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晋琛听到陆思慧的话剑眉不悦的锁紧,他以为陆思慧是去做俩人新婚穿的衣服,能连弟弟都不管,他很生气。

  “少涵今天就可以出院的,我那边收了钱,不去就是失去信用,我不能做失信之人。”

  陆思慧解释一句,她不想让赵晋琛觉得自己是个无情无义的人。

  “收钱?你不是应该给人家钱吗?”

  赵晋琛有些糊涂了,凝眉质问她。

  “我接了活,钱都收了,不去的话,大爷会认为我卷了钱跑了。”

  陆思慧不得不和他解释,不知道怎么回事?她不想他把自己看成是一个不管弟弟死活,只爱自己美的女人。

  前世的时候,他就这样说过她,无情无义,铁石心肠。

  “这样啊!那你去吧!少涵我看着。”

  赵晋琛没想到是这么回事,点点头,他赞同她的做法。

  “谢谢你。”

  陆思慧郑重道谢,快一个月时间了,她欠他的多了。

  这声谢谢他担得起。

  到了裁缝店,果然看到老爷子站在门口犯愁,干活都干不下去了。

  “能不能拿了钱就走啊?怎么和客人交代?”

  老太太急的抹眼泪,那可是九块钱,陆思慧跑了,她们就得陪给顾客。

  “大爷,大娘。”

  陆思慧笑盈盈的出现在她们面前。

  “我就说这姑娘不是那样的人,你还不信,看看,来了不是。”

  老爷子高兴的看着陆思慧,往屋里让她。

  “快进屋,老婆子,给孩子倒点水喝。”

  “不用了,大爷,大娘,我家里出了点事,我弟弟昨晚住院了,今天我来晚了,但是放心,这三套衣服,我两天时间准保做完。”

  陆思慧一刻时间也不耽搁,直接跑去拿布料,照着尺寸裁剪。

  老爷子赞许的点点头,这孩子重承诺,守信用,是个好孩子。

  一天时间,陆思慧除了吃饭,上厕所,就没离开过缝纫机,有了昨天的熟练,今天再干活速度快了很多。

  “大爷,今天就到这儿吧!明天我再来。”

  陆思慧一直干到晚上五点多才停下手里的活,站起来和两位老人告辞。

  “孩子,先喝点糖水,休息一会儿再走,上吊还得喘口气呢!也别太累了。”

  老太太端了白瓷缸走过来,她自己都舍不得喝的白糖,今天也给陆思慧冲上了。

  “不用了,大娘,我得快点赶去医院。”

  陆思慧知道,现在的白糖有多金贵,哪里肯喝,摆手告辞,急匆匆的赶去医院。

  到了医院,推开病房就看到赵晋琛那伟岸的身影,他还在?还没有走?

  “谢谢,应该可以出院了吧!我想回家了。”

  陆思慧看了眼弟弟,脸色还不错,精神也没啥问题,可以出院了。

  “可以,我去办出院手续,你先.......休息一下。”

  赵晋琛眸色复杂的看了她一眼,在医院一天,陆少涵把陆思慧的事情都告诉他了。

  她为了让弟弟念书,也是拼命,拼命赚钱,是个好姐姐。

  三个人走出医院的时候,已经是夕阳映红半边天,陆思慧眯起眼睛看了眼天际,太阳落山前最美的时刻,很快黑暗就要包围大地了。

  “咱们去找我二叔,看看他在市场没有。”

  赵晋琛看了眼满脸疲惫的陆思慧,再看了眼脸色还有些苍白的陆少涵。

  本来是想走回村的,为了照顾她们姐弟俩,决定坐车回村。

  “好的。”

  陆思慧没有拒绝,她双.腿现在还觉得在抖,这是踩了一天缝纫机的后遗症,太累了,走不回去了。

  市场里,赵国庆正在收拾山货,准备一下就回村。

  村里的村民已经早早的赶到他的摊位前,准备坐车回去。

  一般都是来的时候能坐满车,回去能有一半人坐车就不错了。

  “二叔。”

  赵晋琛喊了二叔一声,他和他的感情很好。

  “晋琛,回村啊?”

  赵国庆看到是最有出息的大侄子,脸上就笑开了花。

  “是呀,还有陆思慧姐弟,我们三个坐车,三毛钱,您收好。”

  赵晋琛边说边把钱递过去,二叔也要养活一家人,他不愿意占他的便宜。

  “不要了,回去有的是空位置,不差你们几个人。”

  赵国庆板着脸瞪了侄子一眼,总给他钱,就好像自己是个见钱眼开的财迷似的。

  “二叔,您不要,我们就走回去。”

  赵晋琛执意把三个钢镚放进二叔的兜里,这才对着陆思慧姐弟招手。

  却看到陆思慧在买肉,虽然不大一块,但是也要一块钱左右。

  看了眼陆少涵,他眼里闪过明了,这是想给弟弟补充营养。

  坐车回家节省了体力,陆思慧给赵国庆拿钱,结果被告知赵晋琛已经帮她们姐弟付了。

  车上的人都打趣陆思慧。

  “思慧啊!你是个有福气的,看看人家晋琛对你们多好。”

  “就是,没结婚就舍得给你花钱。”

  你一言我一语,把陆思慧说的好像高攀了赵晋琛一样,让她感恩戴德。

  陆思慧只得默默点头,一声不吭。

  这样还引来车上人不满,在她们看来,陆思慧是个白眼狼。

  “晚上我请你吃饭。”

  下车的时候,陆思慧小声对赵晋琛说了句,没等他回答,她就走了。

  她是没有别的意思,不知道怎么还赵晋琛人情,就打算请他吃饭,算是感谢了。

  赵晋琛默默看她离开,拒绝的话忘记说了,等看到她走远了,才想起来自己不该答应。

  回到家,又是听到妈墨迹,说鸡蛋是给弟弟补充营养的,被赵晋琛送给白眼狼了。

  总是墨迹的他心烦,晚饭都没吃,就到山上溜达。

  他想起自己前两天下的套子,就想去碰碰运气。

  信步走过去,山路寂静,除了鸟叫虫鸣,再就是树叶被风吹的沙沙响声。

  再往前不远就是自己下套子的地方,刚走过去,就听到有人用微弱的声音喊救命。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