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晋琛听到屋里传来他.妈的叫骂声,忙从院子里跑进屋,当看到陆思慧手捂着脸,他.妈还在那意犹未尽的想再次动手。

  伸手抓住她的手腕子,声音里带着压抑不住的怒气“妈,你太过分了。”

  “傻儿子,你就是被这个狐狸精迷住了,她想害你,女人那血男人是不能沾的,多晦气?她就是想害死你。”

  马春妮见儿子还向着陆思慧,气的她大声嚷起来,她是为了儿子好,他怎么就不领情?

  “妈,是我硬要洗的,再说这是我们两口子之间的事情,您跟着参合啥?”

  赵晋琛听到血字,脸上顿时又泛起可疑的红色。

  好像是他和陆思慧睡觉被他.妈旁观一样,他臊的恨不得有个地缝都钻进去。

  以前也没发现妈妈这样,怎么现在变得不可理喻,比泼妇都不如呢?

  “我知道你看不上我,我这就收拾东西回家。”

  陆思慧本来是想和马春妮好好说道一下,现在觉得没那个必要了。

  这女人不可救药,什么话都能说?她可不像她脸皮那么厚。

  爬起来收拾衣服,这个家她不能呆下去,否则以后保不准她会和马春妮对打到一起。

  赵晋琛皱眉看向她,刚结婚一天就闹着回娘家,外人会怎么说?

  这些日子,他和陆思慧都成了村里茶余饭后的谈资了。

  可在看到她白.嫩的脸上苍肿的五个红掌印后,他阻拦的话就说不出口。

  满村的媳妇全算上,也没有一个结婚第一天就被婆婆掌掴的,他.妈做的太过分了。

  “你啥意思?回娘家?这来不来就闹着回娘家,咋的?我家少你吃少你喝了?还是给你气受了,你寒碜谁呢?”

  马春妮当然不想让她这样回娘家,这若是陆思慧顶着五个红掌印回家,村里人得咋说她?

  “不回去,等着被你打死吗?”

  陆思慧愤怒了,从炕上站起来,居高临下冷冷的俯视马春妮。

  她那目光冷的似冰川,带着的不是恨意,而是鄙夷。

  敢做不敢当,不让她走,不外就是怕人说她虐待媳妇。

  “你看看你媳妇,结婚第一天就这么对我,以后怎么办?”

  马春妮被陆思慧带着鄙夷的目光看的有点心虚,干脆不和她说,转而挑唆儿子,最好打的她起不来炕,以后就老实听话了。

  “妈,既然你这么看不上思慧,我马上回单位,申请家属房。”

  赵晋琛深吸一口气,他在家陆思慧尚且被如此对待,如果她不在家,她会遭遇什么?

  在这一刻,他的心和陆思慧站在了一起。

  “不行,我刚花了三百块钱给你娶媳妇,她还没有伺候过我呢!你就想带她走?太不孝心了,我咋生了你这样的狼崽子?”

  听到儿子要带陆思慧走,马春妮不干了。

  她去城里了,那儿子的工资谁拿着?还有她留在家里还能下地干活,也是能赚工分的,还有家里的活,以后都指着她干呢!

  自己也想享受一下被媳妇伺候的滋味,今天一早晨到现在,心里是很得意的。

  千年媳妇熬成婆,她也有让媳妇受气的资本了,谁让自己是长辈,她是用手段嫁过来的呢!不欺负她欺负谁?

  “妈,你的性格不可能善待思慧,我娶她回来不是让她受欺负的,所以我意已决,你就不用再弄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手段了,在我这不管用。”

  赵晋琛眼神严肃,话说的掷地有声,没有商量的余地。

  马春妮气的脸都白了,捂着心口指着儿子,嘴唇哆嗦着,半天说不出一句话。

  “大哥,你看你把妈气的,刚结婚就闹分家,你好意思?”

  赵明艳一边帮着马春妮抚胸.口后背,一边指责大哥,愤恨的盯着陆思慧,认为都是她搞的鬼。

  陆思慧皱眉看着眼前的一切,她明明是被欺负的一个,怎么马春妮还装出一副被儿子媳妇气的半死的样子?

  赵晋琛的反应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之外,以前遇到这样的情况,他就算不训她,也是冷眼对她。

  “什么分家?”

  赵大山出去溜达了一圈,几个关系不错的人家,他去感谢一下。

  回来就听到闺女在儿子屋里提分家,皱眉进屋,瞪了他闺女一眼,当小姑子的,别没事瞎叨叨。

  “爸,我大哥昨天刚结婚,今天就提出带这个女人去城里,这不是分家吗?”

  赵明艳见爸爸进屋就瞪自己,忙把大哥的话说给他听。

  赵大山没忙着问儿子,而是看向炕上的陆思慧,她脸上的巴掌印太明显了,半边脸都红肿了,这是下了多大的力气?

  “谁打的?”

  看向儿子,结婚第一天就打媳妇?这在村里还没听说过呢!除非媳妇不贞洁,但是院子里晾着的褥面就说明了一切。

  那还因为啥打她?难道是看不上她?

  “我妈。”

  赵晋琛指着在一边委屈的抹眼泪的马春妮,看到妈哭,他心里也不好受,自己刚刚的话的确说的有点重。

  “马春妮,你打她干什么?”

  赵大山一听是媳妇惹了祸,心里就来气,从昨天到今早,她就没轻了闹腾。

  他都说了她多少遍了,咋就不听呢?

  立规矩,立到动手打人,这村里的婆婆就算是最泼辣不讲理的,也没有结婚第一天就打儿媳妇的。

  “她让晋琛给她洗......让儿子倒霉,心肠歹毒的女人,我怎么就不能打她?”

  马春妮见丈夫就在这骂自己,儿子还因为这个女人和自己分心,她心里也委屈,气的呜呜的哭起来。

  “那是人家两口子的事情,洗个衣服能累死还是咋的?”

  赵大山没听明白赵晋琛洗什么东西?认为马春妮是无理取闹,多管闲事。

  “你懂什么?女人身上的血,男人洗了倒运气,晋琛在单位升级会受到影响。”

  见丈夫还指责自己,马春妮干脆撕破脸,不管难堪不难堪了,直接说出来。

  赵大山脸腾的就红了,转身就出屋,当公公的哪能听这个?

  赵晋琛没想到是自己帮陆思慧洗衣服惹的祸,歉意的看着陆思慧,是他令她受委屈了。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