丁美娇情绪失控,这一刻她想的只是留住这个男人,害怕他走出这个门,自己再也没勇气留住他。

  “你不要这样,丁美娇同志,我已经结婚了,请你注意形象。”

  赵晋琛掰开她的手,没有回头,声音冷沉的毫无留恋之意。

  他......

  头也不回的走了......

  丁美娇双手捂住脸,蹲在地上无声的哭泣。

  “是谁?你凭什么抢走属于我的幸福?”

  哭了不知道多久,丁美娇猛地抬起头,那双漂亮的黑眸中充满恨意,沙哑的声音,低低的骂着。

  她喜欢赵晋琛好久了,记得在工厂每年一度的运动会上,她们这些车间工人作为看客,他领着保卫科那些组员,打了一套陈家拳,那身如桅杆脚如船,伸缩如鞭势如澜的气势,震撼了少女的情怀。

  就这样看到了他,只一眼,就印在了心里。

  他是那样神勇,充满毅力睿智的双眼亮的如同天边的星辰。

  那晚,她失眠了,闭上眼他就出现在她脑海里。

  之后,她开始争取一切面前的机会,并托认识的人打听他的情况。

  知道他来自大山,可她不嫌弃,爱的是这个人,不是他的出身。

  之后,她找到熟悉的人,给他们介绍,他答应和她见面,那天,她兴奋的一晚上没睡。

  然后见面了,他同意和她处对象,还陪她看了场电影。

  之后他每一封信,她都看了无数遍,几乎是抱着他的信睡着。

  最喜欢和他通电话,他的声音在电话里很好听,低沉而有磁性,带着些严肃,和他刻板的样子很像。

  不过听在她耳中,就是世界上最好听的音乐,可以把她听醉了。

  他说他回家和父母汇报两人的事,然后在村上开介绍信娶自己。

  那天开始,她天天盼着他回来,等着他的结婚报告,自己事先已经把一切都准备好,只要他一个电话,她就把自己的结婚报告拿过去,然后就是等着上级批准,做最幸福的新娘。

  可她左盼右盼,把人盼回来了,也是打了结婚报告,介绍信和结婚报告的上面,却没有她的名字。

  当时她愤怒的咆哮,觉得是他对她的羞辱,恼怒的跑走了。

  回到家她就后悔了,为什么为了面子,激怒之下就不去阻拦他?

  等她再赶到厂长办公室的时候,却被告知,他已经回农村结婚去了。

  她拜托爸爸送她去车站,只差一步......

  只差一步就能拦住他,可是,就晚了那么一分钟,眼看着火车把他带走了。

  她不甘心,她愤怒,她委屈,她哭泣,她三天三夜不吃不睡。

  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,之后她病了,今天刚刚出院,听到他带了那个女人回来,她匆匆的赶来,就是想见见是什么样的女人,抢走了赵晋琛?

  可是她又来晚了一步,那个女人走了,听小伙子们议论,说科长的媳妇长得很美,是那种男人看一眼就会着迷的女人。

  她恨,她不甘心,她要做最后的努力,不管赵晋琛结婚没有,她都要把他抢回来,他是属于她的。

  没想到他会这么绝情,看到她为了他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,却无动于衷,就这样转身就走,连多和她呆一会儿都不愿意。

  踉跄的站起来,头很晕,眼前都是黑的,闭上眼,再睁开时那股子眩晕才消失,眸光扫到桌子上放着的茶蛋。

  这好像是赵晋琛刚才拿进来的?一定是那个女人做的,一定是......

  心里的恨意像是岩浆一样喷发,她冲过去举起碗,重重的摔在地上。

  “啪哒。”

  一声脆响,瓷碗应声而碎,鸡蛋掉落在地上,也没有逃脱支离破碎的命运。

  她还不解恨,冲过去在鸡蛋上跺脚狂踩,就像是把那个女人踩在脚底下,让她进地狱,永远不要再出来。

  赵晋琛从办公室里出来,长吐一口浊气,眼里闪过愧疚。

  丁美娇怎么瘦了那么多?眼睛越发的大了,眼里的泪水盈盈的滴落,那一刻他真想掏出手绢帮她擦去眼泪。

  然后好好劝她,把实情告诉她。

  但是最后他忍住了,结婚就没想离婚,而且他已经和思慧有了夫妻之实,怎么可以抛弃她?

  就算是真离婚了,他也不会回头去找丁美娇,因为他负了她,她值得有更好的男人。

  掏出兜里的烟盒,发现里面只有最后一根香烟了。

  苦笑一下抽出来点燃,抽没了,就戒烟。

  王厂长开会回来,刚下车就看到赵晋琛单手插兜,低着头默默的抽烟。

  一般情况下,他都是有事解不开才会这样,走过去压低声音问了他一句。

  “晋琛,有什么事?能跟我说说吗?”

  赵晋琛见是厂长,将手里的香烟用力吸了一口,方才把烟蒂扔掉,吐出一口烟雾把自己的神情隐藏。

  “没事,厂长,我媳妇给你家添麻烦了。”

  他的声音里听不出有啥不对,和以往一样。

  “说啥呢!我妈说,你媳妇没少帮着干活,自从她去了,我妈家的缸里,水一直都是满的,泔水桶也是她抢着帮着倒,我妈没少夸她。”

  王厂长笑着拍拍赵晋琛的肩膀,以前他隔几天得回去一趟,帮父母把缸里打满水。

  毕竟年纪大了,体力活干不动。

  自从陆思慧去了之后,他每次回家看到缸里都是满的,根本就没有必要回去了。

  “是吗?”

  赵晋琛眸光闪了一下,陆思慧还挺会做人的。

  “当然是,你媳妇还时不时的给我妈送茶蛋,烤地瓜,我妈都不好意思了。”

  “那是应该的。”

  赵晋琛笑了下,俩人在这边聊天,就听到办公室里传出一声脆响。

  “好像是你的办公室,谁在里面?”

  王厂长听到声音的房间,皱眉看向赵晋琛。

  厂部,保卫科,闲杂人等不能随便进入。

  “是......”赵晋琛刚要开口说是谁?就看到一道白色的身影,从他办公室里冲出来,到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。

  老厂长看清楚是谁的时候,顿时皱起眉,目光严厉的盯着赵晋琛。

  “是她?你和她还有联系?”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