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少涵还是第一次用这种语气和姐姐说话,如果没有赵晋琛,他一个人,根本无法把姐姐送来医院,如果没有他给付款,自己求告无门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姐姐昏迷不醒,还有这两天吃的喝的,都是姐夫买来的,姐姐这样就是忘恩负义。

  爹活着的时候告诉过他,受人滴水之恩,必当涌泉相报,意思就是得到别人一分帮助,要用十分去回报。

  “少涵,你不明白,你就当姐姐配不上他好了。”

  陆思慧看着弟弟,少年那双清澈的眸子里写满对赵晋琛的感恩,她能说什么?

  “姐,十里八村,能找出比你水灵的姑娘吗?怎么就配不上姐夫了?”

  陆少涵听到姐姐的话,心里难过,旁人说的他听到过,可他最了解姐姐,她爱美,但是她从来不风.流,没有和任何一个男人说笑过,包括对他,一直都是冷冰冰的。

  “少涵,你不明白,不是看起来般配就是好的,姐姐和赵晋琛根本就是两条平行线,永远都无法交集,这点你明白吗?”

  陆思慧手按着太阳穴,疲惫的和弟弟解释着。

  前世的时候,她就是和弟弟一样的想法,认为自己年轻漂亮,是大山里的金凤凰,完全配得起他赵晋琛。

  但是当她面对那个丁美娇的挑衅时,才发现,自己在她面前,不过就是一直秃尾巴的山鸡,真正的金凤凰是她。

  “姐。”

  “我要上厕所,你不要再说了。”

  陆少涵还想劝陆思慧,而她并不想听,因为听了只会让她想起前世自己的不堪。

  陆少涵忙过来帮她穿鞋,却被她要强的推开。

  “我自己来,还没到需要人伺候的时候。”

  头还是很晕,陆思慧咬牙坚持着,这时候,除非高干病房,其他的普通病房里都没有厕所。

  所以她必须去公厕,陆少涵站在一旁,紧张的盯着姐姐,只要她摔倒了,他就马上过去扶着。

  陆思慧刚下床的时候,头还是晕的,走了两步好多了,她深吸一口气,给大脑补充氧气,摆手让弟弟止步。

  “你把包子都吃了吧!姐姐吃不进去油腻的,一会儿帮我买点粥,我去的是女厕,你不要跟着。”

  说完她拉开病房走出去,脚底下像是踩着棉花,她怕摔倒了,就一直扶着墙慢慢前行。

  陆少涵追出病房,被她厉色喝止:“回去。”

  “姐,小心点,有事大声喊。”

  陆思慧脸色很冷,陆少涵有些害怕,只得止步,看着她关心的补充一句。

  “嗯,知道了。”

  陆思慧脸色柔和下来,淡淡的应了一声,厕所不远,她自己可以的。

  两天没吃东西,加上被重击头部,她走几步,额头上就冒了虚汗。

  停下脚步,用病号服的袖子擦了把头上的虚汗,苦笑一下,继续前行。

  “原来你病了?”

  一个惊喜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,这声音很耳熟,带着一丝慵懒的贵气。

  回头看向声音的主人,陆思慧勉强挤出一丝笑容:“是的,放心,我是不会吞了你那几块钱的。”

  宁凯旋今天没有穿外套只是穿着一件白色的半截袖衬衣,黑色的长裤,腰间扎着牛皮腰带,脚上是黑的发亮的皮鞋。

  他单手插在兜里,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,只是不同的是,原本他的眼睛里都是自我欣赏的神情,现在是惊喜,就好像是看到多年未见的好友一样。

  “哈,我也没说你吞了我的钱,怎么回事?病的好像不轻呢?”

  宁凯旋自从和陆思慧约定之后,就天天盼着她能来,结果,一次次的失望,两天了,这姑娘始终不见,难道是贪了那几块钱的便宜?

  他不愿意这么想她,一直坚信她有事来不了了,不然不会爽约。

  看着她面色苍白,那双璀璨多情的桃花眼,此时蔫蔫的,脸瘦了一圈,更显得楚楚可怜,宁凯旋的目光就移不开了,掏出裤兜里的手绢递过去。

  “擦擦汗。”

  陆思慧看着叠的整整齐齐的格子手绢,没有伸手接,在后来的世界,手绢不算什么,但是在七十年代末期,手绢还是奢侈品,一条要一块多。

  工资才多少钱?三十左右块钱,高级技工才40多块钱,她不想再欠他的。

  “不需要,我会把花和花篮给你送去,现在抱歉,我暂时不能出院。”

  她喘息着说完这番话,相信他也不是不讲理的人,实在逼急了,她就还他钱。

  “没关系,我可以等,你还是养好病再出院,不着急。”

  宁凯旋笑的阳光灿烂,那几块钱他根本就没放在心上。

  “那好,再见。”

  陆思慧真是尿急了,该交代的都交代了,自然就不想再废话,转身就走。

  “哎,我忘了问你的名字。”

  宁凯旋可舍不得就这样结束对话,追了两步,没话找话。

  “陆思慧,我好像说过。”

  “哦,我这不是忘了吗?我叫宁凯旋,你叫我凯旋好了,我出生的时候,正好是我爷爷凯旋而归之时,所以就叫了这个名字。”

  宁凯旋跟着陆思慧,一直笑着和她说话,她越是不理睬他,他越想和她说话。

  “嗯,我记住了。”

  陆思慧看了眼不远处的厕所,加快了脚步。

  心里想的是摆脱宁凯旋,这人有点嘴碎,絮叨的烦人。

  可因为她心急,忘记自己是大病初愈的人,脚底下一软,差点就摔倒在地上。

  “小心。”

  宁凯旋一把扶住她,当抓住她的胳膊的时候,才发现这个姑娘好瘦,那纤细的手腕,不堪一握。

  “谢谢,我自己可以的。”

  陆思慧抽回自己的手,拒绝他的帮助,咬牙坚持着自己往前走。

  “还挺倔的。”

  宁凯旋看着自己空下来的手,嘴里喃喃的自语,眼看着陆思慧进了厕所,他没急着走,等在外面。

  自己都不明白自己,那么多喜欢他的小姑娘,他看都懒得看一眼,怎么独独对这个农村小丫头上心呢?

  点燃一根香烟,深深吸一口,缓缓吐出,烟雾缭绕中,他眼神有些迷茫。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