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拿吃的喝的,还有钱呗!”

  赵明艳倒是没看到她给陆少涵拿什么了?但是她听到陆思慧说给她弟弟钱,这就是最重要的。

  “嗤,你家的钱在我手里吗?”

  陆思慧嘲讽的看着她,说话也不经过大脑。

  “怎么不在?我大哥的钱不是给你了吗?”

  赵明艳算是和陆思慧对上了,谁让她让妈挨打了,大哥还要闹着分家,抓住她的痛脚,咋也不能放过。

  “大哥,你回来的正好,看看你媳妇,往娘家倒腾钱和吃的呢!”

  看到大哥走进屋,赵明艳马上叫嚣起来,恨不得大哥马上把这个女人赶出赵家才好。

  “嗤。”

  陆思慧冷笑坐回炕上,她觉得再多说也没意思。

  “姐,我错了,我不该来看你。”

  陆少涵都快哭了,他就是怕给姐姐惹麻烦,才忍到这会儿来看她,没想到给姐姐惹来大麻烦。

  “姐夫,我姐啥都没给我,真的,不信你翻我兜。”

  陆少涵把自己的里兜都掏出让赵晋琛看,他急急的解释着,生怕姐夫相信他妹妹的话。

  “明艳,你出去。”

  赵晋琛进屋就看的清楚,自己一共给思慧拿了两个窝头,现在还剩下一个半呢!

  总不可能给少涵半个窝头吧?

  钱?那更不可能了,自己没给思慧钱,她拿什么给少涵?

  妹妹这明显就是在无理取闹,找陆思慧的麻烦。

  “大哥,你被这个女人骗了,真的,她刚才说给她弟弟钱了,我在门口听到了。”

  赵明艳急的直跺脚,恨哥哥不听自己的话,相信那个女人。

  “闭嘴,出去。”

  赵晋琛实在不想再听她说下去,一天的时间,妈和妹妹换班找茬,这日子怎么过?

  “你听好了,我陆思慧能赚钱,不会用你们赵家一分钱,我弟弟我会赚钱养活,你们管不着。”

  陆思慧看着赵明艳,声音冷的很,像是寒风刮过一般,赵明艳愣愣的看着她。

  从昨天到今天,她都表现的像个受气小媳妇,现在是露出本来面目了吗?

  想到这里,她眼睛就开始放光:“大哥,看到没?这才是真实的她,还她能赚钱养活她弟弟?她是谁家人?嫁到婆家了,还想着养活陆家人?”

  她抓住陆思慧话里的漏洞,兴奋的对大哥说。

  “你嫂子说的没错,她赚的钱养活自己的弟弟,你跟着搀和什么?”

  赵晋琛却根本就不在意,他是男人,怎么可能惦记女人的钱?

  “老大,你这话就不对了,她如果没嫁到赵家来,那她赚钱给她弟弟没毛病,但是嫁到赵家了,她就是赵家人,就像明艳结婚了,她赚钱都拿回咱家来,婆家能让吗?”

  马春妮可算找到发挥的机会了,板着脸教训儿子。

  她生气赵晋琛的话,怎么还觉得陆思慧给弟弟钱应该呢?

  “妈,我是男人,我不会惦记媳妇的钱,我的工资已经给你们大半了,思慧的钱,你就别惦记了。”

  赵晋琛板着脸看着母亲,她说的他好像是吃软饭的男人,一定要把媳妇的钱拿回他家来。

  陆思慧抬眸看了他一眼,这是他的优点,前世的时候他虽然对自己冷暴力,但是该给的他都给了,工资除了给家里的之外,剩下的都给她做家用。

  从来没有过问过,这点挺爷们的。

  “都给我回来。”

  赵大山自然也听到闺女和马春妮的话了,虽然他不认可儿子的话。

  但是儿子每月往家里交20块钱,媳妇一句怨言都没有,若是他家再惦记她赚的钱,那是不是太过分了。

  “......”

  看到妈带着妹妹走了,赵晋琛长吐一口浊气,看了眼窗外像是做错事的小舅子。

  安慰了他一句“少涵,没事。”

  “少涵,晚上把门窗关好了,有事就大声喊,姐姐能听到。”

  陆思慧拉住弟弟的手嘱咐,太不放心了,虽然自己在家也不当用,但是能给他做伴。

  “姐,三天回门不?”

  陆少涵期待的看着姐姐,没有她,家里空荡荡的,他心里难受。

  “回。”

  陆思慧看到弟弟眼底的湿意,点头笃定的告诉他。

  “赵晋琛,谢谢你。”

  等弟弟走后,陆思慧感激的看着他,小声道谢。

  “应该是我说对不起。”

  赵晋琛皱了下眉,突然很不喜欢她刻意营造出的疏离。

  夫妻之间还用说谢谢吗?

  晚上睡觉的时候,陆思慧紧张的浑身冷汗,紧紧的抓着被子,生怕赵晋琛再搞突然袭击。

  “睡吧!昨晚我喝酒了,对不起。”

  赵晋琛看到她如临大敌的样子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  小声说了句,主动拿着被到炕捎睡,把后背对着她,省的她紧张。

  陆思慧见他果然言出必行,这才放心,起身拉灭了灯绳。

  屋里陷入一片黑暗中,只剩下俩人的呼吸声,在寂静的房间里,听着很是突厥。

  赵晋琛觉得嗓子干的很,费力的吞了口唾沫,闭上眼,努力忽视心里的冲动。

  女人的淡淡香味,不时飘进他的呼吸中。

  她喘气的声音虽然很清浅,听在他耳朵里却清晰的很。

  脑海里不受控制的想起昨晚,她的嘴很甜,像是亲在蜂蜜上。

  陆思慧也同样不好受,一个炕上躺着,男人的阳刚气息充沛她的呼吸,前世是那样的喜欢他,今生又发生了肌肤之亲,说心里没有波动是不可能的。

  这样简直就是折磨,她甚至希望他马上就返回单位,省的这样难堪的相处。

  张秋花拖着疲惫的身体返回村子,她今天去县里找到公安局,连哭带闹,希望能把丈夫闹回来,结果被戴上了手铐,差点没被关起来,吓得她连连求饶,这才放她回来。

  一路走回来,在心里咒骂陆思慧,不是她,她家也不会这么惨。

  路过赵晋琛家时,看到他家窗户上的大红喜字,想到自己闺女刚刚结婚,姑爷就被抓起来,心头恨起,找了石头,对着他家的玻璃砸过去。

  “哗啦。”玻璃应声而碎,陆思慧吓得猛地坐起来。

  “我去看看。”

  赵晋琛披上衣服趿鞋跑出去。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