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思慧出师告捷,自然开心,信心满满的开始设计弟弟的人生。

  陆少涵听了姐姐对他做的规划,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她,心里是激动澎湃,他也要去上学了?

  可他还是担心姐姐,不愿意她太辛苦。

  “姐,你怎么赚钱的?”

  “做衣服,你不是知道吗?”

  陆思慧笑了,习惯性的揉了揉他的头,也不隐瞒自己赚钱的方法。

  劳动致富,那是她应得的钱。

  “姐,我都糊涂了,做衣服你不是还要给裁缝钱吗?怎么还能赚钱?”

  陆少涵挠挠头,咋都想不明白。

  “算了,姐姐饿了,先吃饭。”

  陆思慧闻到大饼子的香味,肚子里就唱起了空城计。

  掀开锅盖,热腾腾的蒸汽在厨房里弥漫开来。

  “给姐一个盆子。”

  陆思慧扭脸命令弟弟,却发现陆少涵早就把盆子递过来了。

  “挺有眼力见啊!”

  笑着夸他一句,把大饼子一个个用铲子铲出来放到盆子里,金黄的大饼子散发着玉米的清香,索绕在陆思慧的呼吸间。

  想到这些玉米是怎么来的,陆思慧嘴角扬起一抹冷笑。

  吃过晚饭,陆思慧洗漱完疲惫的躺下了。

  这具身体没怎么出过力,连着两天踩缝纫机,低头缝衣服,脖子,肩膀都是僵硬的,两条腿更是,躺在床上也解不了酸痛的感觉。

  “陆思慧,坚持住。”

  自己给自己鼓劲,猛地坐起来,她好像忘了一件事。

  拿出事先写好的离婚申请,她神情复杂的看着它,早晚都是离婚,那又结婚干什么?

  心烦的把申请塞到牛皮信封里,侧脸躺下,闭上眼,她累了。

  此时的陆家山家里好顿闹腾,陆少成腿不疼了,但是性格变得乖张暴戾,不顺他心,就摔东摔西。

  看他.妈不顺眼,不是她出的坏注意,他能变得这么惨吗?

  “儿子,吃点吧!妈给你煮了鸡蛋,你看,还有鸡蛋羹,都是你爱吃的。”

  面对自己儿子的时候,张秋花就是慈母,温柔的哄着陆少成。

  桌子上,摆着一碗白面疙瘩汤,一个煮鸡蛋,一小碗鸡蛋羹。

  为了让陆少成吃饭,她也算是够费心的了。

  “不吃,把我害成这样,你高兴了?”

  陆少成阴森森的盯着张秋华,他恨死她了,算计大伯的房子,到现在就是竹篮子打水,房子归公家了。

  就算那姐弟俩都死了,他也得不到。

  原本腿断了他还没有那么绝望,那是因为有房子这个希望支撑他。

  现在连这个都没有了,他变成残废,又生在这个穷家,上哪里说媳妇去?

  “儿子,妈也没料到,你怎么就掉进去了?”

  张秋花被儿子指责的抬不起头,她一直纳闷,儿子明知道陷阱的位置,为啥还踩进去?

  陆少成垂下眼睑,他没脸说,当时他见到那个陷阱的位置了,还提醒孙皮蛋他们,结果他俩都平安无事的过去了。

  在自己要迈过去的时候,突然发现一条蛇横在他脚下,从小他就怕这没骨头的东西。

  吓得他跳起来就跑,恐惧令他忘记了有陷阱的事,结果就掉进去了。

  被孙皮蛋他们救上来,他还指着那蛇狂喊。

  “那是一条草绳子,那儿有蛇?”

  孙皮蛋过去捡起地上的烂草绳,还用它帮着陆少成绑住伤口。

  陆少成当时连痛带气,直接就晕了过去。

  “妈,总之我的腿不能白丢,房子就算不给,我也要陆少涵和我一样成为瘸子,而且还是两条腿全没。”

  陆少成眉眼阴鸷,嘴角挂着狠戾的笑,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只有十七岁的少年所能有的眼神。

  张秋花有些被吓到了,半天没有开口,愣愣的看着儿子。

  “对,凭什么咱们姐弟俩过的这么惨,陆思慧姐弟就那么风光?”

  陆思瑶掀开门帘进来,一进屋闻到一股扑鼻的屎尿味,陆少成缺了一条腿,大小便都在屋里解决,味道自然小不了。

  嫌恶的皱皱眉,怕被弟弟看出来闹脾气,她没有用手捂住鼻子,只是尽量屏住呼吸。

  “陆思慧要嫁给那个赵家小子了?”

  陆少成把姐姐眼里一闪而过的嫌恶看在眼里,心里对她也恨,丢人现眼的东西,陆家的脸都被她丢尽了。

  阴恻恻的问了一句,以前是她们一家人一起商量的,让陆思慧嫁给赵晋琛,然后收拾了陆少涵,房子给他结婚。

  当时他和妈都希望陆思瑶能找个有钱的城里人。

  原本陆少成提出过,让姐姐假装落水嫁到赵家去,可妈不让,说马春妮那人是个泼妇,怕姐姐用这种方法进门,会被虐待,再说也要不到多少彩礼,名声还臭了。

  现在想想,还不如让大姐假装落水呢!总比和一个穷知青强多了。

  “是呀!赵家给的彩礼不少,都是妈帮着要出来的,手表,钱,还有花布,都是好东西。”

  “她要结婚吗?都嫁给有工作的,能去城里享福了,房子也不给咱们,那还便宜她干什么?”

  陆少成心里起了杀意,扬起的嘴角是阴险的笑意。

  “是呀,那还便宜她干啥?可我该说的该做的都做了,也没把婚事搅黄,马上就要成亲了,咱们还能有什么办法?”

  张秋花沮丧的坐在炕沿上,自从知道占不到便宜之后,她没少捣乱,可越破坏,他俩的亲事越瓷实,根本就挑不黄。

  “既然得不到,那就毁了它。”

  陆少成的眼神里闪过一抹疯狂,嘴角的笑更加的狰狞,像是从地狱里出来的魔鬼,令人胆战心惊。

  陆思瑶不敢看这样的弟弟,吓得她转身出去了,她觉得陆少成疯了,那种眼神,根本就不是正常人能有的。

  赵家

  马春妮看到儿子把介绍信开回来了,自然又是一顿哭闹,被赵大山骂了一通才消停。

  赵晋琛疲惫的回到自己的房里,目光下意识的看向后窗,陆思慧家还亮着微弱的灯光,她在干什么?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