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耀祖见马春妮越说越过分,儿子结婚了,钱还得给她,咋那么不知道磕碜呢。

  一般都是交给家里一部分,小两口自己也得留点零花,她可好,一分不给,跟防贼一样。

  “谁笑话?家家都这样,老人在就不分家,既然不分家,当然钱就要交到家里,我说的有错吗?”

  马春妮本来心里就不高兴,村长给她家硬安了一个媳妇,她一点儿不顺心,现在自己给立规矩,他还想参合,是不是太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?

  “你对,你都对,”

  李耀祖没好气的说了一句,这娘们又犯虎劲儿了。

  一圈酒敬下来,陆思慧听到的都是她命好,找了个好男人,让她要珍惜,好好过日子,早生贵子,给老赵家开枝散叶。

  心里反感的要爆炸,却只能机械的陪着笑脸,木然的跟在赵晋琛身后。

  敬完酒,她就回了新房,把头靠在柜上,太累了,应付的心累。

  新房里没啥吃的,就是被褥里有点花生,栗子啥的,也是图个吉利,让她们早生贵子,她觉得很好笑,自己和赵晋琛前世没有孩子,今生更不会有。

  索性掀开被,把那些花生,栗子,大枣都拿出来,放到桌上竟然有一小捧,还真不少。

  打量了一圈,屋里的摆设和前世俩人结婚时没啥区别,炕席是新换的,被褥是四铺四盖,这时候也算是比较不错的了。

  炕柜是以前旧的,重新刷了油漆,看着也挺新。

  地上挺干净,只摆着一个一头沉桌子,也是老样子,刷的新油漆,还能闻到油漆味呢!

  墙上挂着三个相框,不过里面没有他俩的照片,都是赵家自家人照的黑白相片。

  其中最显眼的就是赵晋琛,他英挺的五官,没有因为是黑白照片而打折扣,依然是那样引人注目。

  桌子上摆着一个镜子,一个收音机,上面盖着红色的纱巾,这算是唯一的电器了。

  剩下的就是村里村民送来的结婚礼物,鸳鸯戏水的脸盆三个,红色的暖水瓶两个,再就是毛毯啥的,这些她都不能用,以后村里人结婚,还得随回去。

  再次坐在赵家的炕上,她有种故地重游的感觉,心里百感交集,说不出是啥心情。

  炕不大,记得前世的洞房花烛夜,她羞涩的等着赵晋琛回来,先把被褥都铺好了,俩人的被褥是挨在一起的,当时她心里甜丝丝的。

  可是赵晋琛进屋后,皱眉看了她一眼,卷起自己的被褥,挪到炕尾,背对着她和衣而眠。

  她哭了一宿,他连看都没有看一眼。

  次日清晨,她刚刚睡着,就被马春妮喊起来做饭,赵晋琛吃完饭就走,一去就不回头。

  后来,她追到单位去,闹着要进城,再后来......

  收起恍惚的心神,今生不会再像前世了。

  从兜里掏出已经准备好的离婚报告,静静的等着她的新郎进来。

  天还没黑,赵明艳就进屋了,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,点上红色的蜡烛,转身就走,连声嫂子都没叫,更没问她饿不饿?

  一天时间,早晨她就被干妈拽着梳头开脸,自然没时间吃饭,到这会儿她早已经饥肠辘辘,饿的受不了了。

  苦笑一下,谁会管她吃不吃饭?她就是一个癞蛤蟆,赵家人都膈应她。

  “饿了吧!你先吃一口。”

  门开了,她没有抬头,却听到一句贴心的话,磁性的声音里带着关心。

  愕然抬头,正对上赵晋琛深如大海一般的眸子,他好像是在审视她?猜测她在想什么?

  “谢谢。”

  鼻息里全是饭菜的香味,陆思慧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叫起来。

  脸腾的就红了,太丢人了,不过就是三顿饭没吃,至于抗议吗?

  “吃饭吧!我去帮妈收拾桌子。”

  赵晋琛的耳力超群,自然听到她肚子叫了,看到她耳朵都红了,低着头不敢看自己,知道她是害羞了。

  自己在这屋里,她也不好意思吃饭,就扔下一句,转身走了。

  他刚出屋,陆思慧就跳下去,跑到桌子前大块朵硕。

  赵晋琛给她拿了两个馒头,一碗带肉的炖酸菜,陆思慧饿坏了,两个馒头一碗菜一点没剩全吃了。

  满足的打了一个饱嗝,摸了摸鼓鼓的肚子,她也太能吃了,竟然还觉得没吃饱。

  而且她觉得今天的饭菜好香,是她重生以来吃过的最香的饭菜。

  掏出手绢把嘴边的油擦干净,想了想都在院子里干活,她也别在屋里呆着了。

  就冲赵晋琛给她送来的饭菜,她也该出去伸把手。

  端着空碗筷走出新房,正好听到小姑子在编排她。

  “妈,这好吃懒做的人果然就是不行,吃饭还得我大哥给送进屋,也不知道出来帮着干点活,真当自己是大小姐呢?”

  看到陆思慧出来,赵明艳马上止住声音,不过看陆思慧的目光里带着挑衅。

  根本就没在乎她听到自己说她。

  马春妮哼了一声,也没把媳妇看在眼里:“既然出来了,就把碗刷了吧!好多都是借人家的,还得还回去呢!手脚轻点,别弄打了。”

  这婆婆的架子她端的很足,下马威必须结婚当天就立下,省的她以后起刺。

  陆思慧看了她们一眼,没吭声,挽起袖子,在厨房里找围裙。

  “找什么呢?”

  马春妮见她挽起袖子,还是很满意的,这是听话老实了,但是见她四处找东西,不满的问了一句。

  “我找围裙。”

  陆思慧懒得喊妈,这女人也不配。

  “给你,懒驴上磨屎尿多,那么多事呢?”

  马春妮找到自己的围裙,没好气的扔给陆思慧,嘴里还嘟囔着。

  陆思慧硬压着没发火,接过围裙默默扎上,走到大锅前一看,满满一下子碗筷,够收拾半宿的了。

  “明艳回屋睡觉,干了一天活了,累死了。”

  马春妮带着闺女回屋了,就把陆思慧一个人扔到厨房里。

  “我来帮你。”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