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大娘,给您和大爷送几个鸡蛋尝尝,我做的茶叶蛋。”

  正想去看一眼,就见陆思慧端着一碗鸡蛋笑盈盈的走进屋。

  “闺女,不用,你拿回去吧!”

  王大娘还是没好脸,这大吃二喝,不会过日子的女人,她可看不惯。

  “大娘,这是我做了想拿去卖的,您尝尝给提个意见。”

  陆思慧解释了一句,没有因为大娘给冷脸子而不高兴。

  “你想做生意?”

  王大娘没想到,这个漂亮的小媳妇,也想学着市场里那些小商贩做生意,眉心锁的更深了。

  这时候国营工是最好的,最让人看不起的就是这些做生意的个体户。

  “大娘,我男人一个月只有三十多块钱工资,要给家里邮回去20块钱,剩下的怎么够花?我想自食其力。”

  陆思慧笑了笑,就知道大娘会不认可,估计赵晋琛知道了也不会同意。

  但是她不想靠着男人养活,尤其是赵晋琛。

  “这样啊?那可是不够花,但是......大娘帮你瞒着你男人吧!他知道了,会不高兴的。”

  王大娘犹豫一下,十几块钱在农村还行,在城里哪里够花?

  赵晋琛的父母够狠的,自己只不过每月要儿子五块钱,他家却要二十,还让不让儿子媳妇活了?

  只是这话心里知道,嘴上不能说,毕竟是人家的家务事,一个愿打,一个愿挨。

  “谢谢大娘。”

  陆思慧心里不以为然,自己做生意养活自己,还要看赵晋琛脸子?今生又不是前世,怎么可能?

  “这鸡蛋味道不错,估计能有人买。”

  王大娘尝了一个鸡蛋后,点头赞扬,这俊俏的小媳妇,还挺有两下子。

  “那就好。”

  就这样陆思慧在赵晋琛不知情的情况下,做起了小生意,到废品收购部买的废油桶,下面挖了个洞,中间隔上铁板,自制了一个烤地瓜炉子,加上卖茶叶蛋,一天也能赚六七块钱,虽然不多,但养活自己和弟弟不成问题。

  五天后赵晋琛回来了一趟,今天他发工资,除了给家里寄回去二十块钱之外,剩下的十几块钱都拿来给陆思慧。

  这次一见面,他发现陆思慧黑了许多,不过比之前白嫩的皮肤,但看起来健康多了。

  “我发工资了,给爸妈邮回去二十块钱,剩下的留给你,家属房我已经申请了,暂时还不能批下来,你还得在这委屈一段时间。”

  赵晋琛掏出钱递给陆思慧,脸上微微有些发烧,这点钱,思慧和她弟弟怎么够花?

  “你留着吧!我有钱。”

  陆思慧摇头没有收钱,这点钱她两三天就赚够了,何必让赵晋琛勒紧裤腰带呢?

  她是知道这男人抽烟的,虽然烟瘾不大,但是每月也要几块钱才够。

  “院子里有个大油桶,干啥用的?”

  赵晋琛把钱放到桌子上,在他看来,男人就该养活女人。

  怕陆思慧再拒绝,他岔开了话头。

  “我卖烤地瓜用的。”

  陆思慧平静的看着赵晋琛,等着他发脾气,就他的大男子主义,一定会认为她给他丢人了。

  “你......卖烤地瓜?”

  赵晋琛不敢相信的看着陆思慧。

  “是的,我要供弟弟上学,自然要想办法赚钱,所以你不用给我钱。”

  陆思慧把赵晋琛放到桌上的钱递回去,她不觉得有什么丢人,前世保洁员都做过,只要能赚钱,不出卖身体,就是光荣的。

  “少涵上学的事情我已经托老厂长帮忙了,这几天就能来信,估计没多大问题,到时候他可以住在学校,钱我来想办法,你还是不要出去风吹雨淋了。”

  赵晋琛默了默,觉得自己是个没用的男人,竟然还要媳妇去蹲市场赚钱。

  “谢谢你,钱我自己可以赚,暂时本钱少,就先将就做点小买卖,以后有钱再说。”

  陆思慧想的是开一间自己的裁缝店,就像前世那样,做高端服装,反正她会设计。

  在她的记忆中马上就到了改革的时候,服装业前景大好。

  再就是倒买倒卖,把南方的水果运过来北方卖,北方的小米,玉米拉到南方去卖,来回都不空手,赚钱的速度很快。

  至于其他的大买卖,承包煤矿啥的,她没那个本事,也没那个人脉。

  “让你留着你就留着。”

  赵晋琛声音里带着不耐,把钱扔到桌上,戴上帽子,转身就走。

  “闺女,不是大娘说你,怎么男人才回来就给气走了?是不是你做生意的事情他知道了?”

  王大娘听到门响走出来,刚才看到赵晋琛来了,她躲在屋里没出来,让小两口多点时间相处,新婚燕尔呢!

  没想到赵晋琛只坐了一会儿就走了,看着还像是气冲冲的样子。

  “是的。”

  陆思慧笑了笑,有些不以为意,这样的赵晋琛才像她熟悉的那个人。

  “你还能笑?我就说你做生意的事情别告诉他,男人都要面子,你出去做生意,他觉得丢人。”

  王大娘叹口气,这丫头咋不听话呢!

  “总比饿死好。”

  陆思慧眼神有些恍惚,前世的时候,自己跟着他倒是没饿死,不过也没好到哪里去。

  “姐,姐夫生气,你去追他哄哄。”

  陆少涵在姐夫来了之后,就找个借口躲出去了,少年想的周到,想让姐姐和姐夫多在一起呆会儿。

  他就蹲在大门外,这两天做生意都是他帮着姐姐的,城里人那种自带的优越感,让他心里很憋屈。

  看到姐夫板着脸离开,他过去喊他,姐夫只是用鼻孔哼了一声。

  “不用了。”

  陆思慧揉了揉弟弟的头发,小小年纪,就懂得看人脸色,过的小心翼翼,她看的心疼。

  “气过了,自然就会消。”

  见王大娘用不可救药的目光看自己,陆思慧笑着解释一句。

  其实她很想说,用不了多久,她和那个男人就再也没有任何关系,又何必在意他的喜怒?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