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少涵看着姐姐手捧野花,笑容婉约,眼睛笑成了弯弯的月伢,花艳人美,人比花娇,根本就说不清是花美还是人美?

  “花美......不......姐姐好看。”

  陆少涵紧张的红了脸,姐姐从来都没和他开过玩笑,突然这样巧笑嫣然,俏皮的样子,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  不过有一点他是肯定的,全屯子的姑娘没有一个比姐姐好看。

  陆思慧嗔笑的摇摇头,觉得自己有点像情窦初开的少女,看到什么都觉得美丽,还希望听到家人的赞美。

  可她不年轻了,虽然现在是二十岁,脑袋里住着四十多岁的灵魂,怎么还可以像小女孩一样?

  一点点收起脸上的笑容,不明白自己怎么突然心情这样好。

  “走吧!咱们还要去市里,没有车,只能走着去。”

  陆少涵皱眉挠挠头,不明白自己说错了啥?怎么姐姐突然板起脸?

  拎着水桶沮丧的跟在姐姐身后,不敢再和她说话。

  陆思慧没注意到弟弟的神情,边走边想心事。

  结婚既然成了现实,她就想让自己成为最美的新娘,不希望再有遗憾,哪怕能给赵晋琛留下一点记忆也好。

  突然她停住脚步,闭上眼,长而浓密的睫毛抖动着,咬着半边嘴唇,眉心深锁。

  “姐,怎么了?”

  陆少涵见姐姐突然停下脚步,吓得他怯怯的问了一句。

  “没事。”

  听到弟弟的声音,陆思慧睁开眼睛,眼神变得淡漠起来,没了刚刚的小女儿家羞涩的神情。

  讥讽的勾起嘴角,她竟然还想着给赵晋琛留下一点美好的记忆?

  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,明知道不可能,为什么还去奢望?

  俩人下山的时候,老槐树下蹲着的那些闲人都望过来,主要是盯着陆少涵手中的水桶看。

  “哼,狼心狗肺的丫头。”

  张秋花从院子里走出来,手里拎着泔水桶,脸色铁青,看起来很疲惫,当看到陆思慧和陆少涵的时候,她浑浊的眼睛闪过恶毒的光。

  叫骂的声音很大,老槐树下的村民顿时眼睛就亮了,齐刷刷的望过来,又有节目看了。

  陆思慧像是没听到一样,她的时间宝贵,不能陪着这个疯子二婶吵架玩了。

  “哼,攀了高枝,恐怕我们这些穷亲戚沾光,脖子扬得那么高,真当自己是凤凰呢?你不过就是只山间的野鸡。”

  见陆思慧不肯搭理自己,张秋花扯高嗓子,骂的更难听了。

  “姐。”

  陆少涵停住脚步,俊朗的小脸气的涨红,他不明白外人都不欺负她们姐弟,为什么亲二叔,二婶把她们当敌人。

  “别理她。”

  陆思慧头也没回,只是淡淡的扔给弟弟一句,依然保持平稳的脚步,朝着自己家走。

  “呸,我看你能得意到几时,新婚夜不落红,看赵家还要你不?”

  张秋花被陆思慧的无视气疯了,五官扭曲的像妖怪,冲着陆思慧的背影破口大骂,话说的诛心。

  老槐树下的人都开始交头接耳,认为张秋花这话里的信息量很大。

  新婚夜不落红,那不就是说陆思慧现在就不是姑娘身了,至于跟哪个有过关系不是重点。

  重点是赵家娶了一个二手货,那么优秀的赵晋琛,竟然找了一个破鞋?

  “钻树林子的是你家思瑶,二婶,你有那时间去关心你自己的闺女吧!造谣是要负法律责任的,我敢去验身,你敢让陆思瑶去吗?”

  陆思慧猛地停下脚步,面色冷峻的盯着张秋花,别的话她能忍,可污蔑她清白这件事就绝对不能容忍。

  “呸,有人看到你家跳进一个男人,不是找你这个小蹄子睡觉,找谁?”

  张秋花没料到陆思慧会把陆思瑶扯出来,气的她将泔水朝着陆思慧泼过去,离得远没泼到,不过嘴里泼的脏水,陆思慧就躲不开了。

  陆思慧脸色苍白的看着她,眼神越发的凌厉,二婶这话是什么意思?难道跳进她家院子的男人她知道是谁?

  “不敢说话了吧?哼,我都替赵家丢脸,找你这样的破鞋回家做媳妇,也不嫌丢人现眼。”

  张秋花见陆思慧没有反驳,越发的得意起来,双手叉腰扯着嗓子喊,眼睛盯着赵晋琛的家,就是说给马春妮听呢!

  她今天早晨可是看到村长媳妇和马春妮去过彩礼了,想到那些东西,她嫉妒的眼珠都红了。

  凭什么那个死丫头享受着她和思瑶的帮助,嫁了个如意郎君,然后翻脸一毛钱都不给她们?

  那正好,来个一拍两散,鸡飞蛋打才好。

  “张秋花,你说的是真的?”

  这么大嗓门,马春妮自然能听到,她本来坐在自己家炕上生气呢!听到张秋花的喊声,顿时来了精神,趿鞋就跑出院子,直接拉着张秋花。

  她是宁可把那二十块钱白给张秋花,也不愿意娶陆思慧进门,若是有人证明她不是正经女人,她就可以逼儿子退婚,村长到时候也没话说。

  “当然是真的,就是我们和她闹翻那天晚上,我看到有人跳墙进了她家院子,是个男人,又高又壮,不是她相好能进她家院子?”

  张秋花看到马春妮出来了,顿时得意起来,扯着嗓子把那晚看到的情况说出来。

  “那你倒是说说那人是谁?”

  陆思慧反倒平静下来,眸色淡定的看着张秋花,云淡风轻的问了一句。

  她重生后发过誓,绝对不让任何人再欺负自己,所有害过她的人,她都不会让她们好过。

  那晚上,如果没有赵晋琛来搭救,她恐怕清白不保,前世的噩梦就会重演。

  张秋花看到她这么平静,没有害怕,没有惊慌辩解,而是问她那人是谁?

  愣愣的盯着陆思慧看,不明白她心里打的什么算盘?

  马春妮跳出来,先是狠狠的瞪了陆思慧一眼,人就站在张秋花一边。

  “张秋花大胆的说出来,我倒是要看看这丫头和谁不清白?我们老赵家才不要淫.娃.荡.妇。”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