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思慧觉得自己像是坐在小船上,忽上忽下,感觉很不安稳。

  “放开我,放开我。”

  她猛然惊醒,感觉自己被人背着飞跑,她尖叫着拍打那人的头。

  前世的噩梦再现,她要和他同归于尽。

  伸手去抠他的眼睛,这是仅次于裆部的脆弱位置,才不管后果,瞎了最好。

  前世的时候,她就是怕承担责任给人看病,才晚了一步,结果......

  梦靥再现,她疯狂了,把对那人的恨意,都转化为力量。

  “是我。”

  就在她的手离着赵晋琛的眼睛只有十厘米的时候,赵晋琛抓住她的手,把她放在地上。

  低沉的声音里,带着一点气喘,他背着她跑了一半山路,没想到她会醒来?

  “觉得哪里不舒服?咱们现在就去医院。”

  陆思慧愣愣的看着他,眼泪似断线的珍珠往下落,前世被坏人侵犯的时候,她就疯狂的喊他的名字,希望他能来救自己。

  “别怕,没事了,他没......占到你便宜。”

  看到她哭,赵晋琛的心里突然像是被人用大手揪住,掏出手绢帮她轻轻擦着眼泪,说话的时候,他的脸有些红。

  “谢谢,谢谢。”

  陆思慧从最初的脆弱中清醒过来,手绢上还带着属于他的气息,她记忆深处的味道。

  不愿意在他面前落泪,不喜欢自己的脆弱被他看到,擦干净眼泪后,她强撑着站起来。

  “小心。”

  赵晋琛一把扶住差点摔在地上的陆思慧,微微皱眉,都这个时候了,还这样要强做什么?

  陆思慧头晕目眩,那人砸了她的头,也不知道用什么砸的,她一站起眼前就是黑的。

  靠在一个结实的怀抱里,呼吸间都是他身上的男人味,带着淡淡的肥皂和汗水混合的味道,她恐慌的心,在这一刻安定下来。

  他救了她,今生噩梦没有重演?

  陆思慧大口喘息着,脸贴在他的胸.口,清晰的听到他急.促的心跳声,她有些贪恋他怀抱的温暖,却硬逼着自己远离。

  “对不起,我头晕,坐会儿就好了。”

  她跌跌撞撞的后退,陆少涵在后面气喘吁吁的追过来,赵晋琛背着大姐,他轻身一个人跑,都没追上。

  “姐。”

  这一次是他扶住了差点摔倒的陆思慧,心疼的喊了一句,眼泪就掉下来。

  他恨死自己了,咋就不能陪着姐姐呢!

  “我没事,别哭,男人流血不流泪。”

  陆思慧伸手擦去弟弟脸上的泪水,低声命令他。

  她想把弟弟培养成男子汉,而不是哭巴精。

  “去医院检查一下吧!”

  赵晋琛皱眉看着陆思慧,她是不是太坚强了,难道就不需要人关心吗?

  这个时候还能说出男人流血不流泪?

  “也就是脑震荡,我现在意识清楚,应该没大毛病,穷人家没那么娇气。”

  陆思慧摇摇头,她舍不得钱,再说......也没有那笔钱。

  靠在弟弟单薄的肩膀上,远没有赵晋琛的怀抱能给她安全感。

  但是那怀抱是属于别人的,与她无关。

  “是不是担心钱?我这有,检查一下放心。”

  赵晋琛突然明白她为什么会拒绝,忙帮她解围。

  “不用了,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,就是头晕,没事的。”

  陆思慧脸色苍白,双.腿软的像面条,却还是硬撑着。

  “听我的。”

  赵晋琛拿出在男子汉的魄力,大手一挥,他的决定不容人质疑。

  过去背起陆思慧,迈开大步朝城里走。

  陆思慧羞红了脸,心也开始不受控制的咚咚跳起来。

  前世和今生,俩人有过的肌肤之亲就是他救她那次。

  她努力撑开身体,不让自己胸.前的柔.软碰到他坚实的后背上。

  可这样一来她就很辛苦,走的还是山路,就算是赵晋琛再想稳住,也难免会有颠簸。

  陆思慧难受的同时,赵晋琛也是面红耳赤。

  本来救人是没多想的,之前背着她心里也没有异样的感觉。

  可这会儿不一样了,她醒了,还努力拉开俩人之间的距离,偏偏偶尔她就撞到他后背一下。

  那感觉简直让他如坐针毡,柔软的碰触,少女的馨香,飘进他的鼻息,触动他的身心。

  真想把人就放下算了,扶着她走也好过受这种折磨。

  但是,强烈的责任心,让他不能那么做。

  他亲眼看着那人猛砸她的头,不检查一下,不放心。

  陆思慧刚开始的时候还能支撑,可到了后来,脑袋昏昏沉沉,加上赵晋琛的后背就像是温暖的港湾,她忍不住靠在上面沉沉睡去。

  双手自然的垂下,脑袋靠在他的脖颈处,这可就是亲密无间了。

  赵晋琛感觉后背就像是烧着火一样,烤的浑身热血串流,苦不堪言,她的呼吸,发丝更是不时侵扰他,令他度日如年。

  好不容易到了县里,找到市里最好的人民医院,挂号做检查。

  这个过程中,陆思慧一直没有醒来。

  她好像做了一个好长的梦,梦里的一切都是她不想回顾的。

  两天后,她才在刺鼻的药水味中醒过来,睁开眼,入目都是刺眼的白色。

  眼前是一片模糊,她闭闭眼再次睁开,这次看清楚了,一个吊瓶,就挂在点滴架上,药水一滴滴的流下,顺着透明的管子流进她的血管里。

  “姐,你醒了。”

  清瘦的少年端着脸盆走进病房,他的神情看起来很疲惫,却在看到陆思慧睁开眼睛后,笑的阳光灿烂。

  “嗯,姐醒了。”

  陆思慧看到弟弟后,微微扬起嘴角点点头。

  她还活着,弟弟也活着,这就好。

  “有水吗?”

  嗓子处像是要冒烟,陆思慧看向弟弟,和他讨水喝。

  “有。”

  陆少涵忙放下脸盆,端着白瓷缸递给姐姐,这里面是凉开水。

  “真好喝。”

  陆思慧喝光了半缸子白开水,甘甜的水滋润了她干涩的嗓子,也让她感觉自己又精神起来。

  陆少涵接过空杯子放在小茶几上,透了毛巾想帮姐姐擦脸,被她伸手要过去自己擦。

  小声问了一句:“姐,饿不?”

  “不饿。”陆思慧敷衍了一句,毕竟这是医院,治病吃饭都要钱,她不想让弟弟为难。

  “醒了?”病房的门被人推开,低沉磁性的声音,把她的目光吸引过去。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