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他不接钱,陆思慧直接塞进他手里,和他擦身而过,他身上的气息飘进她的鼻息中,很熟悉,想起来那晚,他背着她去医院的场景,狠下心不抬头,那是他善良的一面,她不该多想。

  赵晋琛看着手里的钱,她就这么塞给他了?侧脸望向她,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再没有看他一眼。

  “傻儿子,钱给这女人花,你是不是缺心眼?”

  手上一空,钱被人抢走了,随即响起熟悉的声音,是他.妈马春妮。

  “妈,这钱你不能拿。”

  赵晋琛想伸手把钱拿回来,这是他仅有的私房钱,每个月几乎把津贴都邮寄回家,这些还是他做任务给的奖励,没有交回家,是因为他喜欢读书,看到好书,需要有钱买。

  “我不能拿?给她花?好啊!媳妇还没娶进门,你就和家里分了心眼,这钱我还就拿定了。”

  马春妮一听勃然大怒,把钱直接揣到兜里,家里用钱的地方多,老大竟然留私房钱?

  赵晋琛皱眉看着他,妈就是见钱眼开,贪得无厌,转身就走,不再和她纠.缠。

  “诶,你怎么走了?啥意思?跟我发脾气是不是?说,是不是那个狐.狸精把你带坏的。”

  马春妮在后面紧追不舍,她不觉得自己做的没理,反倒因为儿子给她摆脸子而生气。

  更是恨上了陆思慧,儿子原本孝心,现在和自己离心离德,一定是她教唆的。

  “妈,请你学会尊重人。”

  赵晋琛猛地站住脚步,转身怒视母亲,马春妮没料到他会突然转身,一头撞在他身上,被撞的头昏眼花。

  揉着额头不敢相信的看着儿子,气恼的咆哮起来:“你要我尊重她?是不是想让我给她当小媳妇?”

  “妈,你说的是啥话?”

  赵晋琛气的脸都红了,怎么会有他.妈这种女人,胡搅蛮缠也就罢了 ,啥话都敢说呢!

  “我.......我说啥了?我就说你娶了媳妇忘了娘。”

  马春妮也反应过来,她这话说的有毛病,心虚的移开目光不敢看儿子。

  怕周围人看到母子争执丢她的面子,更怕别人听到她刚才的话,说她老不要脸,扔下一句灰溜溜的往家走。

  他们母子的争吵被张翠红听到,她眉心皱起来,看样子陆思慧把赵晋琛迷住了。

  陆思慧不知道这娘俩的争吵,带着弟弟回到家,以头晕做借口躺在炕上闭目养神。

  心里想的是孙国栋的事情,她明明算计的很好,只要知青办知道这件事,到村里调查,依照张秋花的性格,铁定说他是强.奸,那孙国栋就一定能被判刑,最少七年。

  可是没想到,陆思瑶会蹦出来保他,自愿承认和他是对象,连自己的名声都不顾了。

 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,孙国栋命不该绝,下次她该用什么办法让他永世翻不了身呢?

  叹了口气,最近步子迈的有点急,锋芒毕露,容易让敌人警惕。

  突然她从炕上坐起来,想起来正经事还没有办,忙穿鞋下地。

  起的太猛,身体本来就没恢复,她大头朝下摔在地上。

  “姐,姐,你要啥咋不吱声?摔坏没有?”

  陆少涵在厨房做饭,听到咕咚一声,忙跑进屋,当看到姐姐趴在地上时,紧张的过去扶起他,眼底都是心疼。

  “姐没事,走,咱们去找村长,正经事还没办呢!”

  陆思慧揉着膝盖,估计是青了,但是她不打算理,拉着弟弟就往外走。

  “干什么去?”

  陆少涵不明就里,姐姐怎么说风就是雨?

  “去找村长, 立下凭据。”

  陆思慧拍了拍身上的浮土,眼神坚决的对弟弟说,她虽然现在还头晕,但是不管了,早一点把协议写了,二叔一家也能早一天死心。

  “姐,真立啊?”

  陆少涵有点舍不得,这房子是爸爸的心血。

  “少涵,协议又不是现在就把房子给村里,是咱们姐弟俩如果有意外了,这房子给村里,省的旁人惦记。”

  陆思慧的眸光变得冰冷,为了这房子,她苦了一生,弟弟丧命。

  好像自从盖起来这房子,她家就没好过,先是妈妈病死,后来爸爸采石掉下山摔死,然后自己被骗,弟弟断腿自杀。

  “好吧!”

  耳边传来弟弟不情愿的声音,陆思慧深深的看了他一眼,没有再多说什么,他只要肯去签字就行,现在不懂,以后就明白了。

  姐俩走出院子,隔壁的周大娘在院子里晒蘑菇,她和思慧去县里才发现,闺女说的对,这些木耳蘑菇山里人不当好东西,可城里人却当宝贝。

  “思慧,你可回来了。”

  看到陆思慧,周大娘忙站在矮墙前和她说话。

  两家的隔墙只有半人高,迈腿都能过去,说话很方便。

  “是呀!干妈,这两天麻烦您给看家了。”

  陆思慧笑了笑,阳光下她的皮肤苍白的没有血色,看着就带着林黛玉似的病态美。

  “说啥呢!我不是你干妈吗?本来想去医院看你了,但是有晋琛在,干妈想给你俩单独相处的时间,就在家里帮你看家,你那个贪心的二叔二婶,真是不要脸,跑来想拿你家东西,被我给骂跑了。”

  说起这事,周大娘就生气,那两口子怎么好意思?偷亲侄子侄女的东西?也不怕死去的大哥半夜找他算账?

  “谢谢干妈。”

  陆思慧笑了,有她在,就不用担心不要脸的二叔二婶。

  “你们干啥去?”

  看出陆思慧要出门,周大娘忍不住关心的问了一句,这孩子脸色不好,怎么不在炕上躺会儿?

  “干妈,我们去找村长,还记得那晚我的话吗?把这房子的事定下来。”

  陆思慧凄惨一笑,有一点办法,她都不会这么做。

  “真要这样啊?你可想清楚,这房子是你爸的心血。”

  “我想清楚了,不过就是个房子,人比它重要。”

  周大娘还想劝,陆思慧的神情却变得坚决起来,看向弟弟的目光很复杂。

  “少涵,姐以后一定让你住上比咱家好上十倍的房子。”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