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思慧回到屋里,把拆下来的褥子放到洗衣盆里,端着往院里走。

  “给我吧!我来洗,你去再睡会儿。”

  赵晋琛看到她端着洗衣盆出来,忙过来想接过去,陆思慧却红着脸躲开他,低头朝院里走了。

  “看看,献殷勤人家都不搭理你。”

  赵明艳适时跳出来挑坏,就看不得大哥对那个女人好,谁让她妹妹抢走了孙国栋?

  “闭嘴,滚屋去。”

  赵晋琛本来就心烦,妹妹还在这唧唧歪歪的挑坏,顿时火气就上来,板着面孔骂了句。

  练武的人,立起眼睛那也是很吓人的,让人不由望而生畏,赵明艳撇撇嘴还想再说两句,看到哥哥森冷的目光,吓得转身跑进妈屋里去了。

  赵晋琛刷完碗筷,到院子里看陆思慧,见她低着头用力搓洗着,细长白皙的脖颈露出来,几绺凌乱的黑发顺着脖子垂下来,那雪白的肌肤在阳光下泛着淡淡的光泽,而纱巾的一角露出来,他看到了她脖子上的红印。

  脸腾的就红了,那貌似是他留下的?

  想到自己昨晚做的事,他嗓子像是冒烟了一样,困难的吞了口唾沫,走过去,蹲下来看着她洗衣服。

  “新的你洗啥?”

  当看到是褥子面时,他忍不住问了一句。

  陆思慧心里想着心事,没听到他过来的脚步声,赵晋琛突然开口,把她吓了一跳。

  见他眼睛盯着自己手里搓洗的位置,脸色顿时红如鸡冠。

  低下头,再不敢看他,心里很气,这不是明知故问吗?

  这时候,赵晋琛看到雪白褥面上的红色血迹,顿时想起那是什么了?

  他腾的站起来,转身像逃跑一样往屋里走。

  走了两步,他又停下了,转身折返回来。

  “昨晚......我喝了酒......做了伤害你的事......但是你放心,我会对你负责。”

  他这是给她道歉呢!既然占了她的身体了,就啥也不用说,对她负责到底。

  “不需要的,真的,我不想用任何事情牵绊你,只要你想离婚,我随时可以签字。”

  陆思慧抬起头,明亮的桃花眼中闪动着一抹复杂,话却说的很坚定。

  “别再说了,等你三天回门,我就回单位,我会申请家属房,也会在单位那边给少涵找子弟学校,但是在这期间,希望你不要和妈吵起来,当是给我个面子,让让她。”

  赵晋琛眉心又忍不住皱起来,她怎么还提离婚?俩人都这样了,还离什么婚?

  压下心里的烦躁,声音里也带出了一丝怒气。

  “我知道了,但是请你和你.妈谈谈,不要欺人太甚,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忍到什么时候?”

  陆思慧抬手擦了下顺着脸颊流下来的冷汗,这样坐在硬板凳上,那里疼的很,像是刚刚长上的伤口,又被撕开了。

  “行,我找时间和她谈。”

  赵晋琛点点头,俩人又同时没了话题,陆思慧低头用力搓着褥面,上面的血怎么都洗不掉。

  “我来,你进屋。”

  赵晋琛看着她不时擦冷汗,脸色越来越苍白,走过去抓着她的手腕将人从凳子上拎起来,不由分手的把她往屋里推。

  “那是血,你是男人,不能洗的。”

  陆思慧脸色涨红,但还是努力的想劝说他,男人怎么能洗女人的污物呢?

  “进屋。”

  赵晋琛简短的命令一句,挽起袖子洗起来,他的手很大,很有力量。

  陆思慧愣愣的看着他,眼看着那片代表她贞洁的血迹,渐渐的淡下去,她的心神恍惚了一下。

  怎么会这样?他变得自己有些不认识了。

  转身往屋里走,还是那样备受折磨。

  记得前世自己的身体是孙国栋破的,他应该是老手,动作很温柔,时间很短,她没感到这么痛。

  而赵晋琛身体太强壮,动作也太野蛮,给她造成的创伤面估计很大。

  走回屋,她已经疼出一头汗,衬衣都黏在身上了,爬上炕,就不愿意再动弹。

  连被褥都没拿,就躺在炕席上,窗外的阳光很温暖,她闭上眼睛,享受这一刻宁静。

  赵晋琛很快就把褥面洗干净,在晾衣绳上把褥子上的褶皱拽平。

  说实话,洗的时候,他的脸就变得滚烫起来,这是从她身上流下来的血,是他给她造成的伤害。

  也不知道伤口在哪里?他想帮她上点药。

  “妈,你看大哥,连洗衣服都不用那女人,这是把她当姑奶奶供起来了。”

  赵明艳推开窗户,看到大哥在那晾褥面,心里就又不平衡了。

  大哥长得那么帅,又是年轻有为的科长,和陆思慧结婚那是她高攀,大哥咋还伺候她呢?

  “真是个没出息的货,那东西是他能洗的吗?”

  马春妮气的破口大骂,闺女不知道那褥面上有啥,她可是知道的,那是血,从陆思慧身上流出的血。

  男人洗多晦气,但是她一个当婆婆的,又不能跳出去说,尤其是对着儿子。

  但是不能说儿子,不代表她不能去说那个懒媳妇。

  趿鞋下地,这会儿赵大山出去了,正好没人能管自己。

  陆思慧躺在炕上昏昏欲睡,就听到门被人摔响,动静还不小。

  她忙翻身坐起来,就看到马春妮气冲冲的闯进来。

  “你个不要脸的东西,那血是男人能洗的吗?你把我儿子当什么了?”

  马春妮越说越生气,扬起手对着陆思慧脸上就是一巴掌。

  她比较封建,认为男人若是沾上那个血是晦气的,影响儿子升官,她恨死陆思慧了。

  陆思慧根本就没防备她会动手,直到脸上传来疼痛,她才愕然的捂住脸。

  前世的时候,她也找茬,但是还没对自己动过手呢!

  今生可好,新婚第二天,婆婆不光给她下马威,还动手扇她耳光?

  这让她还怎么忍?

  “你凭什么打人?”

  她愤怒的看着马春妮,若只是言语上的挑衅,能忍她就忍了,但是被打脸,忍了第一次,以后就会有第二次,她可不想让自己当受气小媳妇,

  “凭啥你不知道吗?就凭你迷惑我儿子,就凭你使用手腕嫁给他,就凭你敢和我顶嘴,敢让晋琛洗你的脏东西,我就打你。”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