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偷狞笑一声,陆思慧的话让他更加疯狂,周围的旅客听到他的话,吓得潮水般往一边退,谁也不想自己成为被他杀害的下一个目标。

  就这样,陆思慧一路被他挟持着下了火车,乘警一路紧跟着,却不敢贸然行动。

  下车的时候,一只有力的大手,闪电般冒出来,直接钳住小偷拿着匕首的胳膊,快速的往他身后一拧,小偷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,胳膊断了。

  陆思慧跌坐在地上,她反应也算是快的,跳起来躲到乘警身后。

  这时才看清楚制服小偷的是谁?

  他怎么会在这趟火车上?

  “谢谢同志。”

  乘警一拥而上,把小偷用手铐铐住,冲着宁凯旋道谢。

  面前是一个长相英俊的男人,看着气质不俗,出手也够狠辣,小偷胳膊断了,现在杀猪似的惨叫着。

  “不客气。”

  宁凯旋淡淡的回了一句,也没去看那个道谢的乘警,而是掏出手绢递给陆思慧。

  “你脖子出血了。”

  他眼底闪过一抹黯然,没想到再次见到她时,会是在这种情况下。

  “谢谢。”

  陆思慧没有拒绝,她虽然看不到,但是血往下流,她有感觉。

  “我们站前有医务室,你还是去包扎一下吧!”

  乘警看向陆思慧,这姑娘算是够大胆了,今天没有她还抓不到这个小偷呢!那个大娘会出危险的。

  “我要去省城,不用了。”

  陆思慧犹豫一下,感觉不是大出血,应该就是皮外伤,她耽搁不起,车票不便宜。

  而且这趟车到省城是白天,买完自己想要的东西,坐晚上的火车就能回去,不然还得多花一天的住宿费,她现在钱紧张,不能浪费。

  “还是包一下吧!打针破伤风。”

  宁凯旋皱眉看着她,怎么还是这样倔强。

  快一个月没见她了,今天也是个偶然,他坐的是另一节车厢,听到有旅客慌张的跑过来,说八号车厢有个姑娘被人用刀挟持了。

  作为男人,他自然不能袖手旁观,马上跑过来。

  还没等进车厢呢!就听到陆思慧的声音,这声音很熟悉,他一直念念不忘。

  等看到她被那个小偷拉着往车下走,心里有了主意,和那些慌乱逃走的旅客一起下车,伺机抓捕小偷,救下陆思慧。

  还好是他在,动作奇快,头脑冷静,下手也够狠,不然换了旁人,他想想都后怕。

  “不用了,穷人命贱,不怕的。”

  陆思慧摇摇头,迈步就想上车。

  “同志,你还不能走,要留下做证人。”

  谁知道这次拦住她的则是乘警,这就无奈了。

  “我包在车上呢!”

  陆思慧想起自己的黑皮包,刚刚也是太紧张,掉到地上了,这会儿也不知道丢了没有。

  “在我这呢!”

  大娘从车上下来,她腿还有些软,但是手里却拎着陆思慧的皮包,一直没松手。

  “谢谢大娘。”

  陆思慧接过兜子,这次再没有理由了,只得跟着乘警去站前派出所。

  “我也跟着去。”

  宁凯旋再见陆思慧的心情是激动的,舍不得就这样分开。

  没想到会在火车上遇到她,还以为她留在M县呢!

  这是缘分,他在心里是这样认为的。

  “您还真得跟着去。”

  乘警有些崇拜的看着宁凯旋,这男人真伟大,舍己救人,也亏了他身手的厉害。

  就这样,陆思慧跟宁凯旋,还有那个大娘一起被带到站前派出所。

  当大娘知道陆思慧救了自己后,一把握住她的手,眼泪汪汪的看着她。

  “闺女,你是替大娘挡的刀啊!”

  “大娘,您见义勇为,还帮过我呢!”

  陆思慧笑了,庆幸是自己帮大娘挡了一劫,否则老人家面对这样穷凶极恶的人,后果堪忧。

  “哈,想不到你还这么聪明。”

  宁凯旋听了,赞赏的看着陆思慧,这姑娘太冷静了,知道躲开危险,让有能力的人去抓贼。

  不过最后还是忍不住出手,把自己陷入危险中,但是这份侠骨柔肠是他喜欢的。

  “这姑娘是挺聪明的。”

  乘警同样赞扬陆思慧,一般旅客看到小偷不是大喊大叫吓走他,就是装看不到,陆思慧知道跟踪,把同伙找出来。

  这份胆大心细,都能做侦查员了。

  而且刚刚在那种刀架在脖子上的情况下,男人都会被吓尿裤子,何况是个姑娘了。

  况且看得出来,她当时明明很怕,却还能和小偷周旋,太难能可贵了。

  警察录完证言,带着陆思慧去医务室包扎,老太太觉得这姑娘可亲,便关切的和姑娘聊起天来。

  “姑娘这是要去哪儿,怎么一个人出来?”

  “大娘,是这样,我想开一个理发店,打算去省城买工具。”

  有了患难之交,陆思慧自然是实话实说,没有隐瞒自己的目的。

  “嗨,那你别去了,正好我儿媳妇就是开理发店的,怀孕没法再干,闲置了一套工具,半价给你,都是好用的,没买多久。”

  老大娘一听乐了,直接让陆思慧跟她回家。

  宁凯旋在一旁听着呢!不放心陆思慧,不相信会那么巧,陆思慧要买工具,老太太家里就有?

  万一是个人贩子呢!他决定跟着去。

  “正好我没啥事,跟着一起去,你受伤了,我帮你拿东西。”

  陆思慧看了他一眼,有心拒绝,却见他对自己使眼色,心里一动,没有再出声。

  离开站前派出所,老太太带着陆思慧往她家走。

  宁凯旋在俩人身后悠哉的跟着,很想问问陆思慧,她上次说要结婚了,是不是在骗自己?

  因为她现在梳着麻花辫,也看不出是姑娘还是媳妇?

  

章节目录

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: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