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快点起来,太阳都晒屁.股了,嫁到赵家不比你们陆家,早起的鸟儿有食吃,懒人没饭吃,听到没有?”

  尽管陆思慧盖的速度不慢,但眼尖的马春妮还是看到那一片证明陆思慧贞洁的血迹,心里的火气消了一些,但脸色还是依然难看。

  她觉得是陆思慧占了她儿子便宜,施狐.媚勾.引了她听话的大儿子。

  教训完陆思慧拧身出去了,她还得带着老二和闺女,挨家去还碗和盆子。

  陆思慧见她走了才松口气,尽管身体里住着四十多岁的灵魂,但是这种夫妻间的事情,被旁人围观,咋也觉得脸红。

  急匆匆把被褥叠起来,染上她处.子血的褥子被她拆了,一会儿找时间洗出来,不然太丢脸了。

  起来之后,先去了一趟厕所,短短的一百米不到的距离,她走的很艰辛,每走一步都是折磨。

  上完厕所,回屋洗漱,做饭。

  前世的她不肯做早饭,和马春妮大吵一顿,令赵晋琛对她更反感。

  看着灶台,做饭是小事,没必要再闹。

  拿回秸秆点燃锅灶,粮食被马春妮锁在仓房里,她没有钥匙拿不到。

  她只得先烧水,家里有点土豆,萝卜和酸菜,她琢磨了一下,干脆把萝卜切成细丝用盐腌上,酸菜和土豆用来炒菜。

  想到就做,萝卜削皮,切成了细丝,腌制上就不用管了。

  酸菜一片片的片薄,连土豆都一起切丝,大锅里烧了热水,就等着马春妮回来,打开仓房给她拿玉米面。

  现在不到秋收的时候,暂时喝稀粥,糊涂粥最好做,苞米面用水和了,锅里烧热水,等开过了,把和好的玉米面下锅里,用勺子快速搅合,放里点盐面就行。

  “咋还没做好饭?想等我伺候你吗?”

  马春妮带着儿子和闺女送完碗回来,看到锅里饭没好,顿时就发起火来。

  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。”

  陆思慧眸光平静的看着她,淡淡的回了一句,还是没叫妈。

  这女人她烦得很,昨天结婚是充面子,现在她真无法张嘴喊妈.

  “不会提前问?你是死人啊?”

  马春妮瞪了她一眼,不认为自己做的有错,本来就是想刁难陆思慧,又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呢?

  “......”

  陆思慧冷冷的看着她,没有犟嘴,没那个必要。

  这女人,你越是和她吵,她越没完,她只想在离开靠山屯之前,能风平浪静,不要再出任何乱子。

  “你那是啥眼神?不满意妈吗?”

  赵明艳看着陆思慧漂亮的脸蛋,恨得直咬牙,趁机给她下绊子。

  陆思慧看都不看她,长得丑,心眼还不好,和这样的人废话,没意思。

  “锅里的水开了。”

  看向马春妮,声音依然平淡,但透着冰冷的疏离。

  “拿盆跟我走。”

  马春妮瞪了她一眼,找了半天碴,就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,使不出力气。

  带着陆思慧到仓房里拿苞米面,盯着她的目光,像是再看贼。

  “行了,够吃了。”

  看到陆思慧舀了两碗玉米面,还想再舀一碗,她大声喝止她,抢下她手里的碗,把人往仓房外推。

  陆思慧憋了一肚子火,硬往下压,低着头端盆子进屋。

  到缸里舀了一瓢凉水,慢慢的搅合干燥的玉米面,看着差不多都沾上水了,才往锅里下。

  赵明艳一直双手抱膀瞪着她,那样子,有点像是地主家的监工。

  “光吃糊涂粥,你想饿死我家人?”

  马春妮锁好仓房回屋,看到陆思慧做了糊涂粥,顿时又立起眼睛。

  “你给我的苞米面够做糊涂粥就不错了。”

  陆思慧淡淡的回了一句,连眼皮都没抬一下,摆明不想和她吵。

  “不知道做点菜?”

  马春妮语塞了一下,两碗玉米面的确做不了窝窝头。

  改为说她不做菜,这总能刁难她了。

  “菜等粥好了才能炒,油还要你拿出来,白水炖菜难吃。”

  陆思慧讥讽回答,看着锅里的糊涂粥开始冒泡,她找了个大盆子往外舀糊涂粥。

  心里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,这咋像是在做猪食?

  “快点做,都几点了,我们去还碗,家家都吃饭了。”

  马春妮皱了下眉,又开始嫌弃她做饭的动作慢。

  陆思慧还是忍了,等着她拿出荤油,才开始炒菜。

  酸菜炒土豆丝,这道菜在东北很常见,酸溜溜的挺好吃。

  赵家人口多,菜炒了一大盘子,端到桌上,陆思慧又去把腌好的萝卜丝攥出水,用酱油和味精拌了。

  赵大山走出东屋,闻到扑鼻的饭香,看陆思慧的目光就带着赞扬,谁说儿媳妇不会做饭?这不是做的挺好吗?

  “爸,吃饭。”

  陆思慧看到赵大山时,很自然的喊了一声爸,还帮他盛了碗粥,拿了筷子,照顾的很周到。

  马春妮不是滋味了,才想起来早晨到现在缺了点啥?

  “咋滴?管我叫妈委屈你是不?一早晨到现在丧着脸给谁看?”

  她啪的一声把筷子摔在饭桌上,瞪着陆思慧的目光,像是要吃了她。

  “你行了,一早晨起来竟听你叫唤了,老大呢?吃饭,人怎么没了?”

  赵大山瞪了媳妇一眼,他虽然没有出屋,但是一直听着外面的动静,媳妇刁难了一早晨,儿媳妇啥话都没说,任劳任怨,还想咋的?

  “爸,妈,看我带回啥了?”

  刚问到赵晋琛,他就从屋外走进来,手里还拎着一只肥硕的兔子,小麦色的脸膛上没有多余的表情。

  “大哥,你一大早就去山上了?”

  赵明艳夸张的问他,眼睛扫向陆思慧,新婚早晨丈夫都留不住,长得好看也是失败。

  “嗯,之前下的套子,晨起去山上锻练,想看看运气,没想到会有意外收获。”

  赵晋琛点点头,把兔子扔到装鸡的铁笼子里,引来小鸡一阵慌乱的叫声。

  赵大山挺高兴,又有下酒菜了,看着大儿子,招呼他上桌吃饭。

  “晋琛洗洗手先吃饭,今天的早饭是你媳妇做的。”

  听说饭是陆思慧做的,赵晋琛抬眸看向陆思慧,见她脖子上系了个纱巾,低着头吃饭,好像没听到他回来一样。

  #####亲爱的读者大大们,手里有推荐票的请给月伢投一下,打赏那边第一个是免费的,麻烦抬抬金手,给我打赏一下,感激不尽。

  想知道婆媳发生矛盾后,赵晋琛会向着谁吗?明天准时更新,月伢期待你们能喜欢给五星好评,爱你们么么哒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