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思慧淡淡的看了张秀敏一眼,这姑娘看着不大,从进屋到现在一直表现的很有教养。

  可这姑娘的眼睛透着贪婪,那种好东西就该属于她的欲念。

  嘴角微微勾起,前世吃过亏,她现在学会分辨人了,反倒是觉得那个出言不逊的圆脸女孩,率直天真。

  “我不是开裁缝铺的,所以,你想让我给你做衣服,五块钱手工费。”

  陆思慧故意要一个高价。五块钱,能买多少馒头?特级工一个月的工资才几十块钱?

  其实,说白了她就是不愿意给她做。

  “你去抢钱吧!”徐秀秀一听就炸庙了,指着陆思慧鼻子骂。

  “没人逼你们,我又不是裁缝。”

  陆思慧冷笑看着她们,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。

  自顾自的做着自己的衣服,看都不看她们。

  张秀敏皱眉看着她,正常做一件衬衣只要两三块钱,这女人却朝她要五块钱,简直就是超出一倍了。

  她可以不用她做,但是看了眼那个师傅,年龄大了,手都在颤.抖,她舍不得她的布料。

  默默的拉着秀秀走了,一路上她都在想着陆思慧做好的裤子,穿上应该很好看。

  一天的时间,陆思慧还要和老裁缝抢机器,自然就很辛苦。

  “我先走了,明天再来。”

  傍晚时分,陆思慧和老裁缝告辞回家,剩下的明天来做完就是。

  “孩子,你这衣服样子,是在哪里找来的?”

  老爷子看到陆思慧要做的衣服,样子看起来很好看。

  好奇的问了一句,这孩子踩缝纫机的动作好娴熟,快的惊人。

  她做好一条裤子的时间,他只能做一条腿。

  主要是自己小本经营,拿不出工钱去雇个人,他是真看好她了。

  但是听到她对张秀敏提出的漫天要价,他泄气了。

  一件衬衣要五块钱?他要价才两块钱,全给她都不够。

  “我自己想的,明天我再来。”

  陆思慧笑着告辞,明天是个充满希望的一天。

  钱花的七七八八了,没什么好担心的,她带着弟弟直接走回去。

  路上她还有闲心观花望景,陆少涵则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。

  “姐,你和谁学的做衣服?”

  陆少涵终于忍不住问出心里的疑惑。

  记忆中,姐姐针线活是弱项,现在却能轻松自如的踩缝纫机。

  “你问这个干什么?”

  陆思慧皱眉看向弟弟,她忘了在他面前隐藏自己的锋芒。

  “姐,我觉得落水之后,我几乎都不认识你了。”

  陆少涵犹豫了一下,抬眸看向姐姐,夕阳照在她身上,把她笼罩在一片红色的光影中。

  看起来朦朦胧胧,像是很不真实似的,这也是他为什么会这么担忧的原因。

  “那你......喜欢之前那个傻傻的姐姐,还是喜欢现在的姐姐?”

  陆思慧停下脚步,静静的看着弟弟,很认真的问他,她想听到弟弟心里的声音。

  陆少涵歪头想了想,面前的是充满睿智,疼爱他的姐姐,以前的姐姐?

  他想起她的冷漠,她的眼里根本就没有他,也不曾管过他,好像还是现在的样子好。

  “现在的。”

  最后,他笃定的回答。

  “那就好了,人要学着长大。”

  陆思慧始终没有正面回答弟弟,说的话模棱两可。

  陆少涵似懂非懂的看着姐姐,她的意思是长大了,就什么都会了吗?

  次日陆思慧一大早就起床了,直接用白面做了疙瘩汤,荤油用了一勺,又放了一点野菜,营养上就够了。

  她和弟弟就是肚子没油水,现在补充一点算一点。

  村长拿着大喇叭在村里喊,今天要下地,不去的没有工分。

  “少涵,你今天就不用跟着姐姐了。”

  陆思慧皱了下眉,村里有活动,家里不参加就是不支持村长,再说工分决定分的粮食。

  “好,姐,你小心点。”

  陆少涵懂事的点点头,明白姐姐的意思是要他下地挣工分,只是担心的嘱咐姐姐。

  “嗯。”

  陆思慧淡淡的应了一声,推开门朝外走。

  “思慧啊!还进城?”

  隔壁的周大娘看到干闺女出来了,忙过来隔着墙和她聊天。

  “是呀!衣服没做好呢!还有点小件没买。”

  陆思慧看着干妈笑了,就喜欢看干妈的眼睛,里面都是真切的关心,让她觉得很温暖。

  “路上小心点,我听说赵家老大回单位打证明了,听说村长也给开了介绍信,这次你的婚事是板上钉钉,干妈替你高兴。”

  周大娘碎碎念着,陆思慧的脸上挂着的笑意渐渐僵硬起来。

  板上钉钉......

  到底还是没跑了......

  她今天打定注意,有车就坐,没车就走进城,兜里没有多少钱不用担心,只是孤身一人还是不安全。

  一毛钱不多,能买个放心。

  到村口,远远的看到赵国庆的驴车还在,可车上人很少,估计都响应村长号召下地干活了。

  农村的主要收入就是工分,谁也舍不得耽误。

  “二叔,给你。”

  陆思慧自觉的掏出一毛钱递给赵国庆,他犹豫了一下才把钱接过去。

  一句话没说,只是眼神复杂的看了她一眼。

  “不等了,咱们走。”

  收完钱,赵国庆直接跳上车,扬起鞭子打在驴屁.股上。

  陆思慧觉得有点不对劲,又想不明白哪里不对。

  也就不吭声,老实的坐在车上。

  眉心缓缓的蹙紧,下竹筒的位置她昨天又去看了,还是一无所获,明显是又被人偷了。

  生气之下,她把四个竹筒都拿回家,没得便宜那些贼。

  自己辛苦,她们倒是坐享其成。

  “听说孙大丫摔的不轻,赵家老二,她又去你家闹没?”

  车上的老娘们嫌弃路上闷,没话找话的问赵国庆,主要也是好奇,孙大丫能那么轻易就拉倒?那可不像她的性格。

  提起那个女人,赵国庆的眉心就拧成了疙瘩,自己使坏掉下车,还冤枉他?

  陆思慧听到这些人问,忍不住看了赵国庆一眼,见他气的脸色涨红,其实她也好奇,那个孙大丫不可能这样就算了,究竟有没有去赵国庆家闹事?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