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都怪你,非得订在和陆思慧一天结婚,看看人家风光出嫁,咱家灰溜溜的嫁闺女,不对,是娶姑爷,窝囊不?”

  陆家山生气的埋怨媳妇,不明白她是咋想的?

  “咱们抢在她前面走,给她家添堵,你这都不明白?”

  张秋花阴狠的眯起眼睛,农村有个讲究,结婚抢早,越早越吉利。

  她还想着让陆思瑶和孙国栋走在前面,一辈子压着陆思慧。

  “我看没给她添堵,我心里倒是堵得慌,那事公.安.局还在查呢!”

  陆家山这两天过的提心吊胆,那天他去了,也点火了,真被发现,是不是得蹲监狱?

  “没事,这么多天过去了,不是啥事都没有?大半夜的谁能看到你?”

  张秋花白了他一眼,自乱阵脚,一点担不起事。

  陆思瑶坐在镜子前,心里也是憋屈的很,她心高气傲,一直想压着陆思慧,偏偏从小到大,只要有陆思慧在,她的风头就都被她抢过去。

  “闺女,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,就希望那个小白脸能有回城那天,把你带去城里享福,不然的话,有你后悔那天。”

  到底是自己闺女,张秋花过来帮她梳头,开脸,嘴里还不忘了碎碎念着。

  “妈,你少说两句,我就不信自己一辈子都不如她?”

  陆思瑶看着镜中的自己,咬着唇发狠,至少她得到了心爱的男人,虽然现在看不出他好,等回城那天,她一定要到陆思慧面前去耀武扬威。

  “换上衣服吧!马上该有人来贺喜了,咱家也没钱买喜糖,就只能用瓜子招待了。”

  张秋花本来还想再墨迹几句,可看到姑娘脸色很不好,剩下的话,她又咽了回去。

  陆思慧这会儿也在梳洗打扮,周大娘一清早就过来了,帮着她开脸,梳头。

  “思慧,你这头发可真好,又黑又滑,一梳就能梳到底。”

  周大娘边给她梳头,边夸干闺女的头发,再看镜中的俏脸,心想赵家小子也是有福气的,她干闺女可是十里八村数一数二的漂亮姑娘。

  “谢谢干妈。”

  陆思慧从镜子里看着干妈柔柔的笑着,没啥化妆品,她也不用化,都是自然美。

  本来是想梳一个漂亮的发型,最后想想还是算了,就是一场假结婚罢了。

  周大娘手也巧,将她的头发挽成发髻,然后还在发髻边上别了两朵红色的小花。

  “我闺女就是好看,这一打扮城里人都比不上你。”

  陆思慧穿着自己做的那身衣服,干妈又给她梳了盘头,镜中的佳人是够让人眼前一亮的。

  太阳升起来就是好时辰,赵晋琛被老爸披上一个红花,推着出门了。

  唢呐跟着他走,村里人两边参加婚礼,由于陆家没准备饭菜,最后都汇集到赵家来了。

  这就显得赵家这边热热闹闹,而陆家山家门口就冷冷清清。

  “快点,老赵家小子出门了,你俩记住了,就在他们前面走,压着她们运气。”

  看到赵晋琛离开家,张秋花就开始嘱咐闺女和孙国栋,这小子今天还算听话,早早的就来了,不过看着有点萎靡不振,让她用冷水给激了一下,这会儿精神了。

  “好。”

  孙国栋点点头,眼中闪过算计,虽然他觉得未必有什么用,但是能让陆思慧和赵晋琛心里堵得慌,就值得他去做。

  他今天穿的是半新不旧的军装,搞串联时候买的,如今没钱买新衣服,就拿它应付了。

  陆思瑶倒是穿着一身新衣服,不过不是红色的,而是白底红花,谁让他们家现在拿不出钱来。

  孙国栋家里已经知道儿子结婚,却是一分钱都没拿,这让陆思瑶心里很不痛快。

  赵明艳撅嘴跟在大哥身后,眼睛却朝着陆家看,今天孙国栋就要结婚了,但娶的不是她。

  心抽着痛,她恨死自己那天的冲动了,虽然让陆思瑶丢了人,但是自己也丢了心爱的男人。

  回家后,她呕的病了一场,后来她还心存侥幸去找过孙国栋,可惜得到的是他要和陆思瑶结婚的消息。

  正想着孙国栋,就看到他和陆思瑶走过来,见到赵家迎亲的队伍,他们一路小跑走到大哥前面。

  村长李耀祖今天是证婚人,也是媒人,他跟着一起去陆家接陆思慧。

  看到陆思瑶和孙国栋的举动,眼珠子就瞪起来。

  “嘿,孙国栋,陆思瑶,你俩从哪冒出来的?”

  结婚抢喜,谁走在前面就压着对方过日子,这在农村都知道。

  但是一般都是尽量把时间提前,像他俩这样硬往人家结亲的队伍前抢的,还是第一次看到。

  “村长,我们今天也结婚,正好这儿有唢呐,我们就跟着走一圈。”

  陆思瑶抿嘴一乐,说的轻描淡写,表情很无辜。

  “是呀!我们没钱雇唢呐,就跟着沾沾喜气。”

  孙国栋更是一本正经的看着村长,但就是不让路,一直不紧不慢的走在赵晋琛前面。

  “凑什么热闹,你家在那边。”

  村长鼻子都快气歪了,大喜的日子,碰上这么搅合,老赵家的马春妮能让劲儿?再吵起来多丧气?

  “村长,我这也是要去看看我姐姐,她也今天结婚。”

  陆思瑶不肯给赵晋琛让路,赵晋琛往左走她就挡到左边,往右走,她就挡在右边。

  赵晋琛剑眉锁紧,他不知道村里那个风俗,但是这个陆思瑶是不是有点太讨厌了?

  “请你让让。”

  他实在忍不住了,冷声说了句。

  “姐夫,没有我帮忙你和我姐还成不了呢!说起来我还是你们的媒人,正好带你认认门。”

  陆思瑶回头看着赵晋琛笑,不过这笑不是好笑,完全是讥讽。

  她是提醒赵晋琛,他和陆思慧是怎么结婚的,自己过的不如意,咋也得往陆思慧眼里扔点沙子。

  今晚的洞房花烛夜,看她怎么过?

  #####亲们,今天过小年,就让我得文文,陪伴宝宝们过一个愉快祥和的小年,爱你们,么么哒。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