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晋琛在院子里点燃一根香烟,深深的吸了一口,缓缓的吐出,新房的灯亮了,她的身影从窗户里透出来,看到她好像在找什么?然后在穿衣服。

  透过窗帘这样看着,有些像皮影戏,她的动作很慢,也许是因为自己刚才太过粗鲁的原因。

  沮丧的挠挠头,心情复杂的很,他怎么就真做了呢?

  屋里的灯灭了,然后是死一般的沉静,他一根烟抽完了,又拿出一根接着抽,时间在一点点的过去,三根烟抽完,他也差不多冷静下来。

  马春妮一直睡不着,主要是心疼那些吃喝,大儿子结婚连彩礼带做被褥,给村里人准备酒席,花了三百多块钱。

  娶的还不是自己随心的儿媳妇,她觉得憋屈,堵得慌。

  听到门响,她爬起来掀开窗帘往外看,见儿子穿着背心裤衩,靠在院墙上闷头抽烟,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,眉心就锁起来。

  “大小子好像出去了?”回头对赵大山小声说悄悄话。

  “别管,睡觉。”赵大山不耐烦的呵斥她一句,哪有当妈.的这么奸臣的,啥事都管?

  累了一天了,他现在只想快点睡觉。

  “不对,该不是那死丫头不让咱晋琛上身吧?不行,我得去看看。”

  马春妮抓起衣服,边穿边往炕下出溜。

  “老实呆着,儿子屋里的事情你也管?要脸不?”

  赵大山一把拽住马春妮的胳膊,把人扯回炕上,这娘们能不能让自己省点心。

  “咋不能管?咱家里里外外花了三百多,她不让晋琛睡那哪行?”

  马春妮一着急声音就有点大,赵大山气的在她屁.股上狠狠拍了一巴掌。

  “老实睡觉,敢过去我打断你的腿。”

  赵大山压低声音骂她,但是下手可是挺重,静谧的房间里发出一声脆响。

  同一炕上还睡着赵晋川,不过是隔着一个布帘,啥声音听不到?

  爸妈尽管声音不大,但说的话却够让这个毛头小子脸红的。

  上身?啥意思?

  赵晋川今年也老大不小的,青春萌动,该发育的都发育了,别看表面上一本正经是个好青年。

  私底下也想女人,班里的女同学眼看着胸脯都鼓起来了,他有时候都想伸手摸一下,看看和自己有啥不同。

  今晚是大哥的洞房花烛夜,他很好奇她们会做点啥?孩子又是咋有的?

  听到妈的话,他有些恍然大悟,原来女人要让男人到身上去啊?

  浑身一阵燥热,他的呼吸变得有些粗重起来,某处不受控制的昂头,一股无处排泄的无名火,将他烧的浑身难受。

  马春妮被丈夫威胁的没敢出去,但是心里憋着一股火,明天一早她就杀过去,看看见红没有,只要没见红,看她怎么收拾她?

  赵晋琛在院里抽了三根烟,才稳定自己的情绪,心里对陆思慧说不清是什么感觉?

  皱眉往屋里走,他不想让村里人,或者家人看到他新婚之夜就在院子里呆一.夜。

  陆思慧把衣服换好,但是不能洗澡,身上很不舒服,刚刚看了眼,她胸前已经沦陷,衣服都有些遮挡不住那些令人遐想的红痕。

  关上灯,她瞪眼看着窗帘,始终弄不明白赵晋琛今晚发什么疯?

  就这样变成他的女人,一切都像是在做梦,但是身上的酸疼,提醒她刚刚发生过什么?

  闭上眼,太累了,重生之后面对的事情太多,她有些应接不暇。

  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冷笑,倒是如了前世的愿望,成了他的女人。

  原来滋味是这么痛,根本就没有一点美好的回忆。

  前世的自己,心灵那样脆弱,把一切想得那么好,肯定会因为他的不温柔,而哭泣的。

  而今生,她的躯壳中住着一颗强大的心,睡了又怎样?前世她都有孩子了,还不是和孙国栋离婚?

  想到孙国栋,今晚应该是他和陆思瑶的洞房花烛,可他却要在拘留所中度过。

  大仇报了一半,剩下的就是等着他生不如死,那才是彻底给小波报仇。

  闭上眼,疲惫涌上来,她精神变得恍惚起来,好像看到小波在对着她天真的笑,他在喊妈妈,我来找你了。

  赵晋琛推门进屋,透过薄薄窗帘,微弱的月色,让他看到炕上那个刚刚和自己有过肌肤之亲的女人,她好像是睡着了,呼吸平稳,他进屋并没有影响到她。

  心里很不舒服,她给自己造成这么多困扰,自己反倒睡的香甜?

  默默的走到炕边,他没有弄出声响,真把她吵醒了,他觉得自己还不知道怎么面对她?这样最好。

  躺在炕上,听着她匀称的呼吸,空气中有股不属于男爷们的淡淡馨香,那是女儿香,是从她身上发出来的。

  某处不听话的昂头,尝到了甜头,就不受控制。

  翻转身背对着她,努力忽视她的存在,第一次品尝到失眠是什么滋味。

  夜漫漫,陆思慧睡的不安稳,梦一个接一个的做,她有些分不清楚哪一个是真?哪一个是假?

  “我那么爱你,你竟然把我害的蹲监狱?你的心好狠。”

  “你怎么可以和别的男人睡觉,你是属于我的,你这个贱女人。”

  孙国栋歇斯底里的对着她吼着,而她则带着胜利者的嘲笑,看着他独自疯狂。

  “喔喔喔。”

  公鸡啼晓,陆思慧猛地睁开眼,眼神透出片刻的迷茫,转而变得清明透彻。

  “懒媳妇,快点起来,你还想我这个做婆婆的伺候你吗?”

  屋外传来马春妮讨人厌的声音,陆思慧猛然看到炕柜上的红色喜字,她结婚了,这不是她的家,而是赵家。

  猛地坐起来,身体传来撕裂般的疼痛,引得她倒吸一口凉气。

  看向炕的另一边,赵晋琛不见了,难道他昨晚没回来?

  眼里的疑惑转而变成释然,爬起来叠被,看着褥子上那一片醒目的殷红,她的脸突的红如晚霞。

  “咋,当自己是大小姐呢?”

  马春妮拉开门进屋,直奔炕上,眼睛盯着褥子看,陆思慧下意识的拿被子盖住那片血迹。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