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妈,我意已决,不用多说。”

  赵晋琛双眉紧锁,面对母亲的质疑,他没退却,刚毅的脸在火把的照耀下,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决。

  陆思慧瞪大眼睛,神情复杂的看着他,这男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?

  “你......你这个逆子,娶她的话,就不要进赵家的门,我和你断绝母子关系。”

  马春妮气的脸色惨白,当着全村人的面,儿子竟然忤逆她?不给他施展重手碗,他是不会听话的。

  “妈,别逼我。”

  赵晋琛不敢相信的看着母亲,她竟然用断绝母子关系来威胁他?

  深吸一口气,声音冷沉的开口,他不想做不孝子,同样也不想做背信弃义之人。

  作为男人一诺千金,答应了就决不反悔。

  “败家娘们,胡咧咧啥?这个家姓赵不姓马,儿子啥时候都可以回来。”

  赵晋琛的父亲赵大山推开人群走出来,怒视自己的媳妇,这些年没有晋琛寄回家的工资,一家人能过的这么滋润?

  现在还说出断绝关系的话,当着全村人,一点面子不给儿子留,配做妈吗?

  “他要娶那个狐.狸精。”

  马春妮被丈夫骂的抬不起头来,气的她在地上重重的跺了一下脚,这可是当着全村人的面下她的面子。

  以后那些老娘们见到她,非取笑她不可。

  “娶谁是儿子的自由,你不许再拦着,明天老实的过彩礼,不然就收拾东西滚蛋。”

  赵大山轻易不开口,说出话来那就是命令,没有转圜的余地。

  赵晋琛微微锁眉,他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,让父母闹矛盾。

  “爸......”

  感激父亲的出面帮他解围,同时也不想他再当众骂母亲,他轻声喊了一句。

  “没事,爸支持你,做男人有担当,抱了人家姑娘,是救人,那是积功德,但是不娶思慧,毁了她的名声,那就是罪过,咱们老赵家没有这样没良心的人。”

  赵大山是正直的,不然也教不出赵晋琛这样优秀的儿子。

  陆思慧黑眸里存着感激,前世的时候,嫁进赵家,马春妮也没少给她甩脸子,还是公公他一句话,让她去随他进城了,不然有的磋磨呢!

  见大事已定,村里人一片静谧,大多数的人都认为陆思慧攀高枝了,只有少部分小伙子,觉得可惜了那朵娇滴滴的玫瑰花,他们的希望幻灭了。

  陆家山和张秋花是最生气的,本来想让陆思慧没人要,以后好任他们拿捏,没想到反倒成全她了。

  想到自己家闺女找了一个穷知青,张秋花就气的咬牙切齿,恨不得把闺女和陆思慧换了,那样也能从赵家拿些钱出来应急。

  儿子才是她们的心尖呢!看到他哭喊的样子,她的心都碎了。

  晚上回到家,陆思慧百感交集,感激赵大山和赵晋琛的担当,却又犯愁她和赵晋琛的婚事。

  嫁给他注定是悲剧,不嫁给他,以后在村里也没法活。

  “姐,喝点水。”

  陆少涵端了碗白开水走进屋,他是最高兴的,姐姐的婚事总算定下来了。

  “少涵,去睡吧!”

  陆思慧接过水碗一饮而尽,把碗递还给弟弟,就打发他去睡了。

  陆少涵本来是想和姐姐聊一会儿的,可看到她意兴阑珊的样子,也就没有再多嘴,端着空碗出去了。

  “少涵,把柳条拿屋来。”

  陆思慧突然喊住他,心情烦,根本就睡不着,还不如把欠宁凯旋的花篮编好。

  不管结婚不结婚,想活下去,就需要钱。

  陆少涵犹豫了一下,他其实想让姐姐好好休息,她的脸色很不好,白的没有血色,在煤油灯下,更是看着雪一样白,他心疼姐姐。

  “去吧!没事,姐姐这会儿睡不着,有些事情得想想该怎么做?”

  陆思慧笑了,对着弟弟摆摆手,她不想多说话,有这精力,还是想想以后该怎么办?

  陆少涵听姐姐话已经成了习惯,再没敢多说,出去抱了柳枝进屋。

  “去睡吧!把门关好。”

  陆思慧见弟弟坐在炕边看着自己,眼中带着担忧,就对他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,打发他去睡觉。

  “姐,你也早点睡。”

  陆少涵无奈只得起身离开,临走还不放心的嘱咐一句。

  “我知道,你去吧!”

  陆思慧把他打发走,拿起柳条默默的编着,眼神里带着一缕哀愁。

  “陆思慧,一定想个办法,不能再重复前世的悲剧。”

  陆思慧眼前又浮现赵晋琛冰冷的带着鄙视的目光,她低声轻喃着。

  手上还没有停,继续编制她的花篮。

  “就这样办。”

  蓦的,她水润的秋眸燃起了亮色,她想到一个好办法。

  这样对他对自己都是好的,到时候大家不会成为仇人,相反还能成为朋友。

  心里有了决定,陆思慧编制花篮的动作越发轻快。

  次日清晨,陆思慧把编好的两个花篮放在一边,爬上炕打算睡一会儿。

  昨晚上恨活,就想着快点编好给宁凯旋送去,不想欠他的。

  刚刚躺下不一会儿,朦朦胧胧间感觉屋门开了,恍惚听到弟弟一声轻喊,她嗯了一声,翻身继续睡。

  房门又关上了,想必弟弟看到她睡着了,舍不得喊她。

  睡梦中,她闻到玉米粥的香味,嘴角扬起了温柔的笑容。

  她梦到带着小波去吃自助餐,满桌子的好菜,小波开心的拍手笑,她把儿子喜欢吃的菜都放在他面前。

  心里被幸福填满,就这样看着她,自己一口都舍不得吃。

  “思慧在家吗?”

  熟悉的女人声音,把她从梦中惊起,陆思慧爬起来坐在炕上缓了一会儿才彻底清醒过来。

  才发现那就是南柯一梦,她的小波再也回不来了。

  “思慧,我们来给你送彩礼了。”

  村长媳妇满脸笑容带着马春妮走进屋,她们手中都拎着篮子,上面用红纸盖着,也看不清楚里面是啥东西?

  马春妮满脸怒色的跟在她身后,看着就是不情愿,陆思慧忙把村长媳妇让到炕上。

  “呦呵,这太阳都照屁.股了,还睡呢?老嫂子,你看这懒媳妇,我家晋琛倒霉,咋就被她讹上了?”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