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思慧见他想跑,忙朝着乘警大喊,那男人吓的脸色都青了,忍着痛,一把推开她,朝着另一节车厢逃窜。

  “别让他跑了。”

  陆思慧被他推倒在地上,眼看着他要逃走,她急忙朝着人群里喊。

  毕竟是漂亮小姑娘求救,再有乘警也过来了,车厢过道里站着的小伙子们就伸出有力的双手,见义勇为,抓坏蛋。

  “你怎么回事?”

  乘警面容威严,过去一把拽住那男人的脖领子。

  “我......我喝多了。”

  中年男人没了刚才的嚣张,点头哈腰的求情,一双眼睛躲闪着不敢看乘警。

  有着多年和犯罪分子斗争的经验,乘警觉得这男人有事,就决定把人带回去。

  “跟我们走一趟。”

  “别啊!我啥都没干,大妹子,哥嘴欠,你帮哥求个情吧!”

  刚刚还嚣张的男人,此时老实的像老鼠,灰溜溜的看着陆思慧,对着她直作揖。

  “乘警同志,他霸占我座位,耍流.氓,还要打这个大娘。”

  陆思慧冷眼瞪着他,这种人怎么可以饶过?

  “对,他刚才还要打我,这几个同志都能作证,抓着人家小姑娘的手往怀里拉,呸,不要脸。”

  那个大娘被这小子气够呛,自然不会为他说好话。

  就这样那男人被带去乘警办公室,陆思慧发现他走的时候,脸色灰白,像是吓的不轻。

  抢回了自己的座位,陆思慧却没有马上坐下,刚刚那个男人在座上搓脚丫了,想想就恶心。

  从皮包里拿出卫生纸,找人要了点水,仔细把座位擦了一遍,这才坐下。

  “大娘,刚才谢谢你。”

  坐好后,陆思慧笑着对老太太道谢,至于对面座上的两个男人,她却从心里瞧不起。

  “不客气,小姑娘,路上乱,咋自己出门呢?”

  大娘笑着摇头,开始和她搭话。

  “我去走亲戚。”

  陆思慧笑笑,没有说出自己此行的真实目的,出门在外还是小心点好。

  抬头看到一个男人悄悄的把手伸到旅客挂在衣挂上的衣服口袋中,她皱起眉,很想冲过去大喊阻止小偷,但是她知道,火车上的小偷都不是只有一个人,一定有同伙在。

  只要她敢喊,下车后肯定会被报复,但是不喊看着小偷行窃,又觉得良心不安。

  那个大娘连着问了好几个问题,发现她根本就没听,不知道在那看什么?

  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,正好看到那个小偷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个黑钱包,打算往自己口袋里放。

  “嘿,你把钱包放回去。”

  陆思慧瞪大眼睛看着大娘,心里觉得惭愧,大娘是巾帼英雄,太勇敢了。

  这边一喊,那个旅客意识到不对,腾的就站起来,小偷赔着笑脸把钱包又给放回去。

  “不学好。”

  那男人是个暴脾气,上去就是一耳光,小偷眼里闪过一抹凶光,不过最后还是赔礼道歉,灰溜溜的离开。

  被偷的男人见钱没丢,也就没追究。

  那小偷路过老太太身边时,眼神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。

  “看什么?年纪轻轻干点啥不好,偷鸡摸狗。”

  老太太也是火爆脾气,没有被小偷吓住,冲着他大骂起来。

  小偷眼神阴狠的扫了她一眼,没回嘴,迈步离开了。

  陆思慧想了想站起来,和大娘说了句:“我上厕所。”

  人就紧跟着那个小偷挤出去,眼看着小偷朝着下一节车厢走了,她悄悄的尾随。

  很快,见他和一个白面书生一样的男人接头,也不知道说了什么?指着老太太的座位。

  陆思慧发现,那个白面书生模样的男人往怀里摸了摸,她注意到这人的腰间有点鼓,好像是藏着凶器。

  默默的转身离开,她直接去了乘警室。

  正好看到乘警审讯抢自己座位的那个男人,看到她来了,乘警派人把那男人带走。

  “同志,你立了大功了,这男人是个在逃犯,在老家杀了人,身上还带着刀。”

  乘警给陆思慧倒了杯热水,他以为她来是问案情呢!笑着夸她。

  陆思慧听了吓出一头冷汗,身上带着刀,那人可是喝酒了,失去理智,自己还能活吗?

  “放心吧!一定将他绳之于法,抓他还抓不到呢!还往枪口上撞。”

  乘警看到陆思慧脸色发白,知道是吓坏了,忙笑着安慰她。

  “同志是这样......”

  陆思慧把自己看到的情况反应给乘警,这时候火车上小偷不少,乘警就和这些人做斗争,见一个抓一个,绝不手软。

  “是吗?你还能认出来吗?”

  听到陆思慧反应的情况,接待她的乘警面色凝重起来。

  “能。”

  陆思慧肯定的点头,她这人记人还是有两下子的。

  “这样,我带两个同志便装过去,你把你看到的那两个小偷指给我看就行,不要轻举妄动。”

  长期和这些人打交道,乘警都有经验了。

  这些小偷出来最少是三个人,有负责偷的,有负责转移的,还有就是负责将追捕的人拦住。

  因为是团伙作案,气焰自然是嚣张的,遇到有人坏了他们好事,一定是要收拾对方的。

  所以那个老太太危险了,还是趁早找到人的好。

  “好的。”

  陆思慧点点头,站起来到门外等着他们,一双美丽的桃花眼机警的盯着自己座位的方向。

  她发现那个白面书生模样的男人,已经凑到那个老大娘的身边,身体贴着她,还和她有说有笑。

  老大娘完全不知道这人是和那个小偷一伙儿的,一点戒心都没有。

  “走吧!”

  乘警换好便装,招呼陆思慧。

  “那个靠着老大娘的白面男人就是小偷的同伙。”

  陆思慧边说,边带着乘警朝着那个男人挤过去。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