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掉到山下去了。”

  孙国栋心里一惊,没敢抬头,小声回答了一句。

  赵晋琛盯着他看了足足有一分钟,把孙国栋看的满头冒汗,忐忑的看着地面。

  “那么巧,你的鞋就丢了?”

  赵晋琛声音里透着怀疑,目光更加凌厉了几分。

  孙国栋不光是鞋没了,身上的衣服也是一缕缕的,看着像是被山上的树枝荆棘刮的,这里面就有值得人怀疑的地方。

  陆思慧家进的人,可是留下脚印了,公安局也采集完,现在正和村里那几个嫌疑人对鞋印,这个孙国栋偏偏鞋就丢了,想不让人怀疑都不可能。

  “你也看到我落下的地方了,我之前挣扎往上爬,结果又掉下去了,然后鞋就丢了。”

  孙国栋偷眼看着赵晋琛,月色下他的神情看不清楚,但是他语气里透着怀疑。

  所以他回答起来就加了小心,赵晋琛又深深的看了他一眼,说的是没有漏洞,但还是有值得怀疑的地方。

  “ 那就是说,你的鞋掉到山涧里了?”

  他转身继续往山下走,问的像是漫不经心,其实是有他的打算。

  “是呀,我挣扎往上爬的时候掉下去的。”

  孙国栋这次回答的特别痛快,赵晋琛没有再吭声,大步往山下走,也不等孙国栋,反正他也不是女人,不怕黑。

  陆思慧回到家里就开始准备,买回的那点肉被她切了几片用来炒蘑菇,剩下的剁成肉馅,包了野菜猪肉馅的两和面菜团子,大锅里添油,用油渣和酸菜粉条炖在一起,上面蒸上两和面野菜猪肉馅团子。

  说了请赵晋琛吃饭,自然不能只做两个菜,她到院子里摘了小白菜.臭菜还有小辣椒洗干净,另外又洗了一把小葱,都放在盘子里,用干妈给的大酱,打了两个鸡蛋,做了鸡蛋酱,前世的时候,她知道赵晋琛喜欢吃蘸酱菜。

  前世的她费尽心思讨好他,用心去打听,去了解,知道他都爱吃什么?

  第一就是爱吃带馅的东西,什么包子,饺子,菜团子,只要带馅他都爱吃。

  第二就是蘸酱菜,给他肉都不换。

  第三就是比较喜欢吃杀猪菜,现在这个她淘换不来,村里没有人杀猪,她也没地儿给他买血肠。

  饭菜做好了,她想打发弟弟去找赵晋琛,又想到马春妮的那张嘴,最后还是算了,自己站在门口等着。

  “思慧,吃饭了吗?干妈今晚菜做的多,给你端点过来?”

  周大娘看到陆思慧站在院门口,不知道在看什么?就过来问了一句。

  “干妈,今晚您和我干爹来我家吃饭吧!我还请了赵晋琛。”

  陆思慧看到干妈就笑了,单独请赵晋琛,孤男寡女不好说,早也想请干妈和干爹吃饭了,正好一起来。

  “啊?那我回去问问你干爹。”

  周大娘本来是想说不来的,孩子有口吃的不容易,但是听到还请了赵晋琛,就觉得应该过来,帮干闺女撑场面。

  她这边回家喊老头子,那边陆思慧还在焦急的往赵家看,赵晋琛回去的时候没有答应来不来。

  能不能是忘了这回事?

  正想着该怎么去喊他时,就看到山上走下来两道黑影。

  前面那个身形挺拔的男人,不用看脸,就知道他是赵晋琛。

  这也许就是前世养成的习惯吧!她注意他的一举一动,哪怕在上千人的队伍里,她都能一眼找到他的身影。

  “赵晋琛?”

  她忙对着他挥手,喊声不大,但是相信他能听得到。

  前院就是赵家,若是太大声被马春妮听到,又该说她勾.引赵晋琛了。

  赵晋琛和孙国栋是一前一后下山的,他的视力特别好,这是在山里打猎练出来的。

  远远的就看到陆思慧翘首以望,方向是他家。

  听到她在喊自己,他就走过去,不解的看着她,此时应该是吃饭时间,村里炊烟袅袅,家家都在忙着做饭。

  “你怎么站在外面?”

  “我说要请你吃饭的,你忘了?”

  陆思慧眼里闪过自嘲,她都已经习惯了不是吗?

  她说的话,她做过的事,这个男人又有什么时候记在心里过?

  蓦然的转身,她就不该提出请他吃饭,徒增羞辱罢了。

  “不好意思,我刚才在山上救了他,所以把这事忘了。”

  赵晋琛看到她眼中的失望,心里突然有种不舒服的感觉,忙喊住她,小声解释一句。

  陆思慧好奇的看过去,当看到被赵晋琛救的人时,眼里又迸射出仇恨。

  手紧紧的握拳,努力压抑着井喷一样的恨意,为什么要救这个人渣,他死了世界才干净。

  这种人活着就是污染空气,制造废物。

  孙国栋嫉妒的看了眼赵晋琛,又怨毒的望向陆思慧,果然是个贱女人,因为赵晋琛是干部,她就上赶着他。

  自己是个穷知青,她平时高傲像个公主一样,做作的女人,不过就是个势利眼而已。

  当目光和陆思慧的对上之后,他愣住了,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。

  她那是什么眼神?充满恨意,像是恨不得吃了他的肉,喝了他的血似的。

  这眼神似曾相识......

  猛然想起来,那天她落水,自己上前关心她,当时她就是这样瞪着他,然后就过来想掐死他。

  双手护住脖子,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,喉咙处有种发哽的感觉,像是已经被她掐住,那滋味很难受。

  “进屋吧!我还叫了我干妈,干爹。”

  陆思慧连着做了三个深呼吸,才把滔天的恨意咽回去。

  对孙国栋看都不看,微微侧身,往院里让赵晋琛。

  她特意搬出干妈和干爹,就是为了让赵晋琛知道,不是只有孤男寡女,省的他顾忌太多。

  “好。”

  赵晋琛犹豫了一下,看到陆思慧低头望着地面,点头答应了。

  孙国栋目送这俩人走进陆家,眼神怨毒的看着陆思慧的背影,恨的攥紧拳头,夜色中发出咯咯的响声。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