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前他喜欢陆思慧,但是占有欲没有此刻这么强烈,那时候想的是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,她早晚会看到自己的好。

  但是,从她落水之后就全变了,她变得很冷,就算是在这盛夏里,她看他的目光都比冬天的冰雪还要冷。

  他不甘心,不甘心这个女人要成为赵晋琛的女人,他哪里比自己好,会武的是粗人,他懂得风花雪月吗?他懂得温情脉脉,情话绵绵吗?

  怀着复杂的心情,他跟着陆思瑶一起走在赵晋琛和陆思慧前面,心里有个声音在狂喊,不要和他结婚,你是我的女人,你就应该和我在一起。

  可是,嘴上一句话都不敢说,他只能用力握拳,却不敢挥向那个面容刚毅的男人。

  “去吧!还捣乱。”

  村长李耀祖忍无可忍,来之前只有赵晋琛一个人,她们说是结婚就算了,现在接到新媳妇了,她们还在人家小两口前面走,明显着就是找茬。

  村里的老人谁不知道,这就是想压着人家过日子?

  换过旁人,早就打起来了,这俩人还没完没了了。

  “村长,我闺女别看出嫁,但也是来送姐姐,所以在前面带路没毛病。”

  张秋花过来给闺女解围,总之她是觉得解气了,能压着陆思慧那个小妖精,谁让她不听话?

  最好是马春妮,在她结婚第一天就把她赶回门,看她还嚣张不?

  “警察来了。”

  警笛声压过了欢快的唢呐,村民有人喊了一声,大喜的日子来警察,这是犯官非啊!这可不是好事。

  陆家山听到警笛声心就突突,故作镇静,但是也不敢看向警察。

  做了亏心事,眼神就透着贼性。

  陆少成趴在爸爸后背上,目光死死的盯着陆思慧,就是她妨碍了自己,他把丢了一条腿的事情,赖在她身上了。

  “陆家山,孙国栋,跟我们走一趟。”

  警察拿出了逮捕令,上面写着孙国栋和陆家山的名字。

  “你们抓错人了吧?我啥也没做啊!”

  孙国栋最先反应过来,看着冰冷的手铐,他开始垂死挣扎。

  “到公安局就知道了,没证据不会抓你们。”

  警察冷冰冰的扔给他一句,把带着手铐的孙国栋推上了绿色吉普车。

  “我啥也没干,放开我,我儿子腿都没了,家里不能没有我。”

  陆家山扔下儿子想跑,被警察直接按倒在地上,强制戴上了手铐,他挣扎着,叫喊着,拖在地上耍赖,就是不想和警察走。

  “别抓我男人,我姑爷,放开他们。”

  张秋花拿出泼妇的劲头,躺在警车前打滚。

  “起来,不然连你一起拘留。”

  警察面容威严的瞪着她,李耀祖为了配合工作,过去把张秋花拉起来。

  “过来俩人看着她。”

  招呼几个膀大腰圆的女人过来拉住张秋花,他自己则过去和警察搭话。

  “同志,我是村长,这俩人是咋回事?”

  “他们涉嫌和之前陆思慧家着火的事情有关系,我要带回去审问。”

  “好,我配合你们的工作,大伙都散散,把路让出来。”

  “不是他们,你们弄错了,不是他们。”

  陆思瑶听到村长和警察的对话,吓得忙出来帮着辩解,张开双臂拦在车前,今天是她结婚的大喜日子,新郎被抓走,她和谁结婚?

  “让开。”

  村长怒斥陆思瑶,她现在是过街老鼠,人人喊打,坏了村里的风水,没被挂上破.鞋游.街那是他仁慈。

  像这样的女人,不老实眯着,还敢叫嚣?简直是不要脸到极点。

  警车呼啸,陆家山和孙国栋这对翁婿到监狱里结伴去了。

  陆思慧静静的看着面前的一幕,之前她就怀疑是二叔放火,可惜她没有证据。

  没想到的是,孙国栋还参与到其中了,这可真是个好消息。

  损失点柴火算什么?

  小波......

  是不是你在帮妈妈?帮妈妈把这个人渣收拾了?

  陆思慧仰头看向白云深处,鼻子酸酸的,感觉小波就坐在云朵中对着她笑。

  赵晋琛看着这一幕,孙国栋是他去公安局提交的证据,可陆家山这边,他不清楚是谁去告发的。

  “唢呐吹起来,害群之马被抓走这是好事,喜事还得继续。”

  李耀祖送走了警察,回来就开始张喽起来,不能听到兔子叫就不种黄豆。

  这种害人的东西,抓起来是好事。

  张秋花追着警察哭喊,陆思瑶傻子一样站在那,抢喜的事早就忘了,再说和谁去抢?她的男人都被抓走了,在他俩结婚的第一天,洞房花烛都没过。

  赵明艳神情复杂的看着孙国栋被抓走,她高兴陆思瑶没嫁成孙国栋,却也担心孙国栋被抓走。

  赵家,婚宴进行中,来的村民送的礼物大多是盆子,毯子之类的,就算是随礼钱也就两块钱而已,但是吃饭可是一家子全上。

  所以这时候办婚事是赔钱的,根本就收不回花出去的钱。

  “看看,张家随一份礼,十张嘴来吃,一张桌子上坐的都是她家人。”

  马春妮挨桌盯着看,回来就气的直喘粗气。

  “不都这样,他家办喜事,咱家不也全去了吗?能来捧场就是好事,别唧唧歪歪的,笑。”

  赵大山瞪了媳妇一眼,吃点东西,瞧她心疼的样,真是小家子气,没好气的骂了她一句,自己则端着酒瓶到主人位置,陪村里几个有影响力的老人,其中就有李耀祖。

  “唉,害群之马除了,以后村里总算能消停一些。”

  李耀祖喝了一杯白酒,能看着思慧结婚他高兴,担心的这么久,她总算嫁出去了,他也能和老哥哥交代了。

  “是呀!陆家山从小我就不看好他,蔫巴人心眼多,当初把他大哥挤走了,看到大哥家日子好起来就去打秋风,人死了还想抢房子,他咋不上天呢?便宜都成他一个人的,作吧!把自己作进去了,就老实了吧?”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