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秋花此时就是泼妇,以前是怕村长,现在啥也不在乎,那房子她处心积虑想弄到手,谁拦着她和谁拼命。

  踢了陆家山一脚,生气他在这个时候还不出声,难道眼睁睁看着那死丫头把房子折腾出去吗?

  “村长,我爸妈没了,大哥也没了,陆家我就是一家之主,家里的事情轮不到一个丫头片子做主,只要我有一口气,那房子就得姓陆,谁想要,就弄死我吧!”

  陆家山开始推横车,眼珠子血红的瞪着陆思慧,都是这死丫头,他恨不得掐死她。

  陆思慧冷冷的看着他,这副嘴脸全村人都看的清楚,她不用说一句话。

  毕竟这房子以后是给五保户的,不管他咋蹦达都没用。

  “这话不对吧!你大哥有儿子,房子是他儿子的,跟你没关系。”

  村里的五保户张瘸子这时候跳出来说话了,倒不是非要那房子,可这明明是陆家姐弟心善,他就要帮她们。

  “张瘸子说的对,你大哥有儿女,这话轮不到你来反对,只要陆少涵同意就行。”

  李耀祖鄙夷的看着这对夫妻,根本就没理会她们的反对。

  还威胁他?弄死他嫌脏了手。

  “少涵年纪小不懂事,都是她大姐鼓捣的,她嫁出去哪里还会管少涵?自私自利,我得为我侄子考虑。”

  陆家山到底是比孙秋花有心眼,摆出一切都是为了侄子的嘴脸,好像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二叔。

  “二叔,我同意。”

  陆少涵突然开口,姐姐的话对,没了房子,她们就不会再来打扰她们姐弟。

  “你这孩子,是不是傻了?你姐姐嫁到赵家,随着他走了,剩下你自己,不还得二叔二婶照顾你?”

  陆家山打出感情牌,看着陆少涵的双眼充满慈爱。

  “二叔,这就不用你操心了,我们姐俩又不是活着的时候就把房子给出去,而是说我们死了,这房子归村上。”

  陆思慧淡然一笑,声音不疾不徐,但是却有理有据,直接把陆家山的话堵死。

  活着是我们的,所以你就不用操心了。

  “你......你爸爸好不容易盖起来的房子,不管咋说也不能到外人手上,一定要姓陆。”

  陆家山看陆思慧的目光带着恐吓,从牙缝里挤出一句,表明他的态度。

  “嗤,这点就不用二叔操心了,我爸活着的时候就一门心思为了村里,我和弟弟这样做,他一定会高兴的,二叔,老宅子都被你占了,这会儿 就别打我家房子的主意了。”

  陆思慧话里带着讥讽,谁都知道老宅子应该老大继承,可被二叔占下不放,而她爸作为长子却要出去自己盖房子,这相当于被赶出陆家了。

  村里人都清楚这件事,看陆家山的目光都饱含深意,谁都知道陆家老二心眼多,当初仗着嘴甜在父母面前得宠。

  说的好听要给父母养老送终,把老大挤走了,等到爹妈老了的时候,他就开始逼大哥往回拿粮食,要的还不少,基本上把他家都养活了。

  “你胡咧咧啥?总之这是陆家的房子,谁也没权利处理,你一个要出嫁的闺女更没有权利。”

  陆家山恼羞成怒,瞪着侄女大手一挥,耍上无赖了。

  “二叔,您还是回去操心少成表弟和思瑶妹妹吧!我们姐弟俩命苦,爸妈死的早,只能自己为自己打算,房子就是祸害,没了更好,我们能保住命就行。”

  陆思慧对着他冷冷一笑,直接挑明了说,房子是祸害?怎么可能?

  唯一的可能就是,有人为了这房子想迫害姐弟俩,虽然陆思慧没有明说,但是大伙联想到最近陆家发生的事情,看陆家山两口子的目光带着厌恶。

  赵晋琛在人群里,看着火把下的陆思慧,她就静静的站在村长身边,声音里听不出有啥情绪,但是又能调动周围群众猜想。

  包括他,在听到陆思慧的话后,首先想到的就是陆家山两口子,为了房子想害姐弟俩,她们被逼无奈才要将房子捐出去。

  “你......你什么意思?”

  张秋花心虚的喊起来,声音比刚才还要尖利,看陆思慧的目光里带着一丝恐惧。

  难道她知道她们想害陆少涵的事?

  这丫头自从跳河之后,像是变了一个人,变得她根本就不能掌控。

  此时看着她的目光带着讽刺,那目光像是已经把自己看穿了,她自认为无人知道的龌龊事,陆思慧都清楚。

  “没什么意思,二婶不要多心,自古清者自清,如果二叔二婶不想让人多心,那还是不要阻拦的好,毕竟这房子也不是我们活着就捐出去,而是死后......我自信我和弟弟一定能比二叔二婶命长,还是说,二叔二婶已经知道我们姐弟活不长了?”

  陆思慧笑了,火把下,她的笑别有深意,黑瞳直看进张秋花的眼中,脸上在笑,眼神却冷的像腊月寒霜。

  话说的异常犀利,张秋花一时语塞,偷偷看向丈夫,等他说话教训陆思慧。

  “思慧啊!你这么说可就没良心了,你爸妈死后没有我和你二婶的照顾,你们还能活到现在吗?”

  陆家山表现的痛心疾首,拍着心口,指着陆思慧控诉。

  “爸妈死后,我不懂事,弟弟只有十四岁就下地赚工分,鞋子破了没有人管,缸里没粮了,是村长派人给我们送的粮食,二叔二婶,你们的照顾思慧真没看到,反倒是二婶今天来我家要衣服,明天来我家要柴火,没有一次是送东西,还有前几天逼着赵家拿二十块钱给你们,我的彩礼你们都想抢,把少涵打的头破血出,如果这算照顾的话,思慧也无话可说。”

  陆思慧双手紧握,努力控制心里的恨意,含泪扫视一圈,声音低沉的控诉着,当着村民的面,一点面子没给陆家山两口子留。

  陆家山被说的哑口无言,气恼的瞪着她,死丫头非要撕破脸是不是?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