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呦,这谁啊?”

  周大娘和老伴一起过来吃饭,看到孙国栋像个幽灵一样站在陆思慧家门口,她是听到咯咯的骨关节声音,只是夜色中没看清楚孙国栋带着恨意的目光,扯高嗓子问了一声。

  昨晚陆家差点被人放火,坏蛋还没抓住呢!必须提高警惕。

  “是我。”

  孙国栋听到周大娘的声音,忙收回目光,重新装做老实巴交的样子,小声回了一句。

  “这不是孙知青吗?都快娶陆思瑶了,就别老到这儿门口站着了,让人看了误会。”

  周大娘见是他,说话就更没好气了,啥东西,这也是受过教育的人,没羞没臊的和人钻树林子。

  “是。”

  孙国栋脸色铁青,但是也不敢惹周大娘,这可是根红苗正的主,村长都让着几分呢!

  他一个成分不好的知青,惹了周大娘,还在不在村里呆了?

  “赶紧走啊?”

  周大娘见他只是答应,却不肯移动脚步,忍不住开口赶人。

  “哦。这就走。”

  孙国栋心里升起了浓浓的屈辱感,被周大娘这样赶着,怎么那么像是被人驱赶的一条狗?

  他是人,是一个来自大城市的文化人,却让一个没文化的农村老太太像是赶狗一样赶着?

  恨死这村里的人了,他若是有一天发达了,一定让她们知道后悔两个字怎么写。

  咬牙切齿的离开,光着脚踩在村里的石路上,突然脚底掌传来一阵剧痛,他站立不稳一屁.股坐到地上。

  疼的浑身发抖,颤悠悠的搬着脚丫看。

  不知道是谁那么损,土里埋了一根钉子,他怎么就这么倒霉?偏偏就踩到上面。

  拔下钉子,疼的他满头冷汗,闷哼一声,努力忍着疼,往外挤血。

  钉子看着都生锈了,不把血挤出去,得了破伤风怎么办?他真怕自己会死在这个穷山沟。

  再说陆家,赵晋琛进屋就闻到扑鼻的饭菜香味,屋里点着煤油灯,昏暗的灯光下,看到饭桌上放着的四盘菜。

  一盘肉炒蘑菇,一盘酸菜粉条,一盘大葱炒鸡蛋,还有他最喜欢吃的蘸酱菜,另外还有一盆两和面菜团子。

  抬眼看向陆思慧,这饭菜在农村来说可是够硬了。

  “干妈,干爹你们来了,快请坐。”

  陆思慧是看到他望过来的目光的,却故意装作没看到,先是把干爹干妈让到座上,然后请赵晋琛入座。

  “请坐,不好意思,我家没有酒,咱村里也没有卖的。”

  陆思慧和赵晋琛说话客气却有透着疏离,赵晋琛听的眉心微微一皱。

  很不喜欢这种感觉。

  “哈哈,干爹带来了,度数有点高,苞米瓤子酿的酒,晋琛啊!咱们爷俩喝两杯?”

  周大爷心里高兴,干闺女不错,还知道请自己吃顿饭,不愧老婆子对她好,这孩子知道感恩。

  “好的,就陪大爷喝两杯。”

  赵晋琛就算是坐在凳子上,也是腰板拔得溜直,陆思慧看着他,发现在记忆中就没见过他弯腰驼背过,不论什么时候,他的腰脊都是挺起来的,这恐怕就是练武人的习惯。

  家里没有酒杯,她拿了两个空碗给干爹和赵晋琛。

  赵晋琛能喝,这点她还是听他的同事说的。

  想想俩人前世的夫妻岁月,根本就是貌合神离,外人面前还认为是恩爱夫妻呢!可笑却是连最熟悉的陌生人都不如。

  赵晋琛和周大爷喝酒,陆思慧就忙着给干妈夹菜,没有她对自己的关心,处处帮她出头,日子还不知道过的得多糟心呢?

  “思慧,你这团子做的可真香,这是野菜和肉馅的?挺清香啊!”

  周大娘拿了团子咬了一口,就开始赞不绝口,原来野菜也挺好吃,以前就觉得苦了,可能是她不会做吧!

  “好吃就多吃点。”

  陆思慧看着干妈喜欢吃她就高兴。

  “晋琛啊!看看我们思慧多贤惠,饭菜做的真香。”

  周大娘趁机在赵晋琛面前给陆思慧美言,希望他能看到陆思慧的好。

  赵晋琛装作没听到,举着杯子敬周大爷:“周大爷,我敬你一杯,您可是老前辈了。”

  周大爷以前也当过几年兵,后来就退伍回来了,所以在这靠山屯很受尊重。

  “哈哈,我可没你有出息,当了四年兵,做了四年饭,你现在就是保卫科长了,将来不得高升啊?”

  周老爷子笑着摆摆手,他是当的伙头兵,早早地就退伍了,没啥出息。

  “干爹,吃菜。”

  陆思慧帮周大爷夹菜,顺便给赵晋琛夹了蘑菇炒肉,蘸酱菜她没动,不愿意让他知道,自己清楚他的口味,因为前世的此时她们还不熟悉。

  “谢谢。”

  赵晋琛礼貌的道谢,却并没有动蘑菇,而是拿起菜团子吃起来。

  陆少涵崇拜未来姐夫,自然是挨着他坐着,啥菜都往赵晋琛碗里夹,看着就亲热。

  “少涵,你头还晕不?”

  赵晋琛关心的看了他一眼,脑袋后面鸡蛋大的包,这么快就出院,他有点担心。

  “没事,就是这个包疼。”

  陆少涵双眼亮晶晶的看着姐夫,他在关心自己呢!心里感觉很开心。

  “晋琛,你可得好好查查,我觉得最可能就是思慧的坏二叔,为了房子啥手段都使。”

  提起这事,周大娘这饭就咽不下去了,放下筷子气愤的骂起来。

  “我觉得也是那两口子,听人说,昨晚她们两口子都出门过,只是没有人看到她们点火,不过,我觉得跑不了她们。”

  陆思慧静静的听着,她也怀疑是二叔二婶,可是房子都归队里了,再害死她和弟弟,对她们有什么好处?

  这点是她想不明白的。

  “对,她们是看不得思慧好,自己的闺女丢人现眼只能嫁给知青,思慧却嫁了个好男人,生活比他们好了,房子也归了公,又嫉妒又恨,就来害思慧了。”

  周大娘点点头,附和丈夫的话。

  “干爹,您说昨晚有人看到他们出门了?那往哪个方向走,她们看清楚了吧?”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