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大门外飞奔进来一个姑娘,她跑的气喘吁吁,看起来很着急,进门就扬着手朝周书记喊着。

  “你找我?”

  周书记皱眉看了眼来人,挺漂亮的一个小姑娘,不过他不认识。

  “是......首长,我是他对象,我叫陆思瑶。”

  陆思瑶开口说话的时候,羞的脸色涨红,但是她不能不说话,如果她不吭声,孙国栋被抓走了,她怎么办?

  “和他被人抓现形的是你?”

  周书记眼神嫌恶的看着她,小小年纪不学好,带坏他们知青点的知青。

  失望的看了眼孙国栋,成分不好的人思想果然腐烂,这种龌蹉事都能做出来。

  陆思瑶被周书记瞪的不敢抬头,这种事说出来太丢人,走这一路被指指点点,她被说的抬不起来头,感觉自己就是阴沟里的老鼠,出来就被打,

  这会儿被周书记如此直白的询问,更是涨红了脸,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,咬唇不敢回答,只能微不可见的点点头。

  “这么说,不是他强迫,你是自愿的。”

  周书记瞪着面前的小姑娘,这会儿知道害臊了,早干什么去了?他一点面子没给她留,自己不要脸,就别指着别人尊重你。

  陆思瑶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,院子里站着十来个人,院外还有村民磕着瓜子看热闹,她一个没出门的大姑娘,若是点头承认是自愿的,这以后她还怎么在村里抬起头。

  “先把孙国栋带回去。”

  周书记不再看他,吩咐手下把孙国栋带走,他决定严惩,就按举报信上的强.奸处理,把孙国栋送到监狱里去。

  “周书记,我俩真的是两情相悦一时没忍住才做错事的,思瑶,你快点和书记说。”

  孙国栋被人驾住往车上塞,吓得他不顾形象的大吼大叫,催着陆思瑶承认。

  “别把他带走,我们是自愿的,都商量要结婚了。”

  陆思瑶见心上人要被抓走,吓得连忙张开手臂拦在车前,也不管还有村民和其他知青围观,大声嚷嚷起来。

  “真丢人,这若是我家闺女,腿给她打断了。”

  “陆家怎么教出这种闺女?”

  “不要脸,丢了靠山屯的脸。”

  “她妈不是总笑话别人吗?闺女在这里给她现眼了。'

  “报应啊!陆老二两口子不做好事,欺负大哥留下的孩子,结果闺女跟人鬼混,丢祖宗的脸,儿子腿没了一条,老天爷长眼睛呢!不能随便昧良心。”

  村民的议论才不怕陆思瑶听到,声音都很大,嘲笑声此起彼伏,陆思瑶恨不得捂住耳朵躲起来。

  人群里的张秋花都没敢出面,转身灰溜溜的走了。

  本来听到信说,是县里来人了,她想告孙国栋,给自己家找回点脸面,可闺女自己不争气,跑来承认是自愿的,她再出去告也没用,反倒是丢人现眼。

  心里把孙国栋恨透了,骂了他祖宗十八代,却也无可奈何的接受现实。

  “既然如此,就马上登记结婚,别丢人现眼,不结婚就判刑,自己选,不过就算你们结婚,这事造成的影响也很坏,既然做了山里人的女婿,孙国栋取消回城资格,这辈子都别回城了。”

  周书记气坏了,当众宣布决定,孙国栋听后面如死灰,一辈子留在这大山中做个农民,他不甘心、

  “周书记,不要啊!我还想考大学,求您高抬贵手。”

  孙国栋双膝发软就想给周书记跪下,那是他回城唯一的希望。

  “就你这种思想品德败坏的人,还想上大学?没门。”

  周书记拂袖而去,把孙国栋晾在当场,他愣愣的看着吉普车开走,仿佛看到自己的人生跌入深渊,一辈子都看不到希望了。

  目光移向环村的大山,他觉得自己就像是孙悟空,被压.在如来佛的五指山下,永无翻身之日。

  张八一开心的咧着大嘴,对着孙国栋落井下石:“多好啊,滚树林白得一个水灵灵的媳妇,留在靠山屯也不错,饿不死。”

  孙国栋缓缓握紧拳头,愤怒的瞪向张八一,一定是他,他为了抢回城的指标跑去写了举报信。

  头被怒火烧晕,他冲过去对着张八一就打,疯了一样宣泄心头的愤怒。

  “你疯了,再闹就给你送到知青办去。”

  周百川力气大,上前抱住孙国栋的腰把他摔在地上,庞大的身躯扑过去,压.在他身上将疯狂的他制服。

  孙国栋本就是个柔.弱的书生身体,哪里经得住他这一记猛摔,躺在地上眼前直冒金星,突然他张开大嘴,凄厉的嚎哭起来,为了他的进城梦落空而哭,为了这些日子东躲西藏的苦难生活哭,为了一辈子都要留在这大山中,娶一个不爱的女人哭。

  陆思慧静静的站在知青点门口,看着躺在地上不顾形象,哭的像个小孩的孙国栋,她的嘴角微不可见的扬起。

  “少涵,咱们回家。”

  平静的转身,喊弟弟回家,报复的快.感,让她觉得头脑轻松,心头的乌云像是散尽,环绕的群山是那么美,湛蓝的天空是那么蓝,一切都朝着她的预想走。

  仰头看着天空中的白云,仿佛看到小波那清澈干净的双眼,他在对着她甜甜的笑,张开手臂喊妈妈。

  “小波,妈妈给你报仇了,你看到了吗?”

  陆思慧美丽的桃花眼中浮动着一层水雾,小波的脸变得模糊不清,抬手擦去眼里的泪水,却发现一双带着审视的深邃黑瞳。

  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

  赵晋琛皱眉看着陆思慧,她刚才是在哭吗?那双清澈的美目像是被水清洗了一样,看起来像是一只可怜的麋鹿,让人心生怜惜。

  他很不喜欢这种感觉,移开目光,声音低沉的问了一句,话里带着质问。

  “这是医院退回的押金,住院两天花了十块钱,我尽快还你。”

  陆思慧把手里的四十块钱递过去,她不想欠这个男人的。

  “.......”

  赵晋琛没有开口,看着她递过来的钱,拿钱的手很白,在阳光下像是上好的羊脂玉,眉心忍不住锁起,她一定要和他算的这么清?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