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大娘百感交集,她也清楚不这样做,那对不要脸的夫妻,不会断了骚扰他们的心思。

  陆少涵扶着姐姐,不管她做什么决定,他都愿意听她的。

  姐俩相扶着朝村长家走,路过二叔家时,听到屋里传出打骂声,还有陆思瑶的哭声,听着很压抑,像是极力压抑着哭声似的。

  陆思慧嘴角微微勾起,这才哪儿到哪儿,陆思瑶哭的日子在后面呢!

  想也知道二婶和二叔为什么打她,骂她,放在手里宠了十几年的闺女,二婶舍不得让她下地,就是为了让她嫁到城里,她好跟着享福。

  这一下子,跟了个成分不好的知青,还是以这种丢人的方式,她能不气吗?

  远远看到知青点,院子里的小汽车已经开走了,孙国栋傻子一样站在那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?

  眼里闪过一抹恨意,这次没有至他于死地,慢慢来,她总不会让他好受就是了。

  很快到了村长家,他正在小菜园里锄草,他家的院子收拾的归归整整,比一般家里都干净。

  “村长阿伯。”

  陆思慧没有急着进院,就站在院外喊他。

  “思慧回来了,不是病了吗?这么快就好了?”

  李耀祖看到陆思慧,忙把手里的锄头放下,热情的招呼她进屋坐。

  “我病好了,谢谢阿伯关心。”

  陆思慧有礼貌的笑笑,推开院门走进院子。

  李耀祖在院子里拽了两个柿子,用水洗了递给陆思慧和陆少涵。

  “吃一个解解渴,阿伯家也没啥好东西。”

  “这怎么好意思?”

  陆思慧脸红了一下,现在产量低,一般自己家院子里种的自己都舍不得吃。

  “客气个啥?就一个柿子,吃了还能药到?快点吃。”

  李耀祖板起脸,对陆家姐弟下了命令。

  “谢谢阿伯。”

  陆思慧没办法,拿着柿子小口的咬着,甘甜的味道在口腔里迅速蔓延,赶走了原本的苦涩。

  “思慧来找阿伯是有事吧?”

  李耀祖坐到板凳上,指着身边的小板凳让姐弟俩坐。

  “嗯,是有点事,就是那天晚上我说起的,想到村支部写个协议,我和弟弟如果有意外没了,这房子就归村上。”

  陆思慧听到村长问,忙把来的目的说了一遍。

  “这事?想好了吗?”

  李耀祖愣了一下,这才想起来,那晚他还以为陆思慧只是为了吓唬她二叔呢!没想到是真的?

  “想好了,我和弟弟都决定了。”

  陆思慧点点头,声音坚决,没有一点后悔的意思。

  “好吧!我召集一下村里的领导班子,一起做见证,给你盖上公章。”

  李耀祖点点头,既然孩子决定了,他也不深劝,到底是做村长的人,自然看的明白,陆家山两口子到底为了啥闹腾?

  村里现在召集村民开会,就拿着个锣猛敲,谁让没有电,不然大喇叭一喊多省劲。

  好在大夏天家家户户都开着窗,听到锣声便知道是村长着急开会,都三三两两的往村支部走。

  “村长这是要干啥?”

  “谁知道了,可能上面有文件要传达吧!”

  村民一路议论着,陆家山两口子则显得心神不宁,本来是不想来的,这两天提心吊胆,到底是没看到陆思慧跑到村里立什么协议。

  刚刚放下心,闺女今天又开始闹起来,要和孙国栋结婚,不答应就去村口上吊,丢陆家的脸,让他们在村里没脸见人。

  两口子打也打了,骂也骂了,陆思瑶咬死了不松口,非嫁给孙国栋不可,把她们气的差点吐血。

  僵持不下的时候,村长敲锣集合,两口子趁机跑出来商量对策。

  “家山,你说能不能是你死大哥的闺女作妖?(闹事的意思。)”

  张秋花用胳膊肘搥了丈夫一下,她右眼皮一个劲的跳,感觉不对劲。

  “谁知道?不能吧?思慧不是去城里住院了吗?”

  陆家山心里也慌,那房子他是想给儿子结婚用的,现在儿子没了一条腿,再没有好房子,好家具,谁给媳妇?

  本来闺女如果能找个城里男人,要点彩礼啥的,也能解决点问题,现在好,她非要嫁给一个成分不好,又房无一间地无一垄的知青,这条路算是断了。

  陆思慧马上就要嫁到赵家去,想用她换彩礼,村长在那瞪眼盯着,他啥也得不到。

  就剩下这房子,如果再没了,他儿子就得打一辈子光棍。

  只要想到这点,他就恨陆思慧没良心,死了房子不给自己家人,还想给村里五保户,那姓陆吗?

  “兴许回来了,我这右眼皮一个劲的跳,没好事。”

  赵晋琛本来是不想来凑热闹的,可妈回家又哭又闹,逼着他答应不要陆思慧,他心烦就趁着这个机会出来透透气。

  前面陆家两口子的话他都听到了,剑眉忍不住锁起来,陆思慧太可怜了,摊上这样的二叔二婶,如果自己不答应娶她,这俩人真没准把她卖了。

  犹豫的心越发坚定,他不能落井下石,雪上加霜。

  “都来齐了吧!陆家姐弟前几天晚上说的话大伙都记得吧!她想让大伙做个见证,就是她家房子的事情......”

  李耀祖看到人来的差不多了,就扯着嗓子压下嗡嗡的说话声,在农村,做村长没个大嗓门是不行的。

  “村长,你们这不是分大户吗?不能看到我家房子好点,就想吞了吧?”

  张秋花看到村长身旁站着的陆思慧姐弟,当时就觉得不好,再听到村长的话,她气的脸都白了,没等村长说完话,她就尖着嗓子打断。

  双手叉腰,摆出战斗姿势,看着黑压压的人群,像是看着想抢她家钱的强盗。

  “张秋花,那是你家房子吗?轮到你说话了吗?”

  自己的权威被挑战,李耀祖气的鼻孔生烟,厉色呵斥张秋花,自私贪婪的东西,孩子不是被她们两口子逼急了,能提出写这协议吗?

  “房子是陆家的,我是陆家媳妇,怎么就没有说话权利?家山,这个时候你还不说话,都被人骑到脖颈上了,你是不是爷们?”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