胖大妈撇撇嘴,她不认可陆思慧的示范。

  “那好,大妈,咱们再看看她胳膊上。”

  陆思慧猛地拉起张秀敏的胳膊,挽起她的袖子,张秀敏雪白的胳膊上有一个血淋子,像是刚刚刮破的,上面还有皮肤组织呢!

  “大妈,您看位置是一样的吧!如果是我刮坏的布料,她手臂上的伤是咋来的?”

  陆思慧讥讽的看着慌乱的张秀敏,到底是年轻,马脚没藏好就来找自己算账。

  “如果大伙有耐心出去找找,兴许在某个钉子上还能找到这姑娘衣服上的纤维呢!”

  陆思慧看着张秀敏的脸色变白,知道自己的判断没有错。

  只是不清楚她是不是故意把衣服刮坏讹自己?

  “这姑娘心眼咋这么坏呢?老裁缝多憨厚的人,你也欺负?”

  “就是,谁家的姑娘,这不是讹人吗。家里大人呢!赔人家老裁缝名誉。”

  刚刚指责陆思慧的顾客们,调转枪头,开始指责张秀敏。

  小姑娘面子薄,没有陆思慧沉得住气,捂着脸哭着跑了。

 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,衣服倒不是她故意刮坏的,而是因为生气陆思慧要嫁给赵晋琛了,又不肯认她做干妹妹,断了她接近赵晋琛的机会。

  她出门就气的猛摔门,回手的时候就听到布料发出刺啦一声脆响,胳膊上一阵剧痛。

  门上有一根钉子,她这么一挥手正好刮在上面,衣服破了,胳膊伤了,她更恨陆思慧了。

  又心疼衣服,最后眼珠一转,想到讹她的主意。

  这样还能让她上火,还不损失自己的钱,一箭双雕。

  没想到被陆思慧揭穿了,在人前丢脸,她在心里又恨了陆思慧几分,咬牙发誓,以后有机会,一定报复回去。

  “大妈,事情都清楚了吧!老裁缝的手艺没问题,人品更是像金子,经得起考验,另外为了避免今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,郑重宣布,当面看清楚,货物出门,概不负责。”

  她趁机帮老裁缝立规矩,有一就有二,万一再来人讹老人家咋办?

  “对,自己看清楚。”

  胖大妈不好意思的重复一句,自己被人当了枪使,她心里窝火啊!

  “大爷,大娘,我先走了,如果有机会咱们再合作。”

  陆思慧和老裁缝夫妻告辞离开,这刚刚打开的局面,因为和赵晋琛结婚被迫放下。

  结婚后,就不自由了,她想出来做生意,那个马春妮能让吗?

  到家后,她直接去了周大娘家,把衣服给她老人家穿上,不大不小正合身,看着人都年轻了几岁。

  “思慧,这颜色我穿是不是艳了点?”

  周大妈手足无措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都几年没穿新衣服了,今天沾了闺女的光,可是突然穿新衣服,让她浑身不自在,走路都不知道该迈哪条腿了?

  “不艳,干妈,显得你年轻了。”

  陆思慧双手扶在干妈的肩膀上,和她一起看着镜子,面对干妈的时候,她脸上的笑容是纯真的,像个孩子在和母亲撒娇。

  “那好,那干妈就穿。”

  周大娘眼角湿润了,孩子这是心里有她,自己没白疼她。

  “思慧,早点休息,明天干妈起早过来帮你梳头。”

  周大娘临走的时候吩咐陆思慧,新娘子不睡好觉,明天就不漂亮了。

  “好的,谢谢干妈。”

  陆思慧笑着送走干妈,抬眸看了眼赵晋琛家的窗户,想到明天又要成为赵家人,心里有些忐忑。

  转身回屋,干妈做的被褥整齐的叠放在炕上,上面放着用红纸剪的喜字。

  墙上挂着她结婚穿的衣服,用手摸了摸,眼神有些恍惚,一点要嫁人的开心都没有。

  “姐,赵大哥是好人,他一定能对你好。”

  陆少涵以为姐姐是担心嫁过去的日子,忙过来安慰她。

  “少涵,姐姐担心你,结婚三天才让回门,这几天你小心点。”

  陆思慧抬手摸了摸弟弟的头发,不放心的嘱咐他。

  突然感受到离别的难过,三天,时间不长,但是她却一分钟都不想和弟弟分开。

  “姐,我没事,再说你就住在我前院,有事我喊一声你就能听到,再说还有干妈呢!她也不会不管我。”

  陆少涵恋恋不舍的看着姐姐,他也舍不得和姐姐分开,她走了,家就空了。

  少年的心里,升起不安,这么大的房子,他自己挺不起来,但还是不想让姐姐担忧,故意装出无所谓的样子,安慰姐姐。

  “是,干妈对咱们是真好。”

  陆思慧点点头,希望一切能顺利,收起难受的心情,看向弟弟笑道。

  “少涵去睡吧!姐姐收拾完也睡了。”

  弟弟出去后,陆思慧自己静静的坐在炕上,留恋的看着屋里的一切,出嫁后,她就带弟弟离开靠山屯,这房子里的一草一木都是爸爸的心血,她舍不得。

  次日清晨,赵晋琛家四点多就起来忙乎,贴喜字,做大锅菜,这时候办喜事比不得现代,条件艰苦,每张桌子上只有一盆菜,蒸的两和面馒头,流水席,吃没了,再添菜,但是也有想赖在桌上不走的,填过一次菜后,如果桌上的人还不下去,是不会再上菜了。

  马春妮再不高兴这门亲事,该准备的也得准备,不然老头子那关都过不去。

  赵大山昨天上街里割了十斤肉,他不想让村里人随份子了,连点油水都吃不上。

  赵明艳和赵晋川一大早就起来贴喜字,抽着脸,嘟着嘴,看着就不高兴。

  赵晋琛还是一身蓝制服,不过却是没上过身的新衣服,单位刚刚发的,他是留着和丁美娇结婚穿,没想到,婚是结了,新娘子却换了人。

  “老赵,我来凑个热闹。”

  村里的喇叭匠老刘头跑过来,谁家有个红事白事,他都过来吹一通喇叭。

  喜事吹欢喜的调子,丧事他吹的喇叭能把人听哭。

  “太好了,老二,给你刘大爷拿盒烟。”

  赵大山人逢喜事精神爽,开朗的大笑,老大今年娶媳妇,明年兴许自己就能抱孙子。

  村里面两家办喜事,赵家这边唢呐欢快的唱着,陆家山却愁眉苦脸的嫁闺女。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