眸光闪了一下,坐到她身边,拿起筷子默默地吃起来。

  虽然是粗茶淡饭,但是陆思慧做的明显要比他.妈做的好吃,尤其是爽口的萝卜小咸菜,他更是吃的津津有味,比每天多吃了一碗饭。

  他坐在身边吃饭,陆思慧很不舒服,属于男人的阳刚气息不时飘入她呼吸中,想起昨晚的事,这饭吃的是食不知味。

  仅吃了一碗就吃不进去了,那边马春妮却借题发挥。

  “咋的?嫌弃我家的饭菜不好吃?还是你做饭觉得委屈了?”

  陆思慧淡淡的看了她一眼,找茬一早晨,她不愿意和她吵,这还没完了?

  “我饭量轻。”

  低声回了一句,起身想回屋,马春妮被她的态度激怒,啪的一声把筷子摔到桌子上。

  “晋琛,你媳妇刚结婚就给我脸色看,你好好管管,不然以后得上天。”

  “你行了,吃饭都不消停。”

  赵大山忍无可忍,本来饭菜他觉得很好吃,儿媳妇手艺不错,他心情很好。

  媳妇闹起来没完,眼看着陆思慧也忍够了,真在结婚第一天就婆媳吵架。

  外人可不光是笑话儿媳妇不懂事,也会说老的不压事。

  “妈,思慧不吃很正常,你不该话里带刺,再说她什么都没说,你让我管什么?”

  赵晋琛皱眉看向他.妈,这是不是有点无理取闹?他娶陆思慧回家是不想让她再受人欺负。

  结果,刚结婚第一天,他.妈就开始找茬。

  “大哥,你咋娶了媳妇就忘了娘呢?”

  赵明艳吃光了一碗粥,又给自己盛了一碗,这个陆思慧做饭还挺好吃,听到妈难为她,心里别提多痛快了。

  没想到大哥竟然帮着她说话,她白了他一眼,这才是胳膊肘往外拐呢!

  “你闭嘴,你嫂子起大早做饭没功劳还有苦劳,会不会说话?别没事挑事。”

  赵晋琛把碗摔在桌上,妈一个人找茬就够呛了,妹妹还跟着拱火?

  “大哥,你咋能摔妈呢?”

  蔫巴巴的赵晋川突然开口,看着赵晋琛的目光带着谴责。

  他心里不顺,自己睡习惯了,和爸妈一个屋睡觉别扭,爸爸打呼噜的声音太大,震得他根本睡不着。

  这一睡不着觉,他就在心里埋怨大哥,他不结婚,或者找个城里媳妇,自己就不用二十多岁了还和爸妈睡一个炕上。

  “哎呀!我的命咋这么苦呢?十月怀胎,又养到人高马大,这有本事了,回家就耍脾气,娶了媳妇忘了娘啊”

  马春妮见自己的二儿子和闺女向着她说话,顿时借题发挥,闹起来。

  陆思慧皱眉看着她,这女人是有毛病吧?自己啥都没说,基本上让干活都干了,她还闹腾?

  看了眼脸色涨红的赵晋琛,她没想到他会为自己说话,结果成了众矢之的,被娘三个围攻。

  “妈,不要无理取闹好不好?你知道我不是摔你,是明艳说话太过分,我说的是她。”

  赵晋琛觉得心口像是堵了一块石头,妈太能装样子了,这么个闹法,外人看了准保以为自己和媳妇欺负她呢!

  “都少说两句。”

  赵大山这会儿不能向着大儿子,不然以后马春妮当妈.的尊严就没了,所以就各打五十大板,阻止两方再继续说下去。

  “懒媳妇,都是你这个搅事精,你没进我家门的时候,我们家重来就没吵过嘴,你刚进门就鼓捣我儿子和我吵架,现在像没事人似的,还想躲清闲?赶紧把碗筷收拾了,去剁鸡食喂鸡。”

  见陆思慧迈步想回屋,马春妮也不装哭了,把矛头又指向她。

  陆思慧看了她一眼,很想和她吵一通,告诉她,老娘不伺候了。

  但是刚刚赵晋琛为了她已经得罪了他妈,自己若是在此时闹起来,更让他为难。

  默默的转身,一句话没说,埋头收拾桌子。

  “我来,你进屋休息。”

  赵晋琛一把拉住她的手,看的出来,她现在走路很吃力,额头上都是一层冷汗了。

  这都是昨晚自己给她造成的伤害,今天就让他弥补吧!

  “赵晋琛,你是不是男人?这都是女人干的活,一边去,别来不来就向着媳妇。”

  马春妮见儿子过来收拾碗筷,顿时刚刚消下去的火气,又冒出来了。

  这也太疼媳妇了吧?谁家新媳妇过门不干活?

  “你是不是想让我和你爸用板把你媳妇供起来?”

  “妈,你说话太难听了,都是女人,何必这样为难她呢?”

  赵晋琛气的肺都快炸了,他.妈简直就是不讲理。

  “什么叫为难她?你去看看别人家,谁家不是新媳妇过门就干这些活的?”

  马春妮瞪着眼睛双手叉腰,恶狠狠的剜了眼陆思慧,一晚上的时间,她就把儿子迷的神魂颠倒,根本就是狐.狸精转世。

  “妈,思慧身体不方便,今天我帮她干活,等我回单位,再让她干可以不?”

  赵晋琛深吸一口气,感觉自己越是维护陆思慧,他.妈就越看不上她,只能压抑心里的火气,好言好语的和妈商量。

  “啥不舒服?农村丫头哪那么娇气?”

  马春妮没往深了想,还以为儿子说的是感冒,或者没睡好呢!当然不依不饶。

  陆思慧脸色涨红,嗔怪的看了眼赵晋琛,这么说不等于告诉全家,昨晚他俩做过什么吗?

  无法再呆下去,她转身跑进屋,把马春妮的叫骂声关到门外。

  “你给我老实进屋。”

  赵大山抓着马春妮的胳膊把她扯回屋,儿媳妇都进屋了,她还和儿子吵,就不怕把儿子的心伤了?

  再说都是过来人,她咋不明白儿子话里的意思呢?

  赵晋琛默默的收拾碗筷,眉心一直拧着个大疙瘩,妈这样,他根本不放心把陆思慧留在家。

  可让她回原来的家里去住,他也担心,那个想侵犯她的人没抓到,谁知道什么时候会再次冒出来?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