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春妮看到陆思慧刚从被窝里爬起来,顿时就来了话,说的特别难听。

  “你当年轻人像你呢?不下地,不多睡会儿,起来干啥?”

  村长媳妇白了马春妮一眼,到这时候还想反悔,鸡蛋里挑骨头,没完了?

  不过陆思慧这也起的太晚了,外面陆少涵已经在干活了,她这个当姐姐的咋还睡呢?

  “婶子,我昨晚编篮子编到清晨,刚睡下。”

  陆思慧不看马春妮,而是看向村长媳妇解释一句。

  地上还有没用完的柳枝,两个编制的漂漂亮亮的花篮就摆在那,证明她没有说谎。

  “呀,思慧,你这手可真巧,和谁学的?”

  村长媳妇看到陆思慧编好的花篮,顿时眼前一亮,拿起来爱不释手。

  拎着这花篮出去赶集那也是不错的,比她们编的筐好看多了。

  “我自己瞎琢磨的。”

  陆思慧笑了笑,把炕上的褥子叠起来放好,没睡好,头很疼。

  “思慧啊!今天我带着你未来婆婆一起过来送彩礼,你看看喜欢不?日子我和你阿伯看了下,月底28号就是好日子,还有十天时间,足够准备的。”

  村长媳妇也不跟马春妮商量,这事她看出来了,商量没用,定在明年她都不会同意。

  “呃,我听婶子的。”

  感受到来自马春妮怨毒的目光,陆思慧装作没看到,对着村长媳妇温顺的笑了笑,表示没有意见。

  “那好,衣服得做一身,咋说当新娘子得穿件红的,彩礼钱二十,布票十尺,手表一块,红纱巾一条,棉花五斤,你看满意不?”

  村长媳妇边说边把篮子上的红纸掀开,一样样的把东西说给陆思慧听。

  在她看来这彩礼就是村里中等水平,不高不低,不算委屈了陆思慧,还凑合。

  马春妮看着这些东西心疼,没办法,丈夫下死令了,这些之前就是给赵晋琛攒的老婆本,只是给陆思慧她舍不得,认为她不配。

  “谢谢婶子。”

  陆思慧低垂着头,她没去看那些彩礼,露出一截雪白的脖颈,长而卷翘的睫毛挡住她那双波光潋滟的水眸,轻声对村长媳妇道谢。

  这幅模样看在人眼里就是新娘子的害羞,符合这年代姑娘的性格。

  “哼,这么好的彩礼,还有啥不满意的?”

  马春妮在一旁嘀咕一声,脸色黑沉,盯着陆思慧的目光看着像是要吃人。

  “闭嘴。”

  村长媳妇瞪了她一眼,本来媒人过礼婆婆不用跟着,可马春妮非要跟着来,她也不好深拦着。

  原以为她小心眼,怕自己贪了她家的东西,却原来是来恶心陆思慧的。

  换做一般的姑娘,没结婚婆婆就来家里挑三拣四,冷嘲热讽,一怒之下,这婚就不能结了。

  “思慧啊!抓紧时间把衣服做了,这有钱有布票,可时间有限,就十天,我听说市里的裁缝铺很忙,你今天就去排队吧,别耽误穿。”

  村长媳妇好心提醒一句,结婚的时间是匆忙了一些,可没办法,迟则生变,她们得为陆思慧负责任。

  赵家小子休假是有期限的,还得赶在他回单位之前,最近的好日子就是28号,不然再等半个月,到时候黄瓜菜都凉了。

  “好的,我一会儿收拾一下就去。”

  陆思慧笑笑答应了,心里已经打定主意,自然也就不那么在意。

  该来的总要来,这是孽缘,注定她会和赵晋琛结成夫妻。

  送走了村长媳妇和马春妮,陆思慧匆忙喝了碗糊涂粥,带着弟弟一起去了山里采花。

  出了那件事之后,她再也不敢单独行动,总觉得有人在暗中窥视她。

  虽然经历了前世,可又发生了很多意料之外突发事件,不可预见,她必须小心一点。

  陆少涵显然很高兴,拎着铁桶,开心的跟在姐姐身后。

  村里人看到陆思慧出来了,都对着她指指点点,说什么的都有。

  她也不在意,这些人就是墙头草,哪边风强就往哪边倒。

  和弟弟先去把鱼倒出来,两三天没来,收获不小,每个竹筒里都挤满了鱼,泥鳅居多,鲶鱼也有三四条,还有老头鱼,都到这里开会来了。

  “姐,好多鱼啊!”

  陆少涵开心的喊起来,这么多鱼卖不了还能吃,又能改善伙食了。

  “是呀!能卖几块钱了。”

  陆思慧也很开心,笑着站起来,眼前一阵发黑,忙抓住弟弟的胳膊,闭着眼睛,缓了半天才缓过来。

  “姐,你没事吧?”

  陆少涵扔下水桶扶住姐姐,担忧的看着她,他就说让她在医院多住两天,姐姐就不同意。

  “没事,昨晚没睡好。”

  陆思慧睁开眼,疲惫的笑了一下,摆摆手示意他不要担忧。

  姐弟俩拎着水桶往回走,路过那片开满野花的山脚,陆思慧把剪子递给弟弟,让他过去采花,她就坐在一边看着他。

  绿色的草地中,摇曳着五彩缤纷的野花,晨风吹过,轻轻舞动,似一个个娇美的姑娘,在金色的阳光下尽情舒展腰肢。

  陆少涵干惯了活,很快就采了一大捧野花,五颜六色,还知道搭配。

  “姐,你看行吗?”

  捧着花朝姐姐走过来,少年的发丝被微风轻抚,眉眼清朗,肤色干净,他的脸上挂着羞涩的笑容,那双眼睛在阳光下褶褶生辉。

  “行,很好,咱们回家。”

  陆思慧笑了,前世她梦到过弟弟,那是在她和赵晋琛结婚一年后,一直过着同床异梦的生活,她很难过,晚上睡的迟,却做了一个梦,她梦到弟弟手捧着花对着她笑。

  第二天,她就听到弟弟的死讯,当天她坐在家里,傻子一样不吃不喝,没有流眼泪,可心口却像是被利刃刺透,那种刺骨的疼,让她记忆犹新。

  “姐,这样对吧?”

  陆少涵被姐姐悲伤的眼神吓住,怯怯的把花递给她,应该没有错啊,他照着姐姐那天拿回来的花采的。

  “嗯,对。”

  陆思慧吸吸鼻子,把即将奔涌而出的泪水憋回去,笑着站起来,从弟弟手中把野花接过去,放在鼻子前闻着。

  嘴角是浅浅的笑意,她看向弟弟,俏皮的问了一句:“少涵,姐姐好看,还是花好看?”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