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起去求知青办书记的事,他拿出从陆思瑶手里骗来的钱,给周书记买了两盒烟。

  想着疏通一下关系,就能参加明年的高考,他要回城,做梦都想离开这个穷山沟。

  可是,书记烟扔到他脸上,告诉他死了这条心吧!

  “本来就是成分不好,你若安分守己,我给你个指标也不是问题,但是现在,你丢了我们知青办的脸,事情闹到县里去了,我都受了批评,县里发话了,孙国栋情节恶劣,取消返城资格,就算是所有的知青都回城了,你也得留在农村,城里的户口都取消了,直接下放到靠山屯,你永远的留在那里吧!”

  听完这番话,孙国栋直接跪下了,苦苦哀求,却无济于事,被赶出知青办。

  他悠悠荡荡的在城里晃,看着那些骑着自行车上下班的城里人,眼里冒着蓝光。

  曾经,他家使奴唤婢,有的是钱,现在,落配的凤凰不如鸡,他连回到城市的资格都没了。

  这一切都是陆思慧害的,他恨死了她。

  无精打采回到村里,他又听到陆思慧要嫁给赵晋琛了,要去当城里人。

  想到自己以后就要永远的留在大山沟里,她却可以进城,哪里有这个道理?

  夜色一点点的落下,他漫无目的的走向陆思慧家,看着她家里点着煤油灯,想着第一次看到她时,美的惊若天人的笑容,心像是被扔到油锅里烹炸。

  恨意如同雨后春笋般,不可抑止的生长。

  看向不远处的陆思瑶家,他该去看看她了,兴许从她手里多挤出点钱。

  买些像样的东西送礼,兴许就能回城。

  张秋花不同意他和陆思瑶的事情,所以他没敢敲门,而是跳进她家院子,趴在她屋里的窗户下,想喊她一声。

  却是机缘巧合,被他无意中听到了陆少成的话,心里像是盛开了一朵花,是呀,得不到,就毁灭吧!

  赵晋琛顺着山崖往下落,他的动作轻盈的像是雄鹰飞落,脚蹬着崖壁,一荡,人就向下落一大截,深不见底的山崖,赵晋琛竟然没有一丝惧意。

  一根藤蔓用尽,他找到一个凸起的石头跳落,然后寻找另一根藤蔓,继续向下落。

  山里的猴子看的眼睛都直了,这个人类飞纵的速度,比它们还快。

  一路下来,赵晋琛看的仔细,不遗漏任何疑似物品。

  快到山崖底的时候,看到一只鞋,此时他的额头上已经冒出细密的汗珠。

  山间闷热,此时太阳像是下火一样蒸烤着他,将鞋放进兜里,擦了把汗,继续向下。

  他要的是一双鞋,不是找到一只就算了。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,找寻了一上午,他终于在崖底找到了另一只鞋。

  看了一下,确定和之前找到的是一双后,他没有爬上山崖,而是顺着崖底离开。

  这条路久未有人行走,荆棘遍布,举步维艰。

  他皱了下眉,仰头看向山崖顶部,真高啊!这个距离,他是怎么下来的?

  从小上山爬树,也不曾攀爬过这么高的崖壁。

  等赵晋琛走山路爬上山崖顶部的时候,太阳都已经西沉,他整整在山里耗费了一小天。

  没有耽搁,直接去了县里。

  从县里公安局出来,他到街面上的面馆里吃了一碗兰州拉面,饥肠辘辘吃什么都香,一碗拉面下肚,他反倒更饿了。

  “老板,再来一碗。”

  老板看了他一眼,这人也不知道从哪里回来的,身上的衣服划坏了几个口子,脸上也有伤。

  不过他没敢多问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他还是懂的。

  这第二碗,他加了点分量,这老板实在,吃第二碗应该加点量。

  赵晋琛皱眉看着面前加量的面,又多掏出一毛钱拍在老板手里。

  “您这是加量了。”

  老板看着手里的钱,咧嘴笑了下。

  这人还真好,不爱占便宜,多一两面,还给钱。

  回村的路上,赵晋琛深深吸了一口气,该做的都做了,剩下的只能等公安局的侦查了。

  陆思慧照例在裁缝店里忙了一天,那三套衣服总算做完了。

  陆续还有客人想做一样的衣服,都被她拒绝了,马上就到结婚的日子,她暂时不能往城里跑。

  “姑娘,你看,我和老头子岁数都大了,他的眼力一年不如一年,这店里也缺个人,你若是不嫌弃,还像现在这样,不过赚的钱,咱们两家均分,我们出地方和机器,你出人,你看中不?”

  老太太亲自出来劝说陆思慧,这两天的合作,让她们尝到甜头,有很多客人慕名而来,点名要做这个样子的服装,陆思慧为这个不大的小店,创出了一点名气。

  不出力就能赚钱,谁不开心。

  “大娘,我要结婚了,三天后就是日子,这几天我不能再出来,等结婚之后,我丈夫若是同意,我就来和您们谈合作。”

  陆思慧听后眼睛都亮了,这也是她之前的用意,可惜时间有限,以前是想着自力更生。

  现在好,又和赵晋琛纠.缠在一起了,赚钱的事情自然就得耽搁。

  此时,她正在用那块白色的确良,做一条漂亮的连衣裙。

  大荷叶领,细收腰,大裙摆,虽然是白色,可是她用从自己红布料上剩下的碎布,做了几朵红色的漂亮玫瑰花,小花朵都只有大拇指甲盖大小,缝在荷叶领边上,腰带在腰身后做了一个大蝴蝶结。

  本身白色是太素,一般都视为不吉利,家里有老人,小姑娘就避讳穿白色衣服,戴白色帽子。

  但是领子上有这几朵红色的玫瑰花点缀,简直就是点睛之笔,裙子看起来不那么素了,时尚漂亮。

  陆思慧自己穿上试了一下,当拉开布帘走出来的时候,看的老太太眼睛都亮了。

  “这裙子,真漂亮,姑娘,你是怎么做出来的?”

  陆思慧对着镜子照了一下,心里也很喜欢。

  转头对着老裁缝夫妻笑着问了句:“大爷,大娘,这裙子就放在您这里卖,标价二十块钱,少一分都不卖,到时候分给你们五块钱,您看可以不?”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