丁美娇冲出办公室,当看到赵晋琛时,很想过去做最后的挽留。

  不过在看到他身边的王厂长时,停住了脚步,犹豫了一下,甩辫子朝大门外走了。

  她还有自尊,她还有自己的骄傲,无法做到在外人面前,对赵晋琛摇尾乞怜,求他来爱自己。

  “她来骂我,毕竟也是我欠了她的。”

  赵晋琛看着她远去的背影,低声对厂长说了句。

  “晋琛,不是我说你,结婚的人要注意影响,如果你和丁美娇没谈过恋爱,那不用避嫌,但是现在不行,你们之间有过一段,就要注意影响,不能单独见她,就算是公开场合,也尽量避免接触。”

  王厂长严肃的看着赵晋琛,他是他的得力部下,他不希望赵晋琛因为男女作风问题,被处分,影响前途。

  “我知道,这不是我躲出来了吗?”

  赵晋琛眼里闪过无奈,他除了躲着她,重话真的说不出口。

  眼看着她被折磨的失去往日的光鲜靓丽,他就觉得自己是个罪人。

  好像是现代的陈世美,不过他现在不论怎么选择都是要注定负了一个女人。

  和思慧已经有了肌肤之亲,和丁美娇却连手都没有牵过。

  所以他最该负责的是陆思慧,而丁美娇,自然有属于她的姻缘,值得更好的男人。

  “那就好,再有,你这两年风头正旺,刚刚又升了科长,这么年轻的科长难免不会被人嫉妒,万一你处理不好感情的问题,可是会影响你的前途的,别怪我没有提醒你。”

  王厂长语重心长的对赵晋琛说,他是没把他当外人才会这样嘱咐他。

  “我知道。”

  赵晋琛眸光闪了一下,不说别人,就那个周副科长,背地里就抱怨过,因为论资排辈,他们都比他年纪大,工龄也比他长,

  不过他知道也晚了,已经有人看到了丁美娇,眼里闪过一抹嘲讽。

  这两天时间,陆思慧白天出去做生意,晚上回来给弟弟补习功课,她教的认真,陆少涵学的刻苦,而且他很聪明,基本上姐姐教一遍,他就记住了。

  “少涵,你姐夫今天可能会来,姐姐去买点白面和肉,包点饺子。”

  今天是和赵晋琛约好的日子,他要送陆少涵去子弟学校。

  陆思慧为了表达感激,决定给他包饺子。

  “好。”

  陆少涵开心的笑了,能去上学是好事,他开心,更高兴的是姐姐总算对姐夫好点了。

  这样他才放心,不然每次姐夫来,都是不欢而散,他担心的很。

  想买白面自然要有粮票,好在有干娘和赵晋琛给的,陆思慧到粮店买了三斤白面。

  又去市场买肉,这时候有议价肉了,卖的比凭票供应的贵,一斤贵三毛呢!

  可谁让她没有肉票?咬咬牙买了一斤肉,又去买了芹菜,记得赵晋琛好像很喜欢吃芹菜。

  全都买好了,回家就开始和面,剁馅子包饺子。

  王婶子听到仓房里传出当当的剁馅子声,笑的在屋里和老伴说话。

  “我看今天赵晋琛一定是要回来,你看她媳妇忙乎的。”

  “那好啊!这小媳妇不错,能干还漂亮,最重要性格还好,就怕他不知道珍惜,听儿子......”

  王老爷子想说怕赵晋琛还想着那个单位里的丁美娇,老太太忙拦住他。

  “行了,别说,让孩子听到该难受了。”

  “得,老伴咱们吃点啥?”

  老爷子听了忙转移话题,陆思慧家吃饺子,他也馋了。

  “白菜炖粉条,我给你多放几片肉。”

  王大娘笑着回答,这年代肚里油水都不多,好在老两口都有退休金,吃点肉还不算啥。

  “几片肉,啧,怀念农村的杀猪菜,那血肠老香了,还有五花三层的肉,咬一口顺嘴角流油,再来个葱花爆肚,你说得多香。”

  王老爷子吧嗒下嘴,还是在那自说自话。

  “得了,我去哪里给你弄杀猪菜?”

  王大娘瞪了他一眼,有肉吃还不知足,还想吃杀猪菜?

  不过从头吃到脚,那是真香,小时候她去农村亲属家吃过,那个亲属是地主,后来,她家差点没受牵连。

  “得得得,我想想还不行吗。”

  王老爷子陪着笑脸,这时候吃肉不想花议价,那就得有肉票,他家的肉票早半个月就吃没了。

  陆思慧剁好了肉馅,就按照自己的方法和馅子,把锅里的油热了倒到肉馅中,放上水顺时针搅,直到肉上了劲搅不动了,才陆续往里面放酱油,剁碎的葱花,姜末,另外还有花椒面。

  然后再接着搅,直到均匀为止。

  芹菜切碎了放在水里打水焯,然后放进搅好的肉馅中。

  她家没有面板,只能找一块干净的木板,仔细的刷干净充当面板,条件不是一般的艰苦。

  “少涵,去王大娘家借擀面杖。”

 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,陆思慧一遍揉面,一边吩咐弟弟。

  陆少涵走后,陆思慧把面揉好,揪下一块,搓成长条,熟练的揪剂子。

  “少涵呢!今天带他去学校。”

  门响了,她下意识抬头去看,赵晋琛穿着一身制服站在门口。

  “他去王大娘家了。”

  陆思慧回了一句,快速的忙着手里的活,没想到赵晋琛会来这么早,还以为等自己把饺子包好他才能到呢!

  赵晋琛自然是看到她在忙什么了,眉心皱了一下,这不年不节的吃饺子,太浪费了吧?

  可转念一想,少涵马上去学校寄宿了,陆思慧可能是心疼弟弟。

  也无可厚非,又不是天天吃。

  “包饺子?”

  他摘掉帽子,挽起袖子到脸盆去洗手,准备帮陆思慧的忙。

  陆思慧诧异的抬起头,声音里带着疑问。

  “你会包?”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