路面上的买卖很少,找了两条街,也没找到裁缝铺,陆思慧停下脚步仔细回忆,前世的时候,结婚的衣服是婶子去做的,钱自然也都成了她的。

  她记不清楚那个裁缝铺的具体位置了。

  “姐,好像没有啊!”

  陆少涵走了一头汗,看到有人背着冰棍箱子在卖冰棍,他馋的吞了口口水。

  天热的像是下火,能吃根冰棍多好。

  “大娘,两个冰棍。”

  陆思慧侧脸看到弟弟的神情,走到卖冰棍大娘身边,掏出钱买冰棍。

  “好嘞,有三分和五分的,要哪种?”

  卖冰棍的大娘很慈祥,有生意上门,脸上一直挂着笑。

  “五分的。”

  吃就吃好的,陆思慧记得五分的冰棍是奶油的,特别好吃,三分的就是糖和冰,解暑不错,却没有五分的好吃。

  “好嘞,两根奶油冰棍,拿好了。”

  老大娘收了一毛钱,把冰棍递给陆思慧。

  “给,少涵,快点吃吧!”

  陆思慧接到手里自己没忙着吃,先递过去一根给弟弟。

  “姐,咱别乱花钱了。”

  陆少涵小声劝姐姐,可他吞口水的动作越发勤了,这冰棍凉飕飕的,吃了,汗就会没吧?

  “快吃吧!才几分钱,你也舍不得。”

  陆思慧笑着帮弟弟把冰棍纸拽掉,直接塞到他嘴里。

  “姐,真好吃。”

  陆少涵尝到甜头,笑弯了一双漂亮的大眼睛。

  “大娘,这附近有没有裁缝铺?”

  陆思慧拽掉手上冰棍的包装纸,边吃边问卖冰棍的大娘。

  “在市场附近的一个胡同里,有个李家裁缝铺,你一打听都知道,手艺不错,收费也不高。”

  大娘笑眯眯的回答着,一看这姐弟俩就不是城里人,不过长的都够好看的了。

  “谢谢大娘。”

  陆思慧笑着道谢,带着弟弟朝市场走去。

  “姐,城里真大,容易走丢了。”

  陆少涵边走边东张西望。

  “嗯,你跟着姐,别走远了。”

  陆思慧淡淡的哼了一声,脚步比刚才快了许多,时间有限,她不想耽误。

  “姐,供销社。”

  陆少涵想起姐姐是来做啥的,在看到供销社时拉住她。

  “嗯,是,我得去买块红布。”

  陆思慧差点把正事忘了,领着弟弟走进供销社。

  “您好,美女姐姐。”

  陆思慧发现上次卖给她白色的确良的售货员还在,就过去笑着和她打招呼。

  “买什么?”

  售货员不耐烦的问了一句,却在看清楚是陆思慧后,态度转好。

  “呀,是你呀,这次想买点什么?”

  “美女姐姐,我想买块红色的确良。”

  陆思慧指着柜台上摆着的红色的确良,笑眯眯的和售货员说。

  “买红色的?姑娘,你要结婚吗?”

  售货员喜欢陆思慧的笑,觉得很有感染力。

  “是的,要结婚了,想做个上衣,那黑色的迪卡我也要一米一,做条裤子,还有那双红色的条绒鞋,我也要一双。”

  陆思慧把自己想要的东西说了一遍,边说边拿布票和钱。

  “恭喜啊!新郎是你们村里的?”

  售货员边拿尺子量布,边和陆思慧聊天。

  “是个钢铁厂的保卫科长,我们村的。”

  陆思慧脸上的笑容有些僵,却还是回答了。

  “钢铁厂的?太好了,将来你若是能离开农村,到时候帮我妹妹找一个,姐先谢谢你。”

  售货员一听她要嫁给保卫科长,用羡慕的目光看着她,因为有求于她,量布的时候,手很松,自然就涨尺了。

  “好的,美女姐姐,只要我能到城里来住,就帮着留意。”

  陆思慧许了一个空头支票,能不能进城两说,就算进城了,赵晋琛也不会让她去工厂。

  眼神里有些失落,他是怕那个丁美娇看到她难过?还是不愿意让工厂的人看到她?总之就是烦她,怕带她出去丢人。

  “姑娘,一共是十五块两毛钱,一尺七寸布票。”

  售货员手脚俐落的裁好布,就看到陆思慧在发呆,手放在她眼前晃了晃,该交钱了。

  “好的,这是钱,这是布票。”

  陆思慧从恍惚中惊醒,维持着脸上的笑容,把钱和布票递过去。

  “好嘞,正好,小姑娘,别忘了大姐托付你的事。”

  收了钱,交了货,售货员还不忘嘱咐陆思慧。

  陆思慧把布料包好放在背篓中,鞋也一同放进去,想着万一有机会呢?还是先了解一下,心里好有数。

  水眸看向售货员问了一句:“好的,有合适的我会来这里找你,您妹妹多大,是做什么的?”

  “我妹妹初中毕业,在五金厂上班,仓库保管员,人长得也不错,个头和你差不多,今年二十岁。”

  售货员简单的把妹妹的情况介绍一下,国营工还是不错的。

  给介绍对象的可不少,可妹妹一定要找干部嫁,家里谁说都不听。

  “好的,我知道了,一定帮您留意。”

  陆思慧点头答应,和售货员告辞离开。

  剩下的就是找裁缝铺了,知道具体在哪里就好找了,这年代裁缝铺的生意还是不错的。

  “您好,我想做一身衣服,咱这里怎么收费的?”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