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思慧送走了周大娘,这会儿坐在院子里编花篮,还欠宁凯旋钱呢!早点还完利索。

  “姐,进屋睡觉吧!”

  陆少涵搬了板凳坐在姐姐身边,月色照在姐姐身上,给他一种错觉,她就像是随时会消失的仙女,陆少涵有些害怕,刚刚得到姐姐对他的关心,弥足珍贵,害怕失去。

  “你先去睡吧!姐要把这几个筐编完。”

  陆思慧温柔的看向弟弟,他今天为了保护自己,举起菜刀的一幕,还在眼前闪动。

  我家有儿初长成,她心里是自豪的。

  有了今天这一幕,以后二叔想算计他家就得思量思量。

  “姐,明天咱们真去村部立字据吗?”

  陆少涵犹豫了半天,才敢问出口。

  把家里的房子送给五保户住?咋能立这样的字据?

  “少涵,你认为二叔二婶为什么步步紧逼?”

  看到弟弟茫然的摇头,陆思慧停下手里的活,郑重的看着他。

  “还不是为了爸妈给咱们留下的家底?那天不是姐姐装病阻止你,现在失去一条腿的就是你了,如今二叔二婶撕破脸了,下一步就想登堂入室,咱们不破釜沉舟,怎么断了他们的贪念?”

  陆思慧叹口气,如果可能,她不想让弟弟知道这么可怕的一幕。

  这些腌臜事,根本就见不得光,骨肉至亲的算计,最寒人心。

  “姐,我听你的。”

  陆少涵打了一个冷战,这几天发生的一幕幕,尤其是今天,二婶当着全村人的面,往姐身上泼脏水,这让他对二叔一家有了排斥。

  “去吧!姐姐编完就去睡。”

  陆思慧见他听进去了,也不再多说。

  屋里点煤油灯浪费,还是就着月色吧!

  仰头看了眼浩瀚的夜空,繁星点点,明月散发着清冷的光辉,快到十五,月亮圆了。

  她的小波是不是已经投胎到好人家?

  赵晋琛睡不着觉,寂静的夜里传来姐弟俩的说话声,虽然听的不太清楚,但是也够令他震惊的。

  原来她的二叔二婶是为了她家的房子,怪不得几次三番的去找麻烦。

  忍不住坐起来,透过窗纱看向她家的院子。

  明亮的月色照在少女身上,月光给她镀上了莹白的光芒,这会儿她低着头,手里快速的翻飞着,手里的筐已经见了雏形。

  夜深人静,旁人家的灯都灭了,她却还在辛勤劳作?

  这是妈嘴里好吃懒做的丫头吗?

  想起白天的场景,她叫卖的时候,一点不觉得害羞,落落大方。

  遇到袭击,表现的很英勇,一幕幕不停的在眼前闪现,他竟然一直都没有从她身上移开目光。

  突然,他发现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靠近她家的院子,趴在围墙上,朝院里看。

  赵晋琛心一下子就提起来,忙穿鞋下地,迅速推门跑出去。

  屋外马春妮在跟一儿一女商量对策,就看到儿子像是离弦的箭一样冲出去。

  “晋琛,你干啥去?”

  马春妮站起来,冲着他的背影喊,回答她的是咣当一声关门声。

  “妈,我大哥可能是要去上厕所,别管了。”

  赵晋川不耐烦的说了句,他现在很心烦,自私的一面告诉他,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让大哥退职。

  可另一方面,他很讨厌那个水性杨花的女人,不想让她做自己的嫂子。

  更不想把房间腾出来给大哥做新房,自己则要去和爸妈住一个屋,虽然中间隔着帘子,但是也觉得不方便。

  自己一个房间多好,想干啥就干啥,学习看书都没事。

  再说陆思慧,一直静静的编着花篮,根本就没感觉到危险来临。

  寂静的夜,蟋蟀叫个不停,偶尔还会传来两声夜猫子的夜啼,听着有些瘆得慌。

  她突然感觉到后背的寒毛炸起来,好像自己被人偷窥的感觉。

  想了想,半夜了,她实在太胆大,还是赶紧进屋吧!大不了起早编花篮。

  装作什么都不知道,她站起来把花篮放在地上,快步朝屋里走。

  只要进屋了,把门插上就没事了。

  “噗通。”

  “腾腾.....”

  她先是听到有人跳进她家的院子,紧接着就是急.促的脚步声朝着她跑过来。

  “有贼啊!”

  她喊了一声拔腿就往屋里跑,却还是慢了一步,嘴被一双汗湿的大手捂住,脖子也被人勒住。

  那人像是有备而来,把她往仓房里拖。

  这让李思慧想起前世遇到的侵犯,这人劲特别大,手上都是汗,恶心的她想吐。

  双手朝后去抠他的眼睛,却只能够到他的脖子。

  眼看着就要被拖进仓房了,只要进去,不管出没出事,她的名声就毁了。

  用力去踩他的脚,身后的人传出一声闷哼,可能也因为这样激怒了他,这人对着陆思慧的太阳穴就是一拳。

  陆思慧当即晕过去啥都不知道了,那人像拖死狗一样把她往仓房里拖。

  月色下,袭击陆思慧的人双眼放着激动的光,村里的一枝花,他马上就能到手了。

  “住手。”

  一声厉喝传来,他吓了一跳,刚抬头就感到一阵风声袭面而来,偏头躲开。

  这才发现来的是赵晋琛,他一阵慌张,扔下陆思慧,拔腿就想跑。

  赵晋琛一把揪住他的脖领子,一个过肩摔,把他重重摔在地上。

  “饶命,我这就走。”

  他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,说了句就想跑。

  被赵晋琛一脚踹在腿弯处,脑袋上就中了重重的两拳,顿时眼冒金星,却还硬撑着,不跑不行啊!被抓住了是要判刑的。

  “谁?”

  陆少涵拎着菜刀冲出屋,看到院子里扭打在一起的两道黑影,他举着刀颤声喊了句。

  “是我。”

  赵晋琛沉声对他说了一句,扭脸的功夫,那人挣开他的桎梏就跑。

  赵晋琛抓起地上的板凳砸向他,那人发出一声哀嚎,摔下院墙,等赵晋琛追出去,人已经没影了。

  “姐,姐,你醒醒啊!”

  陆少涵看到地上晕倒的姐姐,忙过去抱起她,连声呼唤。

  “送她去医院。”

  赵晋琛过来二话不说,就把陆思慧背在身上,心里像是着了火一般,迈大步就往院外走。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