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太太热情得很,不止是嘴上说,人也跟着过去了,看到没有粮食后,她现回去给拎过来点小米和玉米面。

  “先凑合着,下个月又能去粮店买粮了,我们老两口也吃不了多少,你不够吃,就去上屋拿。”

  “大娘,这可不行,来住就够添麻烦了,不能再要您家的东西。”

  陆思慧连连摆手,她兜里有钱,有粮票,想吃什么可以自己去买。

  “别客气,要不大娘就生气了。”

  刚来到这里,人生地不熟,老太太想多帮她们一点。

  “晋琛,晚上就别走了,一会儿在这儿炒两个菜,一来是给弟妹接风,二来,咱们哥俩也好久没有喝酒了。”

  老厂长拿了个脸盆过来,他已经洗完手了,这是给赵晋琛打的水。

  “老厂长,您这让我多不好意思。”

  赵晋琛双手接过脸盆,论级别老厂长是他的上司,这还帮他打水,让他感动的很。

  “别客气,我去看看买点猪头肉,咱哥俩喝点酒。”

  老厂长豪爽的摆摆手,在单位是上下级,在家里就是兄弟,没必要这么客气。

  “老厂长,我去买。”

  陆思慧急忙喊住他,不收房钱,还给粮食,这还要请客,太客气了。

  “不用,以后等你稳定下来再说。”

  老厂长是个急脾气,嘴上说着话,人就已经走出院子。

  赵晋琛和老厂长在家里吃过饭就回了单位,王厂长给他假,赵晋琛没要。

  “晋琛,弟妹初来乍到,一定很怕生,你咋不陪陪她?”

  回去的路上,王厂长不解的问赵晋琛。

  “就一张床,还有我小舅子,不方便。”

  赵晋琛苦笑一下,他能解释自己和陆思慧之间就是陌生人吗?

  他都不好意思和她再睡在一起,上次自己做错的事,到现在想起来还懊悔呢!

  “晋琛,有件事我挺纳闷,那时候你和丁美娇不是处对象吗?听说都要结婚了,怎么回家就换了个媳妇?是不是因为弟妹比丁美娇长得好看?”

  王厂长在这件事上早就想问了,以前没看到陆思慧,今天一见,简直就是大美女。

  这就不怪他怀疑了,换做谁都会有这个疑问。

  但是他了解晋琛的人品,他平时都是一本正经的,很少见他和女人说话,不是那种好.色之人。

  “厂长,有时候缘分由不得你自己......”

  赵晋琛简单的说了一下俩人结婚的原因,但是没提陆思慧算计自己的事。

  “还有这风俗?真是陋习,不过也可能就是你们俩的缘分。”

  王厂长听后感慨,在他觉得,虽然陆思慧长得漂亮,但是山里的妹子,怎么都比不上丁美娇。

  陆思慧环视自己的新家,大约有三十平米的样子,虽然是仓房,可是也是半砖的,比农村一般家庭的土房都强。

  窗户用的是塑料布,风一吹哗啦啦的响,不过不要紧,等明天她可以割玻璃换上。

  屋里算是很简陋了,一张双人床,一个旧桌子,两个木头板凳,灶台是用砖头和木板搭起来的,煤油炉她还真用过。

  再次看到这东西,还觉得挺亲切。

  门在屋里能插上,看的出,这是王厂长后给安上的。

  “姐,这就是咱们的新家吗?”

  陆少涵有些不适应,他还是觉得自己的家好。

  这儿太小了,只有一张床,以后都要和姐姐睡在一起,很别扭。

  “暂时的,姐姐明天就开始赚钱,你放心,一定让你住上好房子。”

  陆思慧揉揉弟弟的脑袋,笑着和他说了句。

  “睡吧!”

  拉灭了灯绳,屋里就陷入黑暗中。

  “哗啦啦。”

  “吱吱。”

  塑料布发出哗啦啦的响声,还有老鼠吱吱的叫声,

  陆思慧忙起床下地,把王大娘给的粮食放到耗子够不到的地方。

  “姐,这还有耗子?”

  陆少涵打开灯坐起来,这城里的条件咋还不如农村。

  “没事,明天买个耗子夹。”

  陆思慧苦笑一下,前世她有过比这还惨的时候,这就不错了,至少上屋还住着人,弟弟也陪在自己身边,心里没那么害怕。

  次日清晨,陆思慧到院子里压水,准备做点小米粥先对付一顿,然后出去转转。

  这是那种铁质的压井,有一个铁把,一下下的往下压,水就从水嘴里流出来。

  但是这种井有不好的地方,需要有引水,不然水上不来。

  而她屋里没有,只能去上屋借。

  看到老爷子家缸里也没多少水了,陆思慧不动声色的舀了半桶出来,把水引上来之后,把缸给打满了。

  “你这孩子,这不用你干,我们自己就能打水。”

  老太太不好意思了,陆思慧只是笑笑,客气一句就回屋了。

  吃过早饭,她到市场上转了一圈,人来人往,比她家原来的小县城热闹多了,她在市场上蹲了一上午。

  发现还是有很多人买吃的,没看到有烤地瓜的,但是看到生地瓜了,过去打听了一下,还不算贵,八分钱一斤。

  这东西也不用票,还抗放,不容易烂掉。

  她准备烤熟了之后卖两毛钱一斤,熟了会掉称,再加上火钱,一斤能赚五分钱左右,蚂蚱小,也是肉。

  她现在没有本钱,只能暂时做这些,后来买了个老鼠夹子就回家了,玻璃打算等手里钱充裕了再安。

  下午坐公交,去了趟秦大姐家,让她帮忙在农村收了一百个鸡蛋。

  十块钱就这么没了,还有来回的路费四毛钱,这也得算到成本里。

  回到城里,到供销社买了最便宜的茶叶,又买了大粒盐,这种比较便宜,另外花椒大料啥的就得到市场去买。

  “呀,闺女,你买这么多东西?”

  王大娘看到陆思慧大包小包的往家买,脸色就有些不好。

  丈夫的有工资不假,但是也不能这么个花法?

  “闺女,钱得细水长流,赚钱不容易,这花钱可快。”

  王大娘皱着眉教训陆思慧,她也没解释,笑着点头答应。

  第二天一早,王大娘闻到一股浓郁的茶香,味道是从陆思慧屋里传出来的。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