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一个朋友。”

  陆思慧回头看到弟弟满眼警惕的样子,淡淡的回答一句,绕过他进了病房。

  病房里还有其他病人,陆少涵想追问,又怕旁人听到,只能满怀心事的坐在姐姐病床前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  陆思慧看到了,也只装作没看见,脱鞋上.床,盖上薄被闭目养神。

  那晚到底是谁?前世的此时可没有这个人的出现,她苦思冥想也想不出是谁?但是他的胳膊应该是被她抓坏了,不过也可能挠的不是他的胳膊。

  这个人不找出来,她在村里住的不安生。

  现在自己退婚了,又被喧嚷成不正经的女人,打她主意的人不会少。

  那晚的情况,若是再遇到,她未必能有今天的好运。

  难道还要嫁给他?用他的身份庇护自己和弟弟?

  头好疼,只要想到再次和他在一个屋檐下生活,每天看到他冷冰冰的脸,她就上不来气,心里头像是被压上一座大山。

  “呼。”

  翻转身,不愿意被弟弟看到她忧愁的样子。

  “晋琛哥是个好人。”

  陆少涵看到姐姐皱眉了,他低声嘀咕一句,知道她能听得到。

  反正在靠山屯,他就崇拜赵晋琛,认为只有他能配得上姐姐。

  陆思慧没有吭声,闭着眼干脆装睡。

  赵晋琛生气的离开医院,走在大街上被灼热的太阳照着,更觉得闷的慌,伸手解开风纪扣,想了想,又重新系好,男人的形象他必须保持。

  “大哥。”

  一个清脆的女声透着几分欢喜在他耳畔响起,听着有些耳熟,他侧目看过去,原来是张老师的闺女张秀敏,小姑娘白底粉花的的确良衬衣,蓝色的迪卡裤,正对着他俏生生的笑着。

  眼睛亮晶晶的像两颗黑葡萄,整个人洋溢着青春活力。

  “你好。”

  赵晋琛淡淡的应了一句,黑眸里波澜未动,没有一丝热情劲,打声招呼就想离开,心情不好,不愿意多说话。

  心里还想着那个不领他好意的陆思慧,当他逼婚呢?

  看到他明显的冷淡神情,张秀敏眼神闪过一抹失落,她自认为长得不错,在学校好多人追求她呢!

  眼珠转了转,再次露出灿烂的笑容,男人么,冷酷一点才有男人味,她喜欢他的男子汉气质。

  “大哥,我要去买点东西,你能帮我送回去吗?”

  “不好意思,我还有事。”

  赵晋琛扫了她一眼,感觉这姑娘就是故意套近乎,这离着她家也不远,用不着自己帮她。

  迈步就走,当真一点不给她留机会。

  “真是的,不解风.情,榆木疙瘩。”

  张秀敏揪着自己的小辫,看着赵晋琛头也不回的走了,气的她直跺脚,小声嘀咕一句。

  “谁呀?”

  张老师骑着自行车放学回家,远远的就看到闺女和一个男人说话,然后就见她跺脚,嘟嘴在生气。

  下了自行车,看向赵晋琛的背影问闺女。

  “没谁。”

  突然听到爸爸说话,把张秀敏吓了一跳,脸上微微泛红,就像是被爸爸发现秘密一样,急匆匆的扔下一句,转身就跑。

  “这背影看着有些熟悉,好像是赵晋川的大哥?”

  张老师喃喃自语,主要是他对这个男人的印象很深刻。

  联想到闺女刚才的举动,他有些恍然大悟。

  有些矛盾的自言自语:“哥哥也不错,弟弟也不错,考上大学那就是金凤凰,但是只能选一个,不好选啊!”

  赵晋琛一路走回家,快到村口的时候,心里的怒气才消了些。

  望着村口的方向,他的眉心忍不住蹙紧,那个人到底是谁?不抓到他,就是村里的隐患。

  知青点

  孙国栋狼狈的站在大树下,望着知青点的大门,这几天他呆在山里,快成野人了。

  踌躇的走到知青点门口,心里越发的忐忑,生怕再被周百川用洗脚水泼出来。

  “呦呵,这不是孙国栋吗?这家伙造的,像个野人,风度翩翩哪儿去了,白衬衣呢?”

  张八一从知青点里走出来,在看到狼狈不堪的孙国栋时,嗤笑一声,还是冷嘲热讽。

  “......”

  孙国栋攥紧拳头,虎落平阳被犬欺,他忍了,早晚有一天他要将他们都踩在脚底下。

  “还有脸回来啊?”

  周百川听到张八一的话走出屋,冷冷的斜了他一眼,却没有再赶他走。

  孙国栋真出了点啥事,他这个知青点的队长吃不了兜着走。

  “我是知青点的人,不回来能去哪里?”

  孙国栋抬头看着周百川,尖利的指甲陷进手心的嫩肉中,他心里的怕意反倒没了。

  他就算是犯法了,也轮不到周百川治他的罪。

  “呦呵,百川,看看,耍光棍了。”

  张八一在一旁挑坏,看到孙国栋的狼狈样,他心里咋那么高兴。

  白衬衣没了,背心一条条的粘在身上,都变成黑灰色了,脸上胡子拉碴,头发里全是草棍。

  知道的是知青,不知道的以为是野人呢!

  “给知青丢脸,快点去洗洗,县里知青办今天来检查。”

  周百川踹了孙国栋一脚,对他下了命令。

  孙国栋吐了一口浊气,虽然憋屈,但总归是不用再呆在山上做野人了。

  “真臭,这味道难闻死了。”

  路过张八一身边时,他捂着鼻子,还用手狂扇,嘴里边说着风凉话。

  孙国栋的拳头攥的更紧了,心里的怒火开始膨胀,真想一拳打死张八一,还有所有嘲笑过他的人,尤其是那个陆思慧,她把他害的好惨。

  “咋的,想揍我?来啊!老子等着。”

  当着周百川的面,张八一开始逼孙国栋,只要他动手,等知青办来了,他就告状,连同他和陆思瑶钻树林的事,他全说。

  让他总觉得比别人高一等。

  “八一,行了,孙国栋,快点去收拾干净。”

  周百川拉住张八一,孙国栋该受的教训也差不多了,他不想再闹大。

  孙国栋打了盆凉水,在屋里猛搓身上,白嫩的肌肤全被搓成血红色,火辣辣的疼,眼神越来越阴鸷,他要报复,他要陆思慧付出代价。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