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晋琛穿着一身制服,看起来风.尘仆仆,神情上有些疲惫,但是看着她的双眼却带着锐利。

  “我开了介绍信回来。”

  赵晋琛迈步走向陆思慧,他刚刚看到她和一个长相妖孽的男人说话,那男人穿的很好,他看陆思慧的目光里带着野心。

  他说不清楚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,就是觉得有些堵得慌。

  去单位开介绍信的时候,看到丁美娇了,她很开心,还问他是不是家里答应了?

  看到她满眼的憧憬,觉得自己像是一个罪人。

  当他说出自己要结婚的对象是村里的姑娘时,丁美娇骂他是陈世美,哭着跑开了。

  他顶着压力,开了介绍信回来娶陆思慧,她却在和其他男人接触?

  “哦。”

  陆思慧百感交加,眸光复杂的看着他,除了一个哦字,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?

  兜了好大一个圈子,她努力了,想要挣开这份缘分,最后到底还是要嫁给他。

  赵晋琛剑眉敛了下,她就这么敷衍一句,怎么感觉像是自己求着她嫁给他呢?

  陆思慧感觉到俩人之间很尴尬,就这么静静对立着,外人看着也很奇怪。

  想了想,找了句话说:“我做了新衣服,你要不要也做一身?”

  “我就穿这身制服,也挺新的。”

  赵晋琛皱了下眉,心情却莫名觉得好多了。

  “那个......你刚下火车,是不是没吃饭呢?”

  陆思慧吞了口唾沫,她不过是没话找话,他还真回答了,令她觉得很意外。

  “谢谢,我还真没吃呢!”

  看了眼他脸上的疲惫,她拿出烧饼递过去。

  赵晋琛嘴角扬了扬,心情又好了许多,真的接过一个烧饼吃起来。

  陆思慧有些尴尬的看着他,突然觉得俩人咋像多年的老夫妻似的?

  这份感觉让她很不舒服,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。

  “是不是坐二叔的车回去?”

  赵晋琛是真饿了,来回两天时间,他只买了几个馒头在火车上吃,本来饭量就大,这几个馒头挺两天,他早就饿的饥肠辘辘。

  吃了一个烧饼,感觉倒是更饿了,这简直就是人间美味。

  不过他不想再要了,明显这是陆思慧买回家给弟弟吃的。

  “再吃两个。”

  陆思慧犹豫了一下,一个烧饼他几口就吃光了,可见是饿坏了。

  咬咬牙,又递过去两个烧饼,心里还真有点心疼,就剩下两个了,不够弟弟吃。

  烧饼的味道很香,不停的往她鼻子里飘,她也觉得有点饿了。

  “不用了,吃一个垫吧一口,二叔看着好像还要一会儿时间,不如咱们就走回去吧!”

  赵晋琛大手一摆,拒绝陆思慧递过来的烧饼,反倒邀请她和自己一起走回村?

  “呃......”

  陆思慧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,俩人的关系还很微妙,而且她离婚书都写好了。

  “也好,走吧!”

  本来是想拒绝的,最后她选择了答应。

  赵晋琛却愣了一下,根本就没料到她会同意。

  俩人一前一后的离开市场,赵国庆看到了,却没有喊她们。

  连着两天观察下来,他觉得这个陆思慧不像大嫂说的那样,坐在车上基本上不说话,而且目不斜视,哪里像轻浮的女人?

  学着陆思慧那天的样子,他也拿着山货吆喝起来。

  “快来看看,有木耳,蘑菇,都是山里采的,野生的,炖小鸡特别香......”

  还别说,这一吆喝摊位前多了好些人,他开心的收钱卖货。

  陆思慧和赵晋琛一前一后的朝村里走,谁都没有注意到,有个骑自行车的小姑娘,皱眉看着陆思慧,那眼神里带着疑惑,嫉妒。

  出了城,很快就到没有人的土路上,陆思慧这会儿却觉得有尿意,中午的菜有点咸,她喝了三缸子白开水。

  皱眉忍着,漂亮的双眼四下扫视着,其实她自己也明白,这里根本就没有厕所。

  看着前面大步流星的赵晋琛,她很想说,你先走,我去趟厕所。

  可她真说了,他会不会觉得她是在勾.引他?

  就这样纠结着走了十几分钟,赵晋琛没说话,她也没有说话。

  因为她的心思都在憋尿上,越是想憋住,越是觉得要出来了。

  “那个......你先走呗!”

  她咬了咬下唇,为了不把膀胱憋坏,她只得开口。

  “啊?”

  赵晋琛本来在想着心事,眼前是丁美娇哭泣怒骂的样子,他觉得对不起她。

  突然听到陆思慧的声音,他没听清楚她说的是啥?

  “啊......我有点事,你先走吧!”

  陆思慧脸色涨红,说第一遍是鼓起勇气说的,这会儿他转过来用那双探照灯一样凌厉的双眼看着她,这话说的就磕磕巴巴的。

  “你是怕村里人说闲话?咱们再过几天就办婚礼了,谁能说闲话?”

  赵晋琛显然是误会了,声音低沉的回了一句。

  “不是的,那个......你走吧!”

  陆思慧憋的太难受了,感觉自己咳嗽一声都会尿到裤子里,脸更红了,像是天边的火烧云。

  “到底是为什么?”

  赵晋琛见她脸色涨红,不解的看着她。

  “我......我要去厕所。”

  陆思慧扔下一句,不敢去看赵晋琛愕然瞪大眼睛的样子,转身朝着不远处的树林里跑。

  赵晋琛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,马上背过脸,不敢看向树林那边,但是也没有走。

  上次出一把事了,他怕自己离开,陆思慧碰上坏人。

  “哗哗哗。”

  树林里传出诡异的水声,赵晋琛尴尬的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。

  抬头看着天空,身体一动不动,僵硬的像石头。

  陆思慧在树林里解决完尿急,这才觉得膀胱舒服了。

  系好裤子朝树林外走,看到赵晋琛背对着她仰头看天,这样子说不出的好笑。

  封建,正人君子,好像他都算是。

  可是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他?刚刚的事太尴尬,再见面都不知道说啥?所以她希望赵晋琛自己离开,那样才避免难堪。

  也就是出于这个心理,她躲在树林里不出来。

  按照赵晋琛前世的性格,他一定会甩袖就走。

  赵晋琛看了眼手表,这都进去十几分钟了,人怎么还不出来?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