屋里陷入一片黑暗中,窗帘很薄,月光透过窗帘照进室内,陆思慧裹着被,把后背对着赵晋琛。

  可黑暗中,视觉受了限制,听觉却异常清晰,她能听到他脱衣服的窸窣声音,甚至能听到他的呼吸,闻到他的身上强烈的阳刚气息。

  拽过被,蒙住头,她不想听,这样心才不会慌乱。

  不知道怎么回事?今晚她的心很不安稳,像是要发生什么事,而这事情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。

  赵晋琛一件件脱光自己的衣服,常年锻炼,他身上没有多余的赘肉,全是结实的肌肉块,大长腿上是肌理分明的腱子肉,奔跑起来力量十足。

  迈步朝炕上走去,心里还在做着挣扎,可在看到陆思慧把冰冷的后背对着自己,甚至还蒙着被,不想看到他?

  还有那被自己摔开的分界线,他心里的愤怒就无法平息。

  大夏天蒙着被,还穿着长衣长裤,陆思慧早已经是大汗淋漓,很想把被从头上拿开,却努力忍着。

  突然她的被子被一只大手扯开,她惊呼了一声,伸手想去把被子抢回来,却被赵晋琛抓住手腕,牢牢的束缚于枕头上方。

  “你要做什么?”

  她压低声音怒斥他,这人疯了吗?她已经说的很清楚了,给他自由,只求带自己离开靠山屯,不能就算了,用不着不依不饶吧?

  “做丈夫该做的事情。”

  赵晋琛的声音有些沙哑,也许是因为怒气的原因,也许是因为接下来要做的事情?

  他的眼睛出奇的亮,像是看到猎物的猎豹,马上就要将她捕获撕碎。

  “放开我,你疯了。”

  陆思慧毕竟是过来人,意识到他话里的意思,开始拼命挣扎。

  而她的挣扎在赵晋琛这里无疑是蚂蚁撼树,根本就无济于事,反倒是激起他身体的本能。

  “我们是合法的。”

  想到那个妖孽长相的男人,赵晋琛咬牙说了句,薄唇堵住陆思慧的喊声,一只手继续束缚她的胳膊,另一只手j解除俩人之间的屏障。

  陆思慧大脑一片空白,前世的时候不是这样的,她愕然的瞪大眼睛。

  赵晋琛一直都是冷冰冰的,今晚怎么了,他的身体像是一团火在燃烧,而这火好像是自己那封离婚申请书引起来的,他不是应该高兴吗?为什么会这样愤怒。

  剧痛袭来,她闷哼一声,所有的思想都被疼痛侵占。

  男人因为怒火填膺,动作上一点怜香惜玉都没有。

  陆思慧疼的满头大汗,几乎昏迷,开始的时候还是全身僵硬的,后来想到这是自己欠他的,闭上眼睛由着他了。

  赵晋琛直到后来结束了一切才恢复了理智,低头看着躺在炕上头发凌乱,满头大汗,眼角还有泪珠的女人。

  他做了什么啊?

  翻身躺在炕上,木然的望着房顶,他是因为什么才愤怒的?

  是那封离婚申请,还是想到那个妖孽的男人,他嫉妒了?

  本来不是这样想的,进屋之前他已经想好了,各睡各的,可他刚才却做了?

  侧脸看向身畔的女人,她还是一动不动保持刚才的姿势,眼角的泪水在不断的溢出,落到枕头上消失。

  “我碰你,就让你这样委屈吗?”

  已经消失的怒火再次燃起,赵晋琛翻身抓住她的肩膀,逼她看着自己。

  “是我欠你的,你怎么做,我都不会怪你。”

  陆思慧睁开眼睛,被泪水清洗过的双眼,水一样清澈,她的眼底果然没有怨恨,只有歉意。

  赵晋琛颓然的松开她的肩膀,陆思慧趁机拽过被把自己的身体盖上,用力抓着被头,像是害怕他再把它扯开,来一阵暴风骤雨一样。

  她现在的身体无法承受第二次,简直是像从中间撕裂了一样,动一下都疼的要命。

  手在一旁摸索,她要找到自己的衣服,只有穿上衣服才有安全感。

 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?

  前世的时候,她盼着能和他成为真正的夫妻。

  他却做了五年的柳下惠,无论她怎么勾.引,他都不为所动,即便是喝多了,也能保持理智。

  今生,她不想再和他有任何关系,却再一次嫁给他,原以为会和前世一样,谁知道新婚之夜就被他履行了丈夫权利。

  她什么都不能说?谁叫她是他的妻子。

  可被那样粗暴的对待,心里还是有不甘,愤怒和委屈,眼泪就忍不住的往下流。

  “你......怎么哭了?”

  良久,黑暗中听到赵晋琛带着沙哑和歉意的声音。

  陆思慧扯了下嘴角,低声说了一句:“我疼的。”

  赵晋琛听后沉默了,刚刚他的确是太过粗暴,可是......好像......她是第一次。

  颓然的躺到炕上,没有新婚的欣喜,反倒心里感觉怪怪的。

  他得到了她的身子,却觉得还不够,究竟还有哪里不够,他想不明白。

  闭上眼,干脆睡觉,房间里的味道,提醒他刚刚自己做过什么?

  已经释放过的怒火,变成了一种渴望。

  他也是第一次和女人在一起,因为生气的原因,他好像没有体会到什么滋味,至于销.魂?更是没有感觉到。

  辗转反侧,他有些睡不着了,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没有穿衣服,忙起来找到背心裤衩穿上。

  却看到陆思慧的被在动,她好像也在忙着穿衣服。

  身上的血液顿时狂涌,他忙收回目光,连着做了几个深呼吸,才把那股火压下去。

  想了想,他趿鞋下地,让她先睡吧!自己出去吸根烟冷静一下。

  赵晋琛走后,陆思慧爬起来,拉亮灯绳找自己的衣裤,当看到那身为新婚准备的衣服,扣子被撕掉了,还多了两个撕裂口,她的眉心就忍不住皱起来。

  翻找陪嫁来的衣服,穿上之后,开始发呆。

  她就这样成了他的女人?会不会怀孕啊?好像她现在正好不是在安全期?

  愁眉深锁,如果怀孕了,还怎么离婚?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