朝着声音响起的位置跑过去,密林的深处是断崖,声音就是从那里发出来的。

  趴在悬崖边上朝下看,各种绿色植物挡着视线,他并没有看到人。

  “有人吗?”

  他试着喊了一声,等了一下,没等到回应,以为自己刚才就是听错了,站起来准备离开。

  “救命,救命。”

  他刚转身要走,又听到有人在山崖下喊救命。

  这次绝对没有听错,他皱眉四下看了一眼,山间就是这点好,藤蔓比较多。

  扯了一根长藤蔓,拉了拉很结实,他抓着藤蔓往山崖下爬。

  从小在山上长大,登高上爬的习惯了,这点高度对他来说,完全没有心理压力。

  下到一半的时候,看到了倒挂在树上,像是蝙蝠一样的孙国栋,他大头朝下,脸色涨红,神志也有些不清楚。

  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  赵晋琛锐利的目光看着他身上的衣服,肥肥大大,一点不合身。

  声音冷沉的问了他一句,抓住他的手腕,把他拉起来,不让他再大头朝下控着。

  “晕,我好晕。”

  孙国栋却只是回答他四个字,双眼一翻,人就啥也不知道了。

  赵晋琛抬头看了眼山崖,距离不短,自己上去不费力,但是要带着一个孙国栋,就比较吃力了。

  想了想,拽了根藤条绑在孙国栋的腰上,藤条的另一面绑在他自己抓着的这根藤条上。

  看了眼昏迷不醒的孙国栋,他快速的向上攀爬,等爬到山崖上,他还是双臂用力,往上拉藤条。

  孙国栋别看瘦,也有一百多斤,幸亏赵晋琛平时就臂力过人,还能抗的住。

  中途的时候,孙国栋醒了,睁开眼睛感觉自己身体在动,腰间像是被人用手臂勒住一样,转头朝下看了一眼,吓得他拼命挣扎,鬼哭狼嚎。

  “救命啊!快点拉我上去,掉下去我就摔死了。”

  他这一拼命挣扎,赵晋琛手中的藤条差点滑落,他忙在手上缠了两道,皱眉朝着崖下喊。

  “不想死就别乱动。”

  他的喊声,让孙国栋变老实了,求生的本能促使他自己也伸手抓住藤条,借着赵晋琛的力量往上爬.

  赵晋琛费力的把人拉上来,头上也都冒了汗,看了眼孙国栋,想起昨晚的事情。

  “你昨晚干什么去了?”

  他严肃起来,那也是浑身散发寒意,凌厉的目光逼视着孙国栋,放火的嫌疑人里,他是排在第一位的。

  “我昨天去县里了,想申请考大学的指标,但是知青办不给我指标,我回来后心情烦闷,原本想的是上吊死了算了,没想到掉到山崖下,我又怕死了。”

  孙国栋有些不敢和他对视,瘫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,脸色白的像是一张白纸。

  刚刚是吓得半死,满头都是汗,这会儿还没有从惊恐中缓过来。

  赵晋琛凌厉的目光一直盯着他的眼睛,在他的眼里确实是看到了绝望。

  “你是什么时候从县里回来的,又是几点进山,谁能给你证明?”

  赵晋琛根本就没有放弃对他的怀疑,连着抛出三个问题,逼着他回答。

  “我昨天下午去的县里,找到知青办和领导求了一下午,他都不肯给我指标,说我作风有问题,给知青抹黑,不会让我回城了,让我一辈子都呆在山沟里,几点回来我不记得了,反正天都黑了,我浑浑噩噩的走回村里,看着这穷山沟,心里绝望就不想活了,这就来了山里上吊,结果掉到山崖下,呆了多久我也不记得了。”

  孙国栋面如死灰,说话都有气无力,双手撑在地面上,眼睛盯着赵晋琛的鞋,给人的感觉真像是万念俱灰,生无可恋的样子。

  赵晋琛虽然很少和知青接触,但是也知道这些来自大城市的知青们,有些受不了农村的苦,嘴上喊的口号好,但是心心念念想的都是回城里。

  所以孙国栋的话看似没有破绽,因为作风问题不能返城,就算是勉强回去了,这个污点也会被记录到他的档案中,以后再找工作,或者是想要升职,就成了一大污点。

  “还想死不?”

 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孙国栋,既然那么想回城,怎么就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,犯错了,就得认。

  听妈说,这小子以前没事就在陆思慧家门口晃悠,想起陆思慧被袭击的事情,赵晋琛猛地上前,抓住他的两只胳膊,把袖子撸上去。

  没有伤疤?难道是冤枉他了?

  孙国栋被他的举动弄得心惊肉跳,紧张的看着他,都没敢问他要干什么?

  “我不想死了,大头朝下吊着,我生不如死,还是想好好活着。”

  害怕赵晋琛把他扔下去,他急忙举手表态。

  “能不能走?”

  赵晋琛皱眉看着他,脸色比刚才好多了,之前都涨成了紫红色。

  这会儿变得白里透红,正常起来。

  “能。”

  孙国栋试着站起来,腿还是软的像面条,但是看到目光犀利的赵晋琛,他把不能两个字吞回去,老实的点点头。

  “那就走吧!”

  赵晋琛说完不再看他,虽然那晚袭击陆思慧的人不是他,但是不代表昨晚去她家放火的也不是他。

  毕竟谁也不能证明他几点上山的,也许是放完火,心里害怕跑到山上躲着呢?

  孙国栋在他身后跟着,一双眼睛叽里咕噜乱转,不知道在想什么?打的什么主意?

  下山的时候,天边的火烧云褪尽,天际间只剩下月亮的清辉,林间哗哗的响着,有树枝被风吹动的响声,也有不知道是什么动物,被脚步声惊扰,逃串发出的声音。

  孙国栋一路上都是心事重重的样子,赵晋琛又是个不爱说话的主,都默不作声的走着。

  孙国栋是光着脚丫的,踩在石阶上被石子硌的生疼,却又一声不敢吭。

  赵晋琛觉得他走的很慢,回头就看到他光着的两只脚,眯起眼看着他,问出的声音透着寒意。

  “你的鞋呢?”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