢拦着我打断谁的腿。”

  赵大山怒视婆娘,他早就警告过她,不要把事情做绝,顺其自然,缘分老天爷都给安排好了。

  可她就是不听,满屯子前窜后跳,把陆家姑娘的名声败坏了,何尝不是把赵家的脸丢尽。

  马春妮看到丈夫火冒三丈的样子,手里的麻绳顺着手心滑落,她才舍不得死,好日子才开头,死了让他找后老伴吗?

  赵晋琛看到娘妥协了,缓缓吐出一口浊气,返身回屋,关门后,他靠在门上,疲惫的闭上眼,总算做了决定,心口一阵阵抽痛,但愿丁美娇能原谅他。

  眼前又浮现出那个倔强的姑娘,明天她会答应亲事吗?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